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一百九十七章 最为无情帝王心
    一条血线顺着叶无神的手臂落了下来,把他的手掌都染成了血红色,顺着长剑滴了下来,叶无神抬起头来,看着陈锋,脸色的表情七彩斑斓,当中有不解,有疑惑,有迷惘……但更多的是恐惧。

    “你……你是仙魔……同修?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叶无神手中的剑叮当一声落地,嘴巴吐血的道。

    “这个世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事情,不可能是因为你对世界的认识太少。”

    陈锋苦着一张脸道,然而这家伙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他虽然赢了叶无神,但是他的刀也毁了,那可是公孙尉辽赐给他的宝器。

    “难到……这就是仙魔同修的力量?”

    叶无神显得有些迷茫,可惜他还没有从陈锋的口里获得答案,身体便已经“轰”的一声响,变成满天的飞灰。

    “是……也不是。”

    陈锋看着这满天的飞灰,只见他那同样流血的手掌里多了一点,如同黄豆般大小的橘色火光,仙魔同修固然礼拜,但是陈锋的修为有限,哪怕动用了两个元婴也无法杀死叶无神,所以他最后还动用了五火归一的丹火。

    在大殿外面的妖王焦急的走来走去的,他无数次想要破门而入,但都不敢,不知道里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过上了好日子的妖族可不想再回到以前那种东躲西藏的日子,而陈锋就是他们妖族的希望,身为妖王当然着急了。

    “咣当!”一声,大殿的宫门被人从里面推开,妖王和一众高手,全都紧张兮兮的盯着大殿的门口,并且形成了一个随时攻击的状态,因为他们不知道谁会从里面活着出来。

    当陈锋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外面的妖王和一众高手全都激动的欢呼了起来,是魔帝从里面出来了,那就意味着叶无神已经死了。

    “魔帝万岁!万岁!万万岁!”妖王最为激动,率先带头第一个跪了下来道。

    陈锋看着门外山呼万岁的属下,忽然让他有种隔世为人的感觉,在里面的时候,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命能够活着走出来,现在自己做到了,他杀了叶无神,铲平了云天宫,已经成为魔界实至名归的魔帝,高高在上,没人再敢反抗他。

    “云天宫的余孽听着,叶无神已经被本魔帝所杀,从今以后,再无云天宫,限你们立刻放下武器投降,否则格杀勿论!”

    陈锋的声音传遍方圆百里,清晰可闻,那些还在顽强抵抗的云天宫的弟子,听闻宫主已经被魔帝杀了,顿时失魂落魄的丢下手中的武器跪地投降。

    当然也有一些不肯投降的云天宫弟子和长老,则被陈锋的魔军一拥围杀,现在云天宫已经无力回天,没人能够再阻止陈锋的脚步。

    大战很快到了收尾的阶段,这个时候,整个魔界的人都知道云天宫被灭了,被新任的魔帝给铲平了,云天宫的宫主叶无神也被魔帝所杀,从出战到云天宫被灭,魔帝只用了三天不到的时间,让整个魔界都惊呆了。

    那可是云天宫,高高在上的云天宫,魔界的圣地,竟然被魔帝说灭就灭,而且当日大战的情景,被人传着传着,就变成了魔帝当日雷霆一怒的,一招就把云天宫给灭掉了。

    再蔓延开去,到了一些穷乡僻壤的地方,魔帝已经被传为,他有着两个脑袋和四条手臂,身体如同巨山一样的巨大,一脚就把云天宫给铲平了,那已经不是魔帝而是魔神了。

    就在陈锋准备打完收工的时候,一名手下向他汇报了一件事情,顿时让陈锋勃然大怒的,身体一震,杀气腾腾的向北边掠去。

    “你们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杀了她!”

    只见一个老者被魔兵团团的包围着,然而他的手中却提着当日不辞而别,想要刺杀叶无神的亦舒雪。

    那些包围他的魔兵一阵骚动,纷纷往后面退去,不敢上前,谁都知道云天宫的圣女已经弃暗投明,现在是魔帝身边最为受宠的女人。

    “你特么敢动她一根头发,老子诛了你全族!把你的魂魄拘出来炎烤百年!”一声愤怒的咆哮声远远的传来,然后便看到了杀气腾腾的陈锋从天上落了下来。

    “呵呵,魔帝,你不用吓唬我,老夫孤家寡人的,可没有九族让你诛杀。”那老者用手扣在了亦舒雪的脖子上面冷笑的道。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没想到连叶无神都被你杀了,新魔帝,果然厉害。”那老者看着陈锋,双眼泛白,好像那些白内障的患者似的,也不知道他看不看得清楚。

    “你们云天宫已经没了,你没有翻盘的机会,你把她放了,本魔帝让你走又如何。”

    以前都是陈锋威胁人居多,没想到今天反倒被人给威胁了,但是没有办法,亦舒雪落在了他的手中,陈锋只能压制下怒气道。

    “哈哈哈……人家常言最为无情帝王心,想不到魔帝却是一个怜香惜玉之人。”这老者看着陈锋狂笑的道。

    “笑你老母!给再给你一次机会,放开她,我让你走,我警告你,你可不要给你脸你不要脸。”

    陈锋此刻恨不得弄死这个老家伙,但是亦舒雪在他的手中,陈锋只能选择克制,但是克制不等于陈锋会让他为所欲为。

    “呵呵,老夫已经垂垂老矣,就算魔帝手下留情,老夫恐怕也活不了多久,现在整个魔界都落入了魔帝的手中,就算我走,我又能逃去哪?”

    这老者一笑,抬起头来,竟然是一张耸拉如同树皮一样的皱脸,看起来就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也不知道活了多久,恐怕生命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陈锋看见这老者双眼里面没有任何的生机,顿时暗道一声不好的,恐怕这老头根本无法用常规的方法去威胁他,试想一下便知道,一个孤身寡人,没有任何的亲人和朋友,还不怕死,这种人是最麻烦的。

    “老家伙,你到底想怎么样?不要以为用一个女人便可以让本魔帝妥协。”陈锋冷哼一声,怒不可遏的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