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零六十二章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想走?这么不讲义气,何不留下来陪你的兄弟。”陈锋哪里会让他如愿的,马上御刀向他追逐了过去道。

    然而陈锋没有想到,这个侯安义的同伴实力不强,但是速度却是奇快的,估计是一名以速度见长的修炼者。

    陈锋在后面追,而那家伙在前面逃,这一时半会的,陈锋还真的无可奈何他,这速度不像是修为,不是说你修为高,速度就快了的,尤其是在这弯弯曲曲的通道里面,更是阻碍了陈锋的速度,毕竟陈锋还是第一次来,远没有他们这些先来的人这么熟悉这里的环境。

    两人一个御剑一个御刀,在这巨大的通道里面追逐着,每当陈锋快要拉近距离的时候,一但遇到了转角的位置,又被对方给拉远了,这让陈锋气得牙齿痒痒的。

    不过这种情况在追逐了一段距离有,突然有了改善,只见前面很长的一段距离都是直路,陈锋不打算再和他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体内的双元婴同时爆发,陈锋的速度突然一下子加快了起来,几个闪烁间就到了那家伙的身后面。

    “受死吧!”陈锋已经举起了刀子来,打算把这家伙给干掉,以绝后患。

    而那家伙看见陈锋突然到了自己的身后面,顿时吓得他魂飞魄散的,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突然通道前面出现几个修炼者的身影,那家伙一看见前面的人,立马从绝望中挣脱,大声的叫喊道:“师兄,救命啊!救救我……”

    “周师弟,这是怎么一回事?”那几个进来的修炼者正好是太乙道宗的弟子,看见自己的师弟在大喊救命的,马上向他飞了过来问道。

    “师兄,你们来就好了,这个陈锋杀了侯师兄,现在还想要杀我。”周伯然指着陈锋声泪俱下的道。

    “什么?侯师兄被他杀了!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杀我们太乙道宗的人,把他拿下来,带回去向师伯问罪。”一名太乙道宗的弟子指着陈锋,一声厉喝道。

    陈锋的表情有些深沉,他正在分析自己的能力,能不能一次性把这些人全部给干掉,要是那些人知道陈锋此时此刻在想什么的话,一定会认为他是个疯子,一个人就想对付他们这么多人,他以为他自己是谁?

    陈锋的脑子好像一台电脑似的,正在分析,最后他计算出一个结果来,就算他真的可以把这些家伙全部给干掉,但也不是一时半会可以办到的事情,势必会引起更大的麻烦,但是让自己跟他他们回去受审那更加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不动手的话,这些家伙势必对他不肯罢休,而自己也不会束手就缚,到底怎么办才好?陈锋思前想后的,一时间也找不出一个比较合适的办法来。

    就在陈锋为难的时候,突然入口处有出现了几个修者,不过这次来的不是太乙道宗的人,而是白石书院的人,也就是陈锋那些师兄,连白斩堂也在内。

    “陈师弟,发生了什么事了?”罗金耀是白石书院的大师兄,看见陈锋被太乙道宗的人给团团围住,马上带着一帮师兄弟过来助阵。

    “哼!你们白石书院的人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杀害我们太乙道宗的弟子,把你身后面的陈锋交出来交给我们太乙道宗来处理,否则的话,就别怪我们太乙道宗对你们白石书院不客气!”一名太乙道宗的真传弟子冷哼一声的道。

    “什么?陈锋杀了太乙道宗的人?”

    白石书院的一帮真传弟子齐齐一愣的,显得有些不太相信,虽然自己的师弟实力不差,但是刚进门不久,修为也不高,怎么可能杀得了太乙道宗的侯安义呢?

    “你们会不会是弄错了,我们陈师弟只不过是元婴境初期的修为,而侯安义却是元婴境中期的修为,我师弟又怎么可能杀得了侯安义呢?”罗金耀不太相信的道。

    “哼!这我是亲眼所见,就是他杀了侯师兄的。”周伯然指着陈锋一口咬定的道。

    “侯安义曾经和我交过手,实力不在我之下,你说是我陈师弟杀了他,那么以我陈师弟一个元婴境初期的修者又是如何杀死侯安义的?”罗金耀冷静的问道。

    “我……这个我倒是没有看到,我去到的时候,看见侯师兄已经死了,但是我很肯定,侯师兄一定就是他杀的,因为那里面只有他们两个人,不是他杀的还能有谁?”

    周伯然在罗金耀的追问下,支支吾吾了一阵子,还是一口咬定就是陈锋杀的。

    “呵呵,这么说你也没有亲眼看到是我陈师弟杀的人,那你凭什么一口咬定是我陈师弟杀了侯安义呢?你认为我们会相信一个元婴境初期的人能杀得了一个元婴境中期的人吗?你们太乙道宗的人不要把我们白石书院的人当成了傻子!”

    不管侯安义是不是陈锋杀的都好,反正罗金耀一口咬定以陈锋的修为根本就杀不了侯安义。

    那些太乙道宗的人也看到了陈锋只不过是元婴境初期的修为,再经过罗金耀这么一说,连他们自己也开始动摇了,但是周伯然心里面却十分的肯定,他知道就是陈锋杀了侯安义,而且还想要杀他灭口,用手指着陈锋恶狠狠的道:“也许他是用什么阴谋诡计杀了暗算了我侯师兄。”

    “这只是你的一番说辞而已,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至于事情的真相如何,我们问一问陈师弟不就知道了吗?”罗金耀不屑的发出一声冷笑道。

    就在这时候,陈锋的脑海里面传来了罗金耀的声音:“陈师弟,不管你有没有杀了那侯安义,记得千万不要承认。”

    陈锋出来行走江湖这么久,一直都是在前面冲锋陷阵的,那怕知道前面是一条绝路,他也不会低头,一直来也没有什么师兄师姐的给他出头,现在白石书院的师兄们为了他据理力争的,一心要为他开拓,这陈锋的心里面感动不已的。

    “陈师弟,你把实情说出来,不要怕,人如果不是你杀的,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我们也不会让他们冤枉你的。”罗金耀大声的对陈锋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