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一百七十三章 五行之争
    不知道亦雨霜是如何想的,竟然真的答应了陈锋的条件,虽然她的话不能够全部代表亦舒雪,但是却能够影响到亦舒雪,亦舒雪要是没有这个第二人格的话,陈锋还真的没有信心能够说服她。

    毕竟对于亦舒雪来说,她对于云天宫的感情很复杂,而不像是陈锋这个外来人,他对云天宫,乃至整个魔界都没有什么归属感。

    而亦舒雪对于他来说,一开始他只是按照阎王爷的话,想方设法去接近她,本着想要利用她的感情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但是一番相处下来,他发现这个云天宫的圣女并非是阎王爷口中所说的那个女人,而是一个身不由己的可怜佳人。

    什么魔帝喜欢她,那都是狗屁话,就凭她的身份,魔帝敢喜欢她吗?除非魔帝强大到已经不鸟云天宫的地步了。

    但是但很明显,那可怜的魔帝现在已经受重伤了,至于他是怎么受的伤,陈锋用脚趾头也能想到,除了云天宫干得好事之外,还有谁能够伤得了他呢,不过这对陈锋来说,却是一个利好的消息,狗咬狗一嘴毛的。

    魔帝也好,云天宫也好,都是陈锋的敌人,就算他们全部死光了,陈锋也不会心疼,陈锋想要对付云天宫,最好的办法就是成为新的魔帝,手掌权柄,然后暗中阴掉云天宫,这样子就可以避免修界与魔界的战争了,当然陈锋想是这样想,但是成不成功,那还得另说,起码目前来说,这是他能够找到的最好机会。

    谁都有野心,陈锋也有,能够有机会当魔帝,干嘛不当?而且有一个疑问一直存在他的心里面,一直无法得到答案,那是因为他的层次不够高,如果他能够当成魔帝的话,也许……心里面的疑问便可以迎刃而解。

    然而让陈锋更加没有想到的是,亦舒雪竟然知道其余丹火的踪迹,这让他喜出望外的,收取丹火的过程很顺利,而且由于云天宫的人帮他清理掉了其余的炼丹师,可以说,丹火之渊里面,陈锋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阻碍。

    陈锋看着到手的五行丹火,笑得见牙不见眼的,不过五火归一还从来没有人尝试过,要是成功了,陈锋可就牛了,非常的牛。

    要是失败了的话,也许这五行丹火就会消失,说不定还有什么副作用,对于别人来说,肯定是舍不得,但是陈锋可没有什么舍得舍不得的,要就要最好的,绝对拒绝接受中庸。

    陈锋没有丝毫的犹豫,按照牧休的话来做,按照五行相生相克的排序,最先吞服炼化的是五行中的丹火,丹火很顺利就被炼化了,接下来才是最关键的地方,陈锋拿起木属性的丹火来进行吞服,按照“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的顺利来进炼化。

    吞服了木属性的丹火后,陈锋就好像往烈火里面加了一桶汽油,一瞬间,体内便燃烧了起来,远远看上去他就像是一个火人似的,令到亦舒雪担心无比。

    不过只是看上去险象环生而已,陈锋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危险,因为他首先炼化的是火属性的丹火,有了火属性打定,所以一般的火是伤不到他的。

    但是他现在也不好过,体内就好像一个大熔炉一样,烧得他五官都快要变形了,这东西没有别的办法可想,只能硬生生的撑住,等待木火之争的落幕。

    也不知道是谁赢了谁,或者是谁征服了谁,渐渐的,陈锋丹田里面的木火之争总算是停息了下来,而陈锋早已经是浑身的汗水,甚至有些汗水刚出来就被蒸发掉了。

    陈锋歇息了一下,表情十分难看,他再次拿起土属性的丹火来进行吞服炼化,而这也是比较关键的一步,火生土跟木生火是不一样的概念,如果说刚才只是添加燃料,那么现在就是要释放燃料,五火归一不是没有人尝试过,但是无一例外都失败了,要不然的话,叶傅这个魔都第一炼丹师也不需要找五个人来炼丹了。

    陈锋深吸了一口气,一口把土属性的丹火吞了进去,这次和刚才不同,刚才是痛苦,就像是被架在火上烤一样,而这次却是一种好像灵魂要被撕裂了一样的感觉,如果说刚才的痛苦等级是一级的话,那么现在就是十级,就连一向坚强的陈锋都痛的在地上打起了滚来。

    “无名公子……你怎么了?”

    亦舒雪看见陈锋的样子,一颗心都悬了起来,想要过去看看他的情况,但是当她的手一触碰到陈锋的身体时,一股巨大的防护力量顿时把她击飞,落地之后,亦舒雪的嘴角已经流血了,可见刚才那股防护力量的强大。

    而陈锋却对此一无所知,更不知道自己的防护力量差点就把亦舒雪给击伤了,亦舒雪这下子不敢再靠近陈锋,只能远远的看着他,脸上充满了担心,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五火归一途并非只有陈锋尝试,亦舒雪知道很多炼丹师都尝试过,不过无一例外都是以失败告终,他们不是走火入魔的,就是元气大伤的,甚至是没了小命,而陈锋他真的能够成功吗?亦舒雪越想越担心他的。

    而陈锋此刻正在遭遇一种他从来没有尝试过的痛苦,对于陈锋来说,肉身的痛苦不算痛苦,而灵魂的痛苦才是真真正正的生不如死,他现在只想把自己的脑袋撞破,还好他尚能克制住自己的冲动,死死的忍受着,这一种能够把他的灵魂都给撕裂掉的痛苦。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陈锋身上突然‘砰!’的一声,爆发出一团骇人的气势来,把周围的东西全都给轰碎了,就连坚硬的地面都塌陷了一个大坑,而他自己则被泥土和碎石给掩埋了大半个的身体,只露出了上半身。

    “想让我陈锋就这么屈服!做梦。”

    陈锋在心里面大声的呐喊一声,突然面目狰狞的,一拳轰在了土地上面,只见从他的拳头里面出现了一团火光来,一瞬间就把他周围方圆百米内的土地全部烧焦,威力吓人,就连亦舒雪都吓了一大跳,急忙避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