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零八十章 神魔荒冢
    陈锋和罗金耀进来的时候,早已经看不到了林正昊和宁无欲的身影了,应该是已经向神魔荒冢出发。

    “林正昊和宁无欲应该已经比我们先走一步了,师弟,我们也出发吧。”罗金耀对陈锋道。

    陈锋点点头的,整理了一下身上的东西,徒步和罗金耀向神魔荒冢走过去,他身上不仅背了刀,还背了食物和水,原本罗金耀让陈锋把这些东西放到他的储物法器里面去的,好减轻负担,但是陈锋却固执的要自己拿。

    他倒不是不相信罗金耀,而是从来他都不会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面,虽然他没有修为,但是这点食物和水还是不成问题的。

    神魔荒冢在最高的骨山上面,从这里就能够用肉眼看得见,但是想要爬上去,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陈锋没有真气无法御剑飞行,而罗金耀想要带着陈锋飞过去的时候,陈锋却是马上阻止了他道:“大师兄,这神魔荒冢不同寻常,我觉得我们还是走过去比较好一些。”

    陈锋并非是无的放矢,他虽然修为不在,但是经验还在,以他以往的经验觉得这个地方御剑飞行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小师弟,你放心吧,我会护住你的周全的,我们再不加快速度的话,林正昊和宁无欲会抢得先机的。”

    罗金耀以为陈锋是没有了真气,害怕御剑飞行,所以安抚他道。

    但是他却误会陈锋的意思了,陈锋并非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担心,但凡像这种地方都会伴随着巨大的危险,一个不小心就会没命,虽然陈锋感觉不到天空有什么危险,但是他心头里却有一股不安的感觉挥之不去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总觉得这个地方没有那么简单,也许是我多虑了。”陈锋看着天上那些浓郁的灵气担心的道。

    “放心吧,小师弟,有师兄在。”罗金耀却是自信满满的,他一心只想快速到底神秘的荒冢,对于陈锋的担忧,并不上心。

    陈锋见罗金耀不肯他的他劝说,只好无奈的摇摇头,不在出声,只希望等下不要遇到危险才好,罗金耀召唤出飞剑来,带着陈御剑而起,向高不见顶的神魔荒冢飞掠而去。

    而这时候,先他们一步的林正昊和宁无欲的选择也是和罗金耀一样,选择了御剑飞行,就在他们马上要到达巨大的骨山的时候,天空中一只巨大的上古雷鸟发现了他们,一声嘶鸣,展翅九天,轰隆!轰隆!的两道雷电,顿时把他们两个从飞剑上面劈了下来。

    林正昊和宁无欲发出一声惨叫声,两人被雷电给劈得神魂颠倒的,从飞剑上面狠狠的摔了下去,就好像一只陀螺似的,砸在了骨山中,就连他们的法剑都被雷电给劈碎了。

    而那只上古雷鸟似乎并没有放过他们的意思,翅膀一扇的,把这两人给扇飞不知到了什么地方去了,让他们刚才的飞行完全做无用之功。

    好在那上古雷鸟不知道是嫌弃他们?还是觉得他们太小了,还不够它果腹一餐的,扇动着两扇翅膀化作一条闪电,转眼间不知去向了,不亏为飞行速度最快的上古雷鸟。

    不知道是不是前面那林正昊和宁无欲的原因的,反而在他们后面的罗金耀和陈锋反而没有遇到这只上古雷鸟,竟然被他们飞到了骨山。

    然而他们的好运在这一刻用完了,巨大无比的骨山上面就是神魔的荒冢,说白了就是神魔的坟墓,也是神魔的禁区,他们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修炼者,又岂会让他们在骨山上面飞行的。

    一股神秘的力量铺天盖地向他们压了过去,罗金耀顿时惨叫一声,体内的骨骼发生碎裂的声音,整个人好像被压扁了似的,从空中掉了下来,而陈锋不知道为什么,反而那股力量因为他不是修炼者,反而对他无效。

    不过……罗金耀倒霉,他自然陈锋也无法限免,两人双双从飞剑上面摔了下来,陈锋没有修为,也没有真气,根本无法控制身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往下掉。

    而罗金耀却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陈锋现在也靠不上他,自己都说了,在天上飞可不是什么好主意的,但是偏偏大师兄不肯听他的话,现在被他一语成谶的了吧。

    好在陈锋虽然没有了真气,但是还有经验,而且身体也比普通人的强,他知道怎么保护自己,所以陈锋毫不犹豫的马上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当做降落伞来进行自救。

    陈锋的外套并不大,对于缓解降落显然没有太大的作用,但总算是聊胜于无的,眼看还差十米高的时候,陈锋马上开始空翻了起来,他在落地的时候,先是用背部着地,然后整个人在骨山上面往下翻滚了起来,一路滚,一路砸,痛的陈锋连五官都皱在了一起。

    等他翻滚停止的时候,只见陈锋顿时喷出了一大口的鲜血,表情显得十分痛苦,只见在他小腹位置上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刺入了一根长长的大骨头,从他小腹前面的位置进去,从背后捅了出来,那鲜血正在泊泊的流着。

    陈锋双眼一黑的,痛晕了过去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陈锋的手指才开始动弹了一下,跟着看到他的眼睛慢慢的睁开来,身体刚刚才动了一下,腹部传来一阵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发出一声哼声。

    陈锋双眼再次一黑的,差点又被痛晕过去了,顿时吓得他不敢再做出大的动作来,他先是让自己修炼一小会儿,然后忍着疼痛,把身体支撑了起来,看着自己腹部被刺穿的骨头,一咬牙的,用手抓住骨头,用力一扯,骨山上面顿时传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声。

    哐当的一声,陈锋把染血的骨刺丢到一边,只见他连脸色都变白了,哗啦的一声,陈锋撕下自己的衣服,把伤口给堵住,哆哆嗦嗦的的拿出一瓶茅台酒来,倒在伤口上面进行消毒,然后从背包里面掏出一瓶疗伤药来给自己的伤口进行止血。

    等陈锋弄完自己的伤口后,时间已经过去了大约一个多小时了,而陈锋一直没有看到大师兄的身影,也不知道他现在到底是死还是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