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一百八十八章 千夫所指
    “等下你这样……”陈锋传音给林正昊道。

    林正昊听完陈锋的话后,整个人都抖了一下,急忙传音给陈锋道:“不行,我这样做,云天宫一定会杀了我的。”

    “有我在,他杀不了,林兄,别说我没有给你机会,要是你自己不抓住的话,死了可不要怪我,无论今天你背不背叛云天宫,今天云天宫都不可能得逞,我现在身为魔帝,一呼百应,手握乾坤,山脚下面有三十九路魔军候命,我可以坦白的告诉你,云天宫蹦跶不了多久了!”陈锋冷笑一声,吓唬他道。

    林正昊根本不清楚陈锋到底有多少底牌,但是肉眼可见陈锋营造出来的气势有多吓人,云天宫再厉害,诚然如同陈锋所说的那样,名不正言不顺的,私底下干些龌蹉的事情还可以,他们难道还真敢当着这天下人的面杀了陈锋不成?

    这就是陈锋的聪明之处,不管有理无理的,他首先把自己的定位给端正起来,反正老子就是真的魔帝,你们这些云天宫的人心怀不轨,想要谋朝夺位,要是云天宫真的不顾一切的对陈锋动手,那就坐实了陈锋说的话,到时会,云天宫就不在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圣殿了,也失去了他原本应有的超然地位。

    在林正昊的面前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跟着云天宫一条道走到黑,一条就是听陈锋的话,赌一把,按道理来说,陈锋是他的仇人,正是因为陈锋,他才落得如此的下场,他应该很恨陈锋才对的,但是林正昊却选择了第二条路,或许因为陈锋是他的同类,又或许他自己也清楚,就算让他当上魔帝,也不过是别人手中的傀儡,所以他最终选择了站在陈锋的一边。

    “陈锋,我们不会是朋友,永远都不会是朋友,只能是敌人,但是有一句话,你说的对,我们都是同类,云天宫的宫主已经控制了我的心神,一但我做出违抗他的事情,我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没人能够救我,你答应我,要是……要是我死了,一定要把我的骨灰带回太乙道宗安葬。”林正昊道。

    “好,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带你回太乙道宗。”陈锋无比郑重的向他承诺道。

    陈锋的确对林正昊没有什么好感,但是这一刻却赢得了他的尊重,或许林正昊做出这个决定,并非完全是因为陈锋,而是为了自己最后的安宁。

    “你就是云天宫推算出来所谓的魔帝?”陈锋看着林正昊大声的质问他道。

    “我……”林正昊只说了一个我字,便停了下来,表情显得有些慌张。

    “你当着我这个魔帝的面,告诉这天下,你到底是不是魔帝?”陈锋声如雷鸣,传遍八方。

    林正昊回头看了一眼叶无神,只见叶无神面无表情的,似乎还显得有些放松,这个林正昊已经被他控制住了心神,他根本不担心林正昊会背叛云天宫。

    “我……我不是,我是被逼的,我不是魔帝,我是被叶无神抓来的,他控制了我,他让我充当魔帝,说事成之后,会让我大富大贵……”林正昊好像杀猪一样的叫了起来。

    轰的一声,在场所有的人全都懵逼了起来,很多人猜到了开头,却猜不到结尾,原本是云天宫对付陈锋的一记杀招,现在却成为了笑话,不仅如此,还把云天宫多年苦心营造出来的威信,就好像一栋摩天大楼一样,轰然倒塌。

    “一派胡言!”

    一名长老怒不可遏的向林正昊攻击过去,不过他还没有摸到林正昊,只见一点白色的星光如同万斤的巨石似的,把他给轰飞出去,而出手的人正是陈锋。

    “哈哈哈……云天宫啊云天宫,你们陷害本魔帝不成,现在竟然还恼怒成羞的想要把你们的傀儡魔帝也给杀了灭口,实在是荒唐!原来这就是云天宫高高在上的嘴脸,大家可都看好了,可千万不要再被这些道貌岸然的小人给欺骗了。”陈锋放肆的大声笑了起来道。

    而叶无神则被气得七窍生烟,满脸的杀机,他想不通,为什么林正昊会有胆量叛变他,难得他就不怕死吗?可惜的是,叶无神不清楚林正昊和陈锋的关系。

    林正昊是混蛋没错,但是有时候混蛋也是有良知的,只要棍子够长,给他一个支点,蚂蚁都能够撬动地球,何况这世上原本就是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长老被陈锋一击打飞,落地之后,倒退了十多步,一屁股坐在地上,惊骇的发现自己的胸骨已经全部断掉了,而他却连陈锋是怎么出手的,都不清楚。

    “云天宫,你们现在还有什么话好说。”

    陈锋冷笑一声,他现在是稳赢的局面,根本不怕云天宫会玩出什么新的花样来,最怕就是有心算无心,要是换了个别的人,云天宫早已经赢了,可惜的是,他们遇到的是陈锋这个恶魔加混蛋,只能算他们倒霉。

    “哼!卑鄙小人,一定是你对他做了什么事情,所以他才会胡言乱语,我推演过,他就是贪狼星下界,是决定魔界气运的人。”宿老指着陈锋大声的分辨道。

    陈锋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了一个邪魅的笑容来道:“呵呵,本魔帝光明磊落,何需使用那等龌蹉的下三滥手段,既然你们云天宫还不死心,那我今天就让你们彻底死心,也好让天下的人看清楚你们云天宫的嘴脸。”

    “释天,快不快出来跟你的老朋友们打声招呼。”陈锋冷笑一下,大声的叫道。

    “是,魔帝。”

    只见一个把自己包裹在一件斗篷里面的人,从陈锋的队伍中走了出来,众人只能看见他的身影,却看不到他的真面目,大家都有些疑惑,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阎释天把头上的兜帽拿了下来,露出了额头上面的一条可怕伤疤,对叶无神道:“宫主,可别来无恙啊。”

    “阎释天,是你,你没死!”叶无神惊叫的道。

    “呵呵,我没死,你是不是很失望啊?”

    阎释天也豁出去了,是陈锋让他这样做的,既然选择了站出来,阎释天便已经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了。

    “什么,他是魔帝阎释天,不是说他已经死了吗?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现场的人群也开始乱了起来,纷纷扬扬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