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一百三十章 井底之蛙
    荀河抬头看了眼三号贵宾包厢的方向,不知道该怎么办,说出来有可能会得罪一个神秘的炼丹师,甚至是破坏了拍卖行的规矩,不说出来,又会得罪在场的人包括巫马德在内。

    过了一会儿后,荀河苦着一张脸道:“对不起,这个我不能说,我们拍卖行有拍卖行的规矩,如果大家认为这天魂培婴真丹是假的,我们拍卖行可以搁置不拍,至于前面的拍品,大家如果有意见的话,也可以退回来,手续费我们拍卖行分文不收。”

    最终荀河还是做出了选择,他的这个决定,损失不可谓不大的,倒不是说他是为了陈锋,而是为了他的拍卖行着想,要是他自己破坏了这条规矩,那么他的拍卖行同样也保不住,而得罪了巫马德,虽然有些麻烦,但是事后应该还可以补救,大不了到时候大出血一笔就是了。

    “想不到这么大的一间拍卖行竟然还弄假作虚的,实在是叫人失望,今天无论如何,你们拍卖行也要把这颗天魂培婴真丹的主人交代出来,我们丹师界绝对不能容易这种害群之马的存在。”

    那个红衣老头却不肯答应,摆出一副为国为民的嘴样,实在是叫陈锋感到恶心,他原本不想多事,反正无论如何,拍卖行的损失也到不了他的头上来,但是听到这个红衣老头的话后,陈锋顿时气得七窍生烟的。

    “对!让他们拍卖行把人交出来。”

    周围的人也跟风起哄了起来,让荀河感到十分的为难,毕竟现在众怒难平的,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没有底气。

    “哼!学艺不精,眼力不明,纯粹一个井底之蛙,竟然也敢妄称是一代炼丹大师,我看你是****长大的,也不知道这些年来,你是如何混出明堂来的。”陈锋的声音从三号贵宾包厢里面飘了出去,传入了所有人的耳中,一下子便惊起了滔天的巨浪。

    “你是何人,竟然羞辱老夫!给我滚出来。”

    那个红衣老头就算是傻子也知道这句话是针对他的,顿时怒不可歇的道。

    “哼!羞辱你?哈哈哈……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你根本就不值得我去羞辱,这颗天魂培婴真丹是我炼制的,包括前面的九幽丹和天魔紫府丹都是,就凭你这个老眼昏花的井底之蛙,也敢妄言这颗天魂培婴真丹是假的,这也未免太过可笑了。”

    陈锋的声音如同环绕立体声一样,飘渺不定,他继续说道:“想要知道天魂培婴真丹是真是假,只要当场一试便知,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不过想要试试丹药是真是假,麻烦你们先拍卖下来再说,若丹药是假的,我赔给你百倍价钱,若丹药是真的,你自己脱下衣服,走出拍卖会的门口,高叫三声,是老夫错了,是老夫有眼无珠即可,这个赌……不知道你这个井底之蛙可敢接否?”

    陈锋语气嚣张无比的道,丹药是真是假没人比他自己更加清楚,这老头不管他是有心还是无心,今天陈锋就是要给他一点教训。

    全场一片诡异般的安静,没有一个人出声,刚才说话的人自称是丹药的主人,并且还把汤大师叫做井底之蛙,这脸可是抽得“啪啪”的响,大家都想看看汤大师是否会答应这个赌约。

    而汤大师的脸色变得通红通红的,他出道以来,谁人对他不是恭恭敬敬的,还从来没有被人如此的当庭羞辱过,要是他不敢赌的话,那证明他是井底之蛙,要是赌的话,万一自己真的看错了眼呢?

    想了一阵子,汤大师还是坚持了自己的看法,认为这颗天魂培婴真丹是假的,对方一定是想要吓唬他,所以才会提出这么一个吓唬人的赌局。

    “有何不敢,今天老夫就要揭穿你的诡计。”汤大师大声的道。

    “好!既然两位有兴趣做赌局,那么我也来掺和一把,这颗天魂培婴真丹我用二十万买下来,交由我儿子当场服用,相信这个价格应该足够了。”

    就在这时候,突然一号包厢里面走出几个人来,而中间的一个男人徐徐的开口道。

    “城主,是城主。”场下的人一下子便认出了云州城的城主巫马德来,显得有些兴奋。

    既然是城主出面了,现场有谁敢跟他争啊,而且二十万这个价格老实来说,就算是当庭拍卖,估计也是基本上差不多,巫马德倒没有因为自己的身份,而把价格压低下去。

    “好。”陈锋依然没有露脸,声音飘飘忽忽的道。

    “汤大师,你有没有问题?”巫马德看向红衣老头问道。

    “没……没问题,全凭城主做主。”汤大师恭恭敬敬的道。

    “那好,既然如此,这颗天魂培婴真丹就当是我拍下来了,等下我会让管家给你们送去魔气石,弘毅,你来试一下这颗丹药是真是假。”

    巫马德对他身边一个年龄啊大约只有十六七岁的年轻人道。

    “是的,爹。”

    这个年轻人走了出来,接过天魂培婴真丹,他还没有吞服,便已经闻到了一股十分浓郁的药香味,让他的喉咙忍不住咕噜一声,吞咽了一下口水,一想到只要自己吞服这颗天魂培婴真丹,他就能够培育出魔婴来,整个人都变得兴奋不已的。

    “先等等,城主,要是这颗天魂培婴真丹是假的话,到时候……恐怕会害了公子。”汤大师看到城主要用自己的儿子来试药,下意识的马上阻止。

    其实他的担忧也未免没有道理,天魂培婴真丹要是真的那还好说,要是假的话,恐怕拍卖行的人和三号贵宾包厢那个嚣张的家伙都担不起这个责任来。

    巫马德听到汤大师的话后,一下子变得患得患失的,他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儿子,要是出了什么事情的话,就算把那家伙给杀了也弥补不回来,但如果不尝试一下的话,说不定以后未必还能够遇到天魂培婴真丹。

    巫马德再三深思后,觉得还是自己的宝贝儿子重要,马上开口道:“弘毅,你暂时先不要服药……”

    但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只见巫弘毅已经满脸通红,身体感觉好像着火了似的道:“爹……我已经……已经吞下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