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一百六十五章 丹中宰相
    陈锋没有说话,而是安静的站在原地,不知道为什么,从他的身上看不到任何高兴的样子,反而显得有些萧瑟和悲伤。

    “你们看错了,不是九百多道丹纹,而是九千九百九十九道丹纹。”一把震撼的声音从叶傅的口中传出来,如同在十二级的风暴一样,在人群中炸开。

    九百多道丹纹的丹药就已经够吓人的了,九千九百九十九道丹纹的丹药一向只存在于传说之中,根本就没有几个人见过,包括这些所谓傲娇的炼丹师在内。

    如果非要用一个恰当的比喻的话,丹王就如同于人间的帝王,那么有着九千九百九十九道丹纹的丹药就相当于宰相的级别。

    可是也有人不解,这丹纹看上去只有九百多道,为什么叶傅说是有九千九百九十九道呢?难得他们的眼神出了问题了?就算他们个别出现了问题,看花了眼,可总不能全部都看花眼了吧?

    “好一个丹中丹,纹中纹,无名公子,果然是炼丹的高手,叶某佩服佩服。”叶傅激动的看着这颗天魂培婴真丹,双眼放光的道。

    “叶老过奖了,在下只是侥幸而已。”

    陈锋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并没有因为叶傅的赞赏而显得高兴,这颗九千九百九十九道丹纹的天魂培婴真丹,严格的来说,基本上全是牧休的功劳,如果没有牧休的话,陈锋已经失败了,更别说什么九千九百九十九道丹纹的。

    “幸运也是实力中的一种,无名公子的无炉炼丹术实在是让叶某大开眼界,丹道非凡,叶某有些好奇,这种炼丹之术,叶某从来没有见过甚至是听说过,不知道这种炼丹术,无名公子是从何学来的?”

    叶傅可没有那些人如此的愚蠢,真的会相信陈锋所说的什么侥幸之类的解释,他叶傅拥有无上丹火,还有着顶级的丹炉,尚且不能炼制出如此品质的丹药来,又岂能区区一个侥幸可以解释得了的,他把陈锋的这句话理解为他为人低调。

    “这种无炉炼丹之术是我自己所创的,让叶老见笑了。”

    陈锋拱了拱手,谦虚的道,他当初之所以要创造这种无炉炼丹术,是因为他觉得随身带个丹炉很不方便,经过多番的试验后,没想到他还真的成功了。

    叶傅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个无名公子年纪轻轻,在丹道上面便已经有了开宗立派的本事,只要他不陨落,未来一定会前途无量,就连叶傅这位魔都第一炼丹师都对他起了嫉妒之心来。

    “叶老,我想你并非是需要这颗丹药,只是想要测试一下我对吗?”

    陈锋收拾悲伤的情绪后,重新恢复了那个自信满满的样子,顺便还把这颗天魂培婴真丹收了起来,他可没有打算要把天魂培婴真丹交出去,因为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感应到牧休的回应,所以陈锋在心里面还保留着一丝丝的期盼,希望有一天牧休可以重新出现。

    叶傅包括在场的人全都贪婪的看了一眼被陈锋收起来的天魂培婴真丹,倒是没有人出声反对,陈锋的猜测没有错,这一次只是叶傅对他的一次测试,丹药倒是在其次,主要是看他的能力。

    叶傅虽然有些不舍得这颗有着九千九百九十九道丹纹的天魂培婴真丹,不过他倒是没有因为这件小事去得罪陈锋,只要陈锋还在他的手里,以后极品丹药还不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的。

    “无名公子果然心思玲珑,没错,这次就是对你的一次测试。”叶傅大方的承认道。

    陈锋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来,微笑的道:“那么……请问在下合格了吗?”

    “当然,无名公子是我见过丹道修为最强的人,还请无名公子移步丹王府,容老夫和公子详谈。”叶傅对陈锋十分满意的道。

    陈锋自然没有反对,在众人羡慕的眼神中,陈锋带着薇薇坐上一辆前往丹王府的豪华马车,而之前那些质问他的炼丹师,现在一个个全都换了一副嘴脸,不断的对陈锋示好,而忘记之前他们对陈锋质疑的事情,能够获得叶傅的欣赏,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个无名公子将会名动天下,到时会可就不是他们能够高攀得上的了。

    到了丹王府后,叶傅带着陈锋一个人进入了一间安全的密室里面进行单独商谈,陈锋看到叶傅一副小心谨慎的样子,便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无名公子,我需要你帮我炼制一颗丹药。”

    叶傅没有任何的废话,而是直接开门见山的对陈锋道,这反倒是让陈锋好奇了,这叶傅自己本来就是魔都第一炼丹师,为什么他自己不炼制而是需要找他陈锋呢?

    “叶老,我有些不懂,您身为魔都第一炼丹师,为什么您不自己炼制呢?”陈锋好奇的问道。

    叶傅叹息一声的道:“非我不炼,而是无法炼制。”

    “哦?为什么?”陈锋更加好奇了,就连叶傅都无法炼制的丹药,难得他陈锋就能够炼制不成?

    “我要炼制的是天魂回冥丹。”叶傅看着陈锋一字一句的道。

    陈锋顿时倒吸一口冷气的,天魂回冥丹乃是上古第一奇丹,他陈锋又岂能没有听说过,这种丹药的作用主要是用于治疗分神境界以上的伤势,而这种层次的人,根本就不是陈锋现在可以揣测的,这叶傅横看竖看也不像是分神境界的人,而且陈锋也没有看出他有半分受伤的痕迹,难得受伤的是另有他人?

    “叶老,我想你要失望了,我从来没有炼制过天魂回冥丹,更是没有天魂回冥丹得丹方,而且我听说天魂回冥丹是上古十大奇丹中最难炼制的一种,请赎在下无能为力。”陈锋老实的道。

    叶傅的双眼精光一闪,然后看着陈锋道:“如果我给你提供天魂回冥丹的丹方,并且提供药材呢?”

    “那我也没这个本事,我就是一个混吃等死,匈无大志的小子,只想平平安安的过日子。”陈锋不是傻子,这个叶傅三两句话,就像让他陈锋去为他卖命,别说门了,连窗都木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