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二百一十七章 我是大才子
    底下的星盗顿时对陈锋大声的臭骂了起来,众人等了大半天的,这家伙就憋出了这么一句话来,分明就是没有作诗的本事。

    “吵什么吵,老子喝口水而已,又不是不作诗了,不就是作诗吗,这玩意就像女人的沟一样,挤挤就有了。”

    陈锋大喝一声,众人顿时全部安静了下来,跟着是一阵哄堂的大笑,这小子实在是太对他们的胃口了,说的话深得他们的心。

    陈锋一番装腔作势后,突然间却变得认真的起来,用深情款款的眼神,看着露台上面的筱筱慢慢的道:“春云薄薄日辉辉,宫树烟深隔水飞。应为能歌系仙籍,麻姑乞与女真衣。”

    陈锋所吟的这首诗其实已经暗中点出了筱筱的秘密,只不过底下这些大老粗们那里听得懂这玩意啊,不过虽然他们听不懂,但是却觉得陈锋这首诗挺有……挺有韵味,挺高大上的,大家一起纷纷叫好了起来。

    “春云薄薄日辉辉,宫树烟深隔水飞。应为能歌系仙籍,麻姑乞与女真衣……”

    原本等着看陈锋笑话的墨云筱顿时长吸了一声,好像缺氧似的,把陈锋的这首诗重复了一遍,表情显得有些痴醉。

    这首诗懂的人自然懂,不懂的人自然不懂,而恰好墨云筱是懂的那个,因为陈锋这首诗本来就是冲着她来的。

    “怎么样?筱筱姑娘,这首诗还入得了你的法眼吧?”陈锋徐徐的开口道。

    他倒是不担心这个死女人敢昧着良心否定这首诗,除非她能够作出一首比这更好的诗来,陈锋虽然是修炼者,但他好歹也是在地球上长大生活的,别的没有,抄袭借鉴几首诗词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公子好才气。”

    墨云筱倒是没有如同陈锋想得那样,而是直接承认他刚才这首诗打动了她,不过既然打动了她,那就代表陈锋赢了,而她就要在众人的面前,揭开脸上的面纱。

    墨云筱用复杂的眼神看了一眼陈锋,徐徐的伸出手来,揭开自己脸上的面纱,顿时露出了隐藏在面纱里面的绝色芳容来。

    而底下的星盗们,一个个顿时全都屏住了自己呼吸,心儿砰砰砰的跳着,他们忘乎所以的看着墨云筱面纱里面那种绝美的芳容,甚至连大气也不敢呼吸一下,担心会惊扰到这种如同梦幻一般的美丽容颜。

    “美,绝美,旷世之美。”这是陈锋看到她的真容后,得出来的感觉。

    这个世上从不缺少美女,美艳如同林馨如,清纯如同云水谣,英气莫如瑶玉溪,巾帼之色红姑娘,而这个墨云筱却是另外一种美,一种娇柔之美,就连身边美女环绕的陈锋,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墨云筱的美,让他感到心跳。

    “好漂亮,筱筱小姐,果然国色天香,本马爷看着筱筱姑娘了,筱筱姑娘请开个价吧。”不过很快,底下的声音便打破了这种沉静。

    那些星盗们一个个激动的嗷嗷直叫着,开口砸出来的铜臭之气污染了刚才的芳华,现场变成了一个菜市场,你来我往的,让陈锋和墨云筱都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

    现场反而最为冷静的当属陈锋了,这时候,站在露天上面的墨云筱突然转身离去,底下那些星盗们全队疯狂了起来,一个个质问老鸨这是怎么一回事?

    然而老鸨哪里知道怎么回事?这个墨云筱本来就不是她们云霄楼的女人,她是昨晚才出现在云霄楼这里的,然后找到了老鸨,向提了一个古怪的要求,还给了老鸨不容拒绝的价钱,老鸨当然马上答应了。

    那些星盗们看见筱筱美女不见了,一个个全都激动了起来,砸凳子的砸凳子,砸桌子的砸桌子,甚至有些还上演起全武汉来了,他们都是一些大老粗的,这墨云筱还没有说今晚谁能够做她的入幕之宾,而底下的人全都为此争夺了起来了。

    就在这乱糟糟的时候,突然露台上面出现了一名侍女,这名侍女正是刚才搀扶墨云筱出来的其中一个侍女。

    “大家不要争了,我们家小姐有请这位公子上房一叙。”这名侍女指着陈锋大声的道。

    “我?”陈锋手指着自己古怪的问道。

    “没错,正是这位公子,我们家小姐已经在房内备好酒菜,还请公子上楼。”这名侍女点点头道。

    这时候,底下那些星盗的目标全都变成了陈锋,甚至有一名星盗还对陈锋手指指的威胁他道:“小子,你要是敢上去,老子就把你腿给打折了。”

    然而抱得美人归的陈锋,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倒不是因为这些星盗对他的威胁,这些星盗在他陈锋的眼里,不过是土鸡瓦狗而已,以陈锋现在的实力,根本就不带搭理他们的,他烦恼的是,这个死女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就连陈锋的几名手下,都用无比羡慕的眼神看着陈锋,在他们的心里面,恐怕今天晚上能够抱得美人归的人必然是自家的陈爷了。

    不过不管这个女人想要干什么,这种时候,陈锋自然不能认怂,不就是上去吗,上面又不是什么龙潭虎穴的地方,他陈锋有何不敢的。

    在那些星盗吃人的眼神当中,陈锋大摇大摆的上了二楼,在侍女的带领下,大方的进入了墨云筱的房间里头,而底下的星盗看见美人相中了陈锋,一个个全都对他露出了杀机来。

    “公子请,我们小姐在里面等您。”侍女对陈锋道。

    “谢谢姑娘。”

    陈锋对侍女微微一笑,大方的进入了房间里去。陈锋倒是不虞这个女人会玩什么花招的,不管这个不安好心的女人,想要跟他玩什么花样都好,他陈锋自然以力破之,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所有的阴谋诡计全都是笑话。

    陈锋在侍女的带领走,走进了房间里面,只见这房间从中间隔开了一层隐隐约约的珠帘,在珠帘的前面摆放了一张满是酒菜的桌子,而不见墨云筱的身影。

    “公子请稍等,我们家小姐正在更衣。”侍女为陈锋倒了一杯酒,对他十分殷勤的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