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一百七十九章 卸磨杀驴
    “是,主人。”几个黑衣人行了一礼后,马上去追赶陈锋去了。

    不是叶傅心狠手辣,而是陈锋正好撞到了他的枪口上来,之前叶傅已经给过陈锋机会了,让他留下来的意思,就是要陈锋效忠于他,然而陈锋却不识好歹的,试问一下,叶傅又岂能让他安全的离去呢。

    在叶傅的眼里,陈锋年纪轻轻的,他便拥有如此傲人的丹道修为,日后必定会成为他的心腹大患,所以叶傅更加不能容他了。

    陈锋虽然知道叶傅是个表里不一的小人,而非君子,但是也没有想到叶傅竟然会这么亟不可待的要除掉他。

    一开始的时候,陈锋还没有发现什么端倪,但是当送他回去的马车越走越偏僻的时候,陈锋就察觉到不妥了,因为这条并非是回去宝芝林的路。

    “你要把我送去哪里?”

    陈锋虽然知道了不妥,但是他完全没有表现出来,不急不慌的问道。

    叶傅高估了他丹道的实力,却是严重低估了陈锋的武道修为,派几个烂番薯的就想对付她陈锋,那他也未免太过小看自己了。

    “送你去一条不归路。”那驾驭马车的车夫回头对陈锋鬼魅一笑的道。

    “哦,你家的主人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卸磨杀驴了,是不是太着急了一点呢,难道他就不怕得罪驴吗?”陈锋悠哉悠哉的摸了一下鼻子,冷笑的道。

    “哈哈哈……小子,你倒是还挺幽默的,死到临头还这么看得开。”这名车夫把马车驾驭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后,停了下来,回头对陈锋不怀好意的道。

    “是啊,我也是这么觉得的。”陈锋坐在马车上面,连屁股都懒得挪动一下,嬉笑着道。

    “时辰已经不早了,小子,让我送你上路吧。”那车夫根本没有把陈锋放在眼里,手指一点,一道黑光向陈锋攻击了过去。

    那马车夫攻击之后,连看都没看陈锋一眼,打算挖坑埋尸的,然而,就在他回头的一刹那,顿时瞳孔一缩,似乎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只见他的索命一指,竟然被陈锋这么轻轻的一弹指,那黑光被陈锋给弹了回去,就好像弹走一只苍蝇似的,那黑光被来时的速度要快上百倍,那马车夫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黑光已经洞穿了他的额头,并击碎了他的颅骨,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倒了下去。

    在他临死之前,这名马车夫根本就想不通,为什么有人能够把他的招式反弹回来,并且威力还要大上百倍千倍的,因为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陈锋看着地上马车夫尸体,连他自己也是错愕了一下,五火归一途之后,就连陈锋也想不到他的丹火的威力竟然如此的惊人。

    其实刚才反弹回去的根本就不是那个马车夫原来的索命一指,而是陈锋的丹火,那马车夫的索命指被陈锋的丹火稍稍一触后,便立刻消融掉了,连一纳秒的时间都没有,那马车夫自然看不到,所以他以为是陈锋把他的索命指给反弹了回去。

    陈锋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指,表情显得有些兴奋,原本他只是想尝试一下自己丹火的厉害,但是没想到,五火归一后的丹火竟然可以随着他的心意进行改变,就连别人的招式都能够消融掉,这绝对是杀人放火的逆天大利器。

    陈锋也懒得去挖坑埋尸的,直接手指一弹,一点火光落在了这马车夫的尸体上面,一瞬间,马车夫的尸体便被陈锋的丹火给烧成了灰烬了,跟着被清风这么一吹,地面上连根毛都没有留下来,真真正正的尘归尘土归土,连陈锋也再次被吓了一跳身为,五火归一途后的丹火也他特么的犀利了。

    陈锋毁尸灭迹后,正打算回去,突然停了下来,因为在前面出现了五个黑衣人,就冲着他们的装扮和来意,陈锋决定不相信他们是来请直接吃饭的,估计叶傅知道一个马车夫未必能够奈何得了他,所以派出了第二帮的杀手来对付他。

    陈锋顿时忍不住叹息了一声,这个叶傅也太过没有耐心了,直接前门才离开,后脚脚派人来追杀他了,要是换了以前的话,陈锋肯定早已经杀上门去了,但是现在陈锋还真不能杀了他,因为那颗被他暗中动了手脚的天魂回冥丹还得靠他递上去呢。

    “是叶傅让你们来杀我的?”陈锋也懒得跟他们玩猜猜猜的游戏,直接踢爆道。

    那几个黑衣人一言不发,好像对陈锋的问题根本无视似的,分成了五个方向把陈锋围了起来,以免他逃跑,这些都是叶傅培养的死士和杀手,他们只会忠诚的执行叶傅的命令,而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把陈锋杀了。

    “好歹我也帮过你们的主子,这豆还热的,他就要卸磨杀驴了,实在是叫人心寒得很呢。”陈锋看似在惋惜自己,实则是在可怜这些杀手。

    那几个黑衣人对于陈锋的话根本就无动于衷的,锵的一声,一起对陈锋攻击了过去,没有丝毫要留手的意思。

    “虽然上天有好生之德,但是这种德可不是留给你们这些原则的人的,安息吧,下辈子不要再跟错主子了。”

    陈锋徐徐的叹息一声,五根手指好像在弹钢琴似的,对着这些黑衣人弹奏了几下,只听见一阵“砰砰砰”的响声,现场只剩下几堆被火烧毁了的灰烬,似乎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似的,甚至连一声惨叫的声音都没有。

    而陈锋嘴角也流出了一丝丝的血丝,只见他脸色发白的摸掉嘴角的血,喃喃自语着:“这丹火厉害是厉害了,就是不能够多用,看来最多也只是一把六发子弹的沙漠之鹰,而不是可以随便突突突的ak47。”

    不过虽然如此,陈锋还是很满意了,五火归一后的丹火,威力不亚于那些高品质的宝器,自然不能够廉价的让他随便使用了,否则的话,岂不是有违天道了。

    陈锋也懒得去收拾现场,自个赶走马车回去了宝芝林,仿佛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该吃的吃,该喝的喝,而薇薇看到陈锋回来了,自然是高兴无比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