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零九十三章 妞不是这么泡的
    “为什么?是不是因为小师弟?你是不是喜欢上小师弟了?”宋子明不是瞎子,他可以感觉得出来,也可以看得道。

    每当竹师妹和陈锋在一起的时候,脸上总会出现如花般灿烂的笑容来,就算是陈锋说一个不是很好笑的笑话,竹师妹都能够笑得前俯后仰的,这让宋子明的心隐隐在刺痛。

    因为这是他永远都做不到的事情,如果说他不嫉妒陈锋那是假的,但是也他清楚的知道小师弟的本事比他大,竹师姐喜欢上小师弟也很正常。

    但是他不甘心,他宋子明不甘心,自己付出了那么多,却得不到竹师妹的心,而陈锋进来白石书院还没有多久,就虏获了她的芳心,这让他宋子明如何肯甘心呢,所以他才这么焦急的向竹师妹表白,恳求竹师妹嫁给他。

    听到宋子明提起陈锋的名字,竹君怡身体一震,低着头道:“不关小师弟的事情,是我自己的问题,就算没有小师弟,我也不会喜欢你的,对不起,二师兄,我不能答应你,我一直只是把你当做是我的兄长……”

    宋子明听到竹君怡无情的拒绝,整个心都刺痛了一下,好像看到了竹师妹正在离他远去,眼睛一发热的,再次一把抓住了竹君怡的手腕,想要把她扯到自己的怀抱里。

    竹君怡顿时变得惊慌失措的,死命的挣扎着,想要逃脱二师兄的拉扯,但是她的修为本来就没有二师兄高,再加上男女力量差异的因素,还有这个人是她的二师兄,竹君怡不想把事情闹大,一下子被二师兄给拉到了怀抱里,低下头去就想要强吻她。

    这时候,突然一股柔力,见宋子明给弹飞,只见陈锋脸色难看的站在他们的身后面,原本陈锋是不想过来的,因为宋子明不是外人,而是自己的二师兄,而且陈锋也不是一个横蛮不讲理的人,虽然他与竹师姐之间的确有一些暧昧不清的东西。

    但是如果竹师姐对二师兄真的有情愫在的话,他陈锋也不介意成全他们两个,自己远离竹师姐,毕竟他陈锋是后来者,但是现在看到竹师姐对二师兄并没有那个意思,而二师兄交缠不成,还想用强的时候,他陈锋就开始变得生气了。

    “陈师弟……”

    竹君怡看到陈锋难看的脸色,心里面一惊的,担心陈锋会误会了她和二师兄之间的关系,更加担心陈锋一怒下而杀了二师兄,所以她连想都没有想,马上一把抱住了陈锋道:“陈师弟,你不要生气,我……我跟二师兄没有什么,二师兄只是……只是一时冲动而已。”

    宋子明看到陈锋出现的时候,也是一惊的,尤其是看见陈锋那张难看的脸时,心里面也是忐忑不安的,刚才他只是头脑发热,太想得到竹师妹了,所以才会做出那种事情来。

    “宋子明,你如果不是我二师兄的话,我刚才就杀了你了。”陈锋的声音冷冰冰的,里面透着一种冰冷无情。

    “你喜欢竹师姐没有错,但是你不该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我不想再看到你,下一站之后,你自己回去白石书院去。”

    陈锋不是什么善人,有些事情不在他的容忍底线之内,而且如果他还留下来的话,只会导致三人都不自在。

    “陈师弟,二师兄不是有心的……”

    竹君怡听到陈锋对宋子明的惩罚,有些于心不忍的,也不愿意因为自己的事情,而导致他们师兄弟翻脸。

    但是她太不了解陈锋了,陈锋这个决定并非是随意而下的,也许宋子明是个好人,但是这个世上好人有很多,一个控制不住自己的好人,就会变得跟坏人没有什么两样子,与其让他最后把怨气出在竹师姐的身上,倒不如让他恨自己更好,反正陈锋是债多不用愁。

    宋子明也没有想到陈锋竟然会对他做出这种严重的惩罚,虽然他是师兄,但是在出来之前,院长就交代过,在外面的时候,陈锋一切做主,所有的师兄都需要听从他的吩咐。

    “你自己找个理由回去吧,如果你不想在其他的师兄弟面前丢了面子的话。”

    陈锋他自己也说过,他是一个并不适合做宗主的人,而且他不是一个公平的人,更加不是一个一碗水能够端平的人。

    现在陈锋已经给足二师兄面子了,不要认为自己是二师兄就可以为所欲为的,要不然就凭他刚才的行为,陈锋早就一掌已经轰杀了他了。

    陈锋在对宋子明说这句话的时候,也同时传音给竹君怡道:“竹师姐,让他走吧,我这是为了他好,否则的话,他留下来看到你只会更难受,情伤只能用时间来弥补,没有别的办法,除非你愿意嫁给他。”

    也不知道是不是陈锋的话有了效果,竹君怡不再开口,而是用一双满怀愧疚的眼睛看着宋子明,她知道二师兄不是这样的人,她也能感受到二师兄对她的爱意,但是爱情就是爱情,勉强不得。

    宋子明低头不语,说他不恨陈锋肯定是假的,但是他这种恨和其他那种想要杀了陈锋的恨不同,因为他知道自己没有机会,也杀不了陈锋,就算杀了陈锋,竹师妹也不会回到他的身边,他看了陈锋一眼,没有说话,低头离去。

    等宋子明离开后,竹君怡才露出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就好像一个无助的小孩似的,陈锋知道她的心,也知道这件事情,她肯定会对宋子明内疚,陈锋抓住了她的手,看着她那种精致的脸庞道:“君怡,有些事情就是这样,这个时候你越是对他好,就越会给他带去希望,倒还不如给他当头一棒的,等他想清楚想明白后就会没事了。”

    “我知道,可是二师兄对我真心一片,我终究还是伤到他了。”竹君怡有些难过的道。

    “君怡,你不伤害他,就会伤害到自己,与其两败俱伤,还不如让他一个人想明白,要知道爱情是不可以勉强,你想想你当初就是为了逃婚才来到了大修界,你无权阻止他人喜欢你,但是你有权利选择你自己喜欢的人。”陈锋握住她的手用上了一点力气,给与她力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