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二百一十八章 遇到了女色狼
    “没事,这长夜漫漫,无心睡眠,有筱筱小姐相伴,夫复何求。”陈锋摸了一把侍女的玉手,笑眯眯的道。

    而那侍女被陈锋吃豆腐,她倒是没有急着把自己的手抽回来,反而是风情万种的给了陈锋一个媚眼,那副柔情似水的样子,让陈锋的骨头都酥了。

    这主人是绝色,而她的侍女自然长得也不赖,墨云筱还没有出来,陈锋也不好意思当着人家主人家的跟前,大吃人家侍女的豆腐,他把手放开,看了一下四周,发现这墙壁上面挂了一副水墨画,

    画中的是一个女子,看起来轮廓跟墨云筱有点像,不过仔细看的话,会发现,这副画中的女子与墨云筱还是有一些不同的地方。

    “公子久等了。”

    就在这时候,墨云筱从珠帘后面出来,她已经换了一件衣服了,刚才她穿的是红色的裙子,现在倒是换成了一条灰色的荷裙。

    一般来说,通过颜色可以大致看出来一个人的性格,红色代表的是热情火辣,而灰色则是代表了深沉、阴暗、和消极。

    而这个墨云筱先红后灰,恰好证明了陈锋之前对她的看法,这个女人果然是不安好心,不过陈锋也不揭穿她,而是不动声色,微微一笑道:“能够和筱筱小姐共度良宵,纵使等一辈子又有何妨。”

    墨云筱心头一怒,她身上的杀气一闪即逝的,虽然她马上就收敛了起来,但是被陈锋捕捉到了,不过陈锋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在心里面低估着道:“有意思,看来今晚这朵花是带刺的。”

    “公子,不要心急,让筱筱先敬公子一杯。”筱筱亲手为陈锋倒了一杯酒,脸红如颦,面如桃花的道。

    “呵呵,筱筱小姐说的对,来,干杯。”陈锋诡异的一笑,他端起酒杯来一饮而尽,豪气的道。

    “公子,请。”

    墨云筱也把酒杯端了起来,一只手用兰花指拿捏着杯子,一只手托着杯底,衣袖盖住了半边的面容,轻轻的抿了一口酒,然后优雅的放下杯子来,而不像陈锋这家伙直接是牛饮,一口杯中酒就见底了。

    “对了,公子才情满溢,人中龙凤,让筱筱敬佩不已,筱筱还未请教公子的高姓大名。”墨云筱开口道。

    “呵呵,人中龙凤可不敢当,在下姓陈,单名一个锋字,筱筱姑娘,叫我陈锋就好。”陈锋大大方方的道。

    “原来是陈公子,不知道陈公子在何处圣地修炼?”墨云筱默念了几次陈锋的名字,发现根本没有什么影响,继续探问他道。

    其实墨云筱不认识陈锋很正常,这家伙虽然是魔帝,又是圣王之下第一人,不过大家一般都叫他陈爷,反而忽略了他的名字了。

    “什么圣地不圣地的,我就是一个星盗,平常靠打家劫舍为生,倒是让筱筱姑娘见笑了。”陈锋咧嘴一笑胡说八道了起来。

    “公子可真会说笑,像公子如此有才气的人怎么会是星盗呢?既然公子不愿意透露,那筱筱也不为难公子,公子来,筱筱再敬公子一杯。”

    墨云筱才不相信陈锋的话,这么多人里面,就只有这个陈公子是最让她看不透的人,不过不管陈锋是什么身份,对于墨云筱都没有影响,她要的只是陈锋这个人而已。

    墨云筱在观察陈锋,而陈锋也同样在观察她,不知道这个女人想要对他做什么?陈锋才不相信,自己真的能够与她共度良宵的,酒过三巡后,陈锋已经没有兴趣再跟她浪费时间了,他早就知道这个女人在他的酒里面下了药。

    陈锋装作药力发作的样子,嘀咕了几声,扑通一下,趴在了桌子上面,一动不动的,而墨云筱看见陈锋倒下了,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个嘲笑的笑容来,不过她还是叫了几声:“陈公子……陈公子……”

    然而陈锋一点反应也没有,完全是一副药力发作的样子,只见那墨云筱顿时换了一副冰冷的表情,站了起来,有些惋惜的看了一眼陈锋,然后吩咐侍女道:“把他带给老魔,告诉老魔听,他的要求我已经全部做到了,以后让他不要再来找我。”

    “是,堡主。”

    两名侍女过来,吃力的抬起陈锋,而陈锋任由她们折腾,不过心里面却感到震惊,刚才这两名侍女称呼墨云筱为城主,而在这种地方,出了星云堡之外,根本就没有第二个城堡,难道这个墨云筱就是星云堡的堡主?

    两名侍女把陈锋抬了起来,打开房间里面的一扇密门,密门的后面是一条离开这里的通道,刚才被陈锋吃了豆腐的侍女看着被迷晕了的陈锋,竟然还替他感到有些惋惜的道:“这陈公子长得可真帅气,而且还会吟诗,就这样平白无故的丢了性命,实在有些可惜了。”

    “被乱嚼嘴舌子,小心被堡主听见了。”前面的侍女警告她道。

    “知道了,知道了,不说就是了,不过这陈公子长得可真帅气的,就这样把他交给老魔实在是太可惜了,不如我们先把他……”

    后面的侍女笑嘻嘻的道。

    “要死了你,我看你是发騒了。”前面的女子听闻她的话后,脸色顿时一红,呸了一下道。

    “难得你不想吗?”后面的女子也不知道是不是个女色狼,还用手去捏了一把陈锋的大腿根部笑嘻嘻的道。

    而装作昏迷的陈锋早已经是目瞪口呆的了,他调戏女人不知凡几,然而他被女人调戏还是第一次,尤其是后面那个大胆的侍女,竟然还用手去摸了一下他的小小锋,要不是陈锋死命的压制着,小小锋恐怕早已经抬起龙头来造反了。

    陈锋不知道她们打算把他带去哪里,不过想必不会是什么好地方,他自然没有兴趣再玩下去了,突然睁开眼睛,对后面的侍女眨巴了一下眼睛,调皮的道:“我觉得你的主意不错,玫瑰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啊!”

    “你……你……”后面的侍女看到陈锋突然醒了过来,顿时惊叫了一声,用手指着陈锋哆哆嗦嗦的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