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零八十一章 上古大巫冢
    陈锋慢慢的挪动到一个背风的凹槽,大口的踹息着,这个时候他才有空去观察一下周围的环境,发现这是一座全部由骨头所组成的巨大骨山,到处可见那些巨大的骨块,有些骨块甚至差不多有一座房子那么大,也不知道是人类的骨头还是什么妖魔鬼怪的骨头。

    “大师兄……大师兄……”陈锋等自己的伤口好了一些后,爬到了一个巨大的骨架上面,叫了几声大师兄的名字。

    然而罗金耀早不知道掉到什么地方去了,陈锋站在骨架上面环视了一下四周,这座骨山之大如同须弥山一样,看不见头,也看不到顶,而陈锋现在只不过是在山脚下面而已,想要爬到骨山的顶部,估计不得要花多长时间的。

    罗金耀不知道在哪里,而其他两大圣地的人也不在,陈锋显得有些孤立无援的,他现在只不过是一个没有修为的人,要是遇到点什么危险的话,直接便咔嚓掉了,但是陈锋却没有退路。

    陈锋看着巨大的骨架山,深吸了一口气,收起直接的恐惧来,开始慢慢的往山上面走,神魔的荒冢之地就在那骨架山之巅,为了他自己能够恢复修为,哪怕是跪着上去,陈锋也必须要到达,除了死亡之外,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止他前行的脚步。

    陈锋没有了真气,只能依靠身体的力量一步步的往上移动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陈锋感觉自己全身的肌肉都开始酸痛了起来,知道是身体在向他预警了,必须要休息,陈锋这才停下脚步来,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进行歇息。

    这个地方没日没夜的,永远都是同一种昏沉的天色,给了人一种十分压抑的灰色心情,心理素质不好的,在这地方待久了,估计会有想要自杀的念头。

    而罗金耀此刻也在寻找陈锋的踪影,但可惜的是他在另外一个方向,而且行动比陈锋还要困难,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地方对于有修为的人会进行压制,让罗金耀举步维艰的,相比起罗金耀,林正昊和宁无欲他们三个有修为的人来说,他们反而还没有陈锋那么的轻松自在。

    陈锋吃了点肉干,喝了几口水,感觉到昏昏沉沉的,卷缩着身体睡了过去,他现在就是一个普通人,身体的机能不足于支撑他无限制的攀爬。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陈锋被冷醒,这地方没日没夜的,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陈锋休息了一会,感觉恢复了不少的体力,继续向上攀爬了起来。

    神魔血脉来自于上古巫族,而非是指真正的神魔,神魔荒冢也就是上古的巫葬之地,在上古,巫是最强大的存在,也被人称为是神魔,大巫神可以沟通天地,操控万物。

    而在这神魔荒冢当中,便埋葬了一名大巫和十二名的祖巫,不过想要继承神魔的血脉,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有两种方法可以获得神魔血脉,一种是获得神魔血脉的承认,一种是击败神魔的血脉,第一种是完全看运气,第二种是凭实力,但是两种方法都很难,从上古至今,能够获得神魔血脉继承的人数不超过十个。

    陈锋这个没有了修为的废人,想要获得神魔血脉的继承,恐怕更是难伤加难,但是这是陈锋唯一恢复修为的办法,哪怕是灰飞烟灭,陈锋也没得选择。

    陈锋一步一步的爬着,累了就歇一会,饿了渴了就吃点东西喝点水的,然后继承攀登,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走了多久,仿佛这是一条永无止境的路。

    最先登上神魔荒冢的并不是陈锋,而是林正昊,当他看见眼前的神魔荒冢时,整个人激动的无法言语,只要他获得了神魔血脉的继承,他林正昊就是太乙道宗的第一人。

    “上古大巫冢!”

    林正昊毫不犹豫的走向了上古的大巫冢,不过他却连上古大巫冢都走不过去,脚步还没有靠近上古大巫冢,他就被一股厚重的压力给压得他动不了,更别说是走过去了。

    而且林正昊有一种感觉,自己只要强行再往前走一步,他就会被这股力量给毁灭掉,顿时吓得他急忙倒退了回来,看来这上古大巫冢果然不是他所能窥视的。

    自从神魔荒冢出现后,就没有人可以获得上古大巫的血脉传承,林正昊也不过是心存了一丝贪婪的念想罢了,看来这上古大巫冢果然不是他可以继承的,顿时把目标转向了那十二座祖巫冢。

    上古巫族有十二祖巫,外界也称十二魔神,天生肉身强横无匹,吞噬天地,能够操纵风水雷电,移山填海、改天换地。

    十二祖巫能力各有不同,只有祖巫选择继承者,而不是继承者选择祖巫,进来的人不一定就能够获得继承,有可能会激怒祖巫从而没命。

    林正昊走在第一座祖巫的冢前,对着祖巫的冢三跪九叩,然后恭恭敬敬的道:“太乙道宗真传弟子林正昊,诚心恳求继承蓐祖巫的血脉能力……”

    而陈锋此刻却是遇到了大麻烦,不知道为什么天下突然下起了滔滔不绝的大雨来,让他的行走更为艰难,而且更加奇怪的是,他越是往上,那雨势便越大,根本没有一丝一毫想要停歇的意思。

    陈锋浑身被淋成了一只落汤鸡,而且那雨水还非常的冰冷,好像冰水一样,让他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的,挪了挪身上的湿透了的衣裳。

    要是陈锋还有修为的话,这些雨水根本对他造不成任何的阻碍,甚至他都不需要去躲避,身上的法衣就能够帮他避雨了,然而他现在却是一个没有任何修为的废人,那些冰雨淋在他身上,冻得他直到哆嗦的。

    “见鬼了,这天气,怎么突然就下起了雨来了呢?”陈锋骂了一句,找不到地方避雨,只好强忍着冰冷,继续玩骨山的山巅继续攀爬着。

    就在陈锋攀爬了一百多米的时候,那些冰冷的雨水总算是停了下来,然而陈锋还没有来得及高兴,紧接着马上由开始刮起了大风,本来身上就湿透了的陈锋,现在被大风一吹的,顿时冷的他不要不要的,连鼻涕和眼泪都被吹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