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零七十八章 寒冰不能断流水
    “寒冰不能断流水,枯木亦会再逢春。陈锋,现在我已经将你重组,让你获得新生,世事太多因爱成恨,人也好,妖也好,神也好,魔也好,所谓万象皆生,一切由心。九封已开,三印即将来临,修界将会迎来一场大浩劫,希望这一切还能来得及。”

    公孙尉辽说完这句话后,衣袖子一挥,带着在场所有的人,离开了封魔之地。

    之前公孙尉辽一直没有出现,就是和其他两大圣地的宗主一起联手,暂时压制住了三印的解封,所以才无法及时赶回来帮他们,要不是陈锋力挽狂澜的话,恐怕三大圣地的人现在早已经陨落了。

    一口浊气呼出,陈锋脑袋弹动了一下,好像抽搐似的,如同一名溺水者被人给救醒,他徐徐的睁开了眼睛,眼神显得有些迷惘,四周看了一下,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周围的环境并不像是封魔地。

    “师弟,你醒了。”

    竹君怡激动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朵里,陈锋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看到竹师姐手中端着一碗药走进来,看见他醒了,脸色带着惊喜。

    “竹师姐……我怎么会在这里?”

    陈锋脑袋有些痛,他只记得自己在封魔地里面,与敌同归于尽,用出了他尚未有把握的第十八地狱刀,跟着他便失去了意识,后面的事情便不记得了。

    陈师弟,你被公孙院长给救了回来,竹君怡把陈锋身体破碎的事情说了一遍,陈锋这才知道,自己竟然从鬼门关走了一个来回。

    “那……封魔地的情况现在如何了?”陈锋担心问道。

    “公孙院长他们正在想办法,放心吧,没事的。”竹君怡安慰陈锋道。

    陈锋点点头的,他这一问并非是关系封魔地的事情,而是打算若果事情严重的话,自己好跑路,好不容易捡回了一条小命来,自己可不能再任性了,家里头还有美娇妻等着他呢。

    “那就好。”陈锋安心了不少,既然高个的回来了,这天再塌也轮不到他这个矮个子去顶。

    “不对,我的真气呢?”

    陈锋松了一口气啊,刚想要从床上下来,突然觉得一阵头晕眼花的,而更让他惊骇的是,他发现自己身体里面的真气已经消失一空,体内的两个元婴也干瘪的如同豆芽菜一样,每有半点的生气。

    其他东西没了,陈锋不会这么着急,但是修为是他立命安身的根本,要是没有了真气的话,他就成为了一个废人了。

    “我的真气的呢,为什么我萃取不到真气了?”

    陈锋不断的把丹药胡乱塞进自己的嘴巴里面,并且调息了起来,但是无论他怎么做,始终都无法感觉到任何一丁点的真气,就如同他的修为被废了一样。

    “不可能,这不可能的……”

    陈锋好像一只无头的苍蝇似的,不断的在乱转着,怎么也不肯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就连竹君怡的安抚都没有用。

    三天三夜的时间,陈锋一直卷缩在房间的角落里面不肯出去,任由阴影覆盖在他身体,不发一言的,也不肯吃喝,顿时急坏了竹君怡,怎么劝也没用,就连李凌霄和天阳子过来劝说都没有起作用。

    他现在没有真气,等同于一个废人,就算他想要回去小千世界也不行,更别说是地球了,这三天的时间里,陈锋想了很多很多,一些以前他没有时间停下来思考的事情,他的元婴其实还在,但是如同死亡了一样,没有半点的反应,怎么刺激也没用,用一种合适的比喻的话,就像是一对得了脑死亡的婴儿。

    陈锋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他一出生就跟着东方烬修炼,以前修为弱,但是起码还有真气用,而现在他却连一丝一毫的真气都感应不到了,变得就跟一个普通人似的,一下子让他肯定难以接受。

    不甘,不服,不愿。

    这是陈锋现在的心情,但是纵使他再不甘心,也无可奈何的,这不是得了感冒,吃几颗感冒药就好的事情,而是等于是得了绝症,无药石可医。

    就在陈锋感到绝望的时候,公孙尉辽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他看着陈锋一副了无生趣的样子,也忍不住摇摇头的。

    “陈锋。”公孙尉辽开口道。

    “院长。”陈锋半响后才抬头来,面无表情的道。

    “还记得这是什么吗?”公孙尉辽的手中出现了一朵白色的花朵。

    “这不是院长院子里面的曼陀罗花吗?”陈锋看着公孙尉辽手掌心的白色花朵道。

    “没错,这是我从地球带来的花朵,没想到如今已经在这里扎根生长了,曼陀罗又称曼荼罗、满达、曼扎、曼达。意译为坛场,道场,以轮围具足或“聚集”为本意。指一切圣贤、一切功德的聚集之处。供曼扎是积聚福德与智慧最圆满而巧妙的方法,以曼达的形式来供养整个宇宙,是很多方法中最快速,最简单,最圆满的……”

    公孙尉辽徐徐的对陈锋道,而他所说的这一切,陈锋都清楚,不知道公孙尉辽为什么突然要跟他说这个,表情有些讶异的看着他。

    “曼陀罗花有两面,一面是代表着大圆满,一面代表不可预知的死亡和爱,而你现在就像一朵曼陀罗花,当天你**破碎,不死老祖想要占有,被我用八云图给击退,然后用琉璃火帮你重塑肉身,不死老祖得不到你必然不肯甘心,一但三印解开,他必将会来找你。”公孙尉辽对陈锋道。

    “无所谓了,他要找就找吧,反正我现在只不过是废人一个。”陈锋有些了无生趣的道。

    “陈锋,你不用太过泄气,你的情况并非是不可逆转,我说够,曼陀罗花代表的是死亡还有大圆满,只要你能够突破自己,比然可以恢复修为。”公孙尉辽摸着长长的白须道。

    “公孙院长,你是说我还有机会恢复自身的修为?”

    原本一脸死灰之色的陈锋,一下子恢复了生气,看着公孙尉辽激动的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