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一百六十三章 圣女的心思
    这个意外一下子震惊了全场,就连叶傅都瞪大了眼睛,莫非……陈锋打算不用丹炉来凭空炼丹?虽然众人早就听说过陈锋在云州城的时候,就表演过不需要丹炉,而凭空炼制出来九九八十一道丹纹的九幽丹的传说,但是传闻是传闻,这跟亲眼目睹是另外一回事。

    而在人群中的亦舒雪也是一愣,就连她们云天宫都没有听说过,有炼丹师可以无炉炼丹的传闻,然而这个神秘的无名公子却可以做到,他到底是什么人?

    这句话也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在亦舒雪的脑海中冒出来了,她越是了解这个无名公子,便越是发现自己看不透他,他就好像一个谜一样。

    “对了!不知道他是不是师傅让自己寻找的那个男人?”

    突然一个古怪的念头出现在亦舒雪的脑海里,不过她很快就把这个念头给压下去了,并且不断的心里面告诉自己,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千万不要这么想。

    其实成为魔帝并非是什么好事,魔界的魔帝说的难听一点,就是云天宫推出来的一个傀儡,在成为魔帝之前,必须要受到云天宫的控制。

    不知道为什么,亦舒雪的心里面却不希望陈锋就是那个男人,这一点,就连亦舒她自己也不清楚她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

    “难得自己……已经喜欢上他了?”一想到这里的时候,亦舒雪顿时打了个冷颤的,急忙告诉自己千万不要乱想。

    虽然她是云天宫的圣女,看上去高高在手的,而且容貌艳绝群芳,但其实她的命运同样受到云天宫的控制,包括她的人生在内,要是让云天宫知道了,自己喜欢上了一个男人,他们必将会杀了陈锋。

    此时围观的人群一片安静,只有陈锋炼丹所发出来的声音,那些不是炼丹师的人看得眼花缭乱的,感觉很是神奇,就好像在看热闹的,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然而那些炼丹师则是一个个全都震惊的无法言语。

    陈锋的无炉炼丹术,简直就是颠覆了他们都传统丹道的理解,他们不明白,也不理解,为什么不需要丹炉也可以炼丹?他这样子炼丹真的会成功吗?

    陈锋若果知道他们的内心里想法,一定会嗤之以鼻的,炼丹炼丹,炼的是丹而不是炉,只要炼丹的核心条件达成,就算不用炉又有什么出奇的。

    刚才还看见无数的火光,突然一下子周围的火光全部熄灭,化作青烟,只剩下陈锋面前一团拳头大小,被熊熊烈火包围着的火球还在旋转着,这时候,看见陈锋拿出一只瓶子,把瓶盖打开,从里面倒出一团黑雾,那黑雾一从瓶子里面出来,马上便想要遁逃,但是被陈锋一剑指就戳到了火球里,在场的人顿时听见一声好像娃娃叫喊的声音,让那些不是炼丹师的人头皮发麻的。

    这团黑雾便是炼化了的魔婴,一只魔婴意味着一条修者生命的陨落,说是残忍也不为过,但是现在却仅仅成为炼丹师手中的炼丹材料,不可谓不讽刺的。

    魔婴一加入火球里面,只见整个火球顿时发出噼里啪啦的爆破声音,好像一颗小太阳,而这时候,陈锋的额头上面已经隐隐约约可见汗水滴了下来,现在便是最关键的一步,如果失败了,陈锋所有的努力包括这些珍贵的药材都会毁之一旦。

    “牧老,不好了,这颗魔婴的能量太强大了,我有些控制不住了。”

    陈锋在脑海里面对牧休焦急的道,他没有想到,本来一切都很顺利的,但是叶傅拿来的这颗魔婴却是一颗高级货,已经超出了陈锋可控制的范围了,所以陈锋不得不向牧休求助。

    而牧休也没有想过会有这种情况出现,原本无炉炼丹就要比使用丹炉炼丹的难度大很多,无炉炼丹相当全靠陈锋自己对炼丹术的掌控力,而不能够借用外力。

    要是使用丹炉的话,哪怕是发生这种情况,陈锋和牧休起码有一百种以上的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偏偏陈锋为了装‘逼’,而使用了无炉炼丹术,反而让他自己陷入了困境当中,一但炸丹的话,陈锋必将首当其冲,而周围那些围观的人也会被殃及。

    炸丹的威力不下亚于一颗高爆弹爆炸的威力,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虽然陈锋不会死,但是受伤肯定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陈锋也着急,这种情况他也不是没有办法,如果他使用第二个元婴的能力的话,绝对有能力解决,但是现在可是在魔都,而且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陈锋可不想找死,他宁愿炼丹失败,也不会动用第二个元婴,除非到了走投无路的时候,陈锋才会考虑。

    距离陈锋最近的薇薇,发现自家公子的脸色有些难看,好像很辛苦的样子,顿时忍不住为他担心了起来,但是她又做不了什么,连靠近都靠近不了,在陈锋的身边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隔离着他,所以薇薇也只能在一旁干着急的。

    “我的牧大爷,你倒是快点想办法啊,老子就快要变成人干了。”陈锋现在已经是脸红脖子粗的了,他在脑海中对牧休艰难的道,就连大爷的称呼都出来了。

    “不要急,不要急,我正在想办法。”牧休也是意料未及的,正应了那句老话,有时候,计划赶不上变化快。

    牧休暂时也没有什么好办法,陈锋只能苦苦的支撑着,只见他的鼻腔一热的,两行鼻血落了下来,陈锋急忙做了一个隐蔽的动作,把鼻血给偷偷抹去,省得“逼”没装成,反倒成为了众人的笑柄。

    “陈小子,如今之计,只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决了。”就在陈锋欲-仙-欲-死的时候,牧休的声音总算是传到了陈锋的脑海中,不亚于天籁之音。

    “太好了,什么办法。”陈锋急忙问道。

    “让我进去操控。”牧休依然的说道。

    “不行,这种办法,我们从来没有试验过,你我都不知道其安全性如何,要是一不小心把你给炼没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陈锋想也没想,便一口否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