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零六十一章 一瓶废丹
    至于危险陈锋目前还没有感觉到,除了觉得底下那颗心脏显得有些诡异之外,其他一切还算正常,也没有看到什么魔族的人出现。

    今天是给守护者送丹药的时间,但是陈锋左等右等的,始终不见有人给他送丹药来,他哪里知道,不是没有人给他送丹药,而是之前那个两个太乙道宗的人正在捣鬼。

    就在陈锋等待有些不耐烦的时候,突然门口进来了一个人,正是那个侯安义,陈锋看到他的时候,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心里面暗道这鸟人来干什么?难道他不服气还想要找自己的茬不成?

    “陈锋,今天是统一发放丹药的时间,这是给你的丹药。”侯安义把一只玉瓷瓶扔给陈锋道。

    “这家伙会有这么好心?”陈锋把玉瓷瓶拿在手中,看着侯安义那张不怀好意的脸,总感觉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果然,陈锋一打开玉瓷瓶的时候,脸色顿时变得薄弱大怒了起来道:“侯安义,你给我一瓶废丹算是什么意思?”

    “啧啧啧……陈锋,你可不要含血喷人,我好心好意的来给你送丹,你连感谢都没有一声,这些丹药都是统一配送的,至于你手里的为什么是废丹,那我可就不知道了。”侯安义冷笑着道。

    “侯安义,你信不信我弄死你。”

    陈锋声音变冷的道,就凭侯安义这点龌蹉的小学生手段,他也敢给自己出手段,陈锋哪能看不出来他的龌蹉心思。

    “哈哈哈……陈锋,不要以为你赢得了十年大比的冠军,就真以为自己有多厉害了,这里是封魔地,你现在体内的真气恐怕早已经没有多少了吧?我劝你是留点真气自保吧。”侯安义大声的笑了起来,活脱脱一个小人的样子。

    陈锋身上的寒气却是越来越盛,在这里面为了抵御魔气的侵蚀,陈锋的确用了不少的真气的,但是恐怕这个侯安义做梦也没有想到,陈锋并不是一个元婴,而是两个元婴,就算他再消耗,体内的真气也不是他所能企及的。

    “我真气再少,但也足以杀你了!侯安义,我特么就不明白了,我陈锋到底是抛了你家祖坟,还是睡了你家老婆,你要这么针对我?”

    陈锋可以讲规矩守秩序,但前提是大家都要遵守,现在摆明了侯安义不守规矩,他陈锋凭什么要守规矩。

    “哼!大言不惭,那我就让你死个明白,你在十年大比上打伤了我弟弟,我今天就是要来帮我弟弟讨回一个公道的。”侯安义冷哼一声的道。

    “你弟弟,你弟弟是谁?算了,我没兴趣知道,要么你把丹药给我换了,要么今天我杀了你,你自己选吧。”

    陈锋上次在十年大比上面嚣张狂妄的,他早知道会得罪不少的人,果然现在报应就来了,不过陈锋可没有怕过。

    “外面的人都说你陈锋嚣张狂妄,目中无人的,想不到果然是如此,就算我不杀你,你也活不了多久,不过我也不介意在你死之前,给你一点教训,好让你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侯安义看到陈锋如此不把他放在眼里,眼神一怒的,手中的长枪突然一把向陈锋刺了过去,长枪的枪尖散发出来五彩的光芒来,而这些五彩的光芒如同现代的激光武器一样,轻易可以洞穿金石。

    陈锋放在地上的骨刀突然发出“嗡”的一声,竟然无主自动的飞了起来,代替陈锋一刀向那五彩光芒斩了过去。

    那些可洞穿金石的五彩光芒,被陈锋的骨刀砍中后,如同冰雪被热水融化一般,发出“滋滋……”的声音,而陈锋的骨刀已经砍断五彩光芒,准确无误的落在了那侯安义的脖子上,刀刃一划而过,骨刀向马上后倒飞,“锵”的一声,在空中三百六十五度的落了下来,刀刃落入了那岩石层当中。

    “呃……”

    侯安义双目凸出,表情惶恐,用手握住自己的脖子,似乎有些想不通也想不懂,好像不知道为什么结果会是这个样子。

    鲜血正一点点的从侯安义的脖子里面泊泊的喷洒出来,只见一条血线正在他的脖子上面慢慢的扩大,而侯安义看着陈锋,嘴唇微张,想要说什么却说不出来,良久之后,悬浮在空中的侯安义往魔魇印的心脏掉了下去。

    “自作孽不可活!”陈锋看着坠落的侯安义,没有丝毫的怜悯的道。

    本来陈锋就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而这个侯安义竟然还要来挑衅他,挑衅他也就算了,陈锋估计也不会对他下狠手,但是他却胆大包天的调换了他的丹药,这就死不足惜了。

    “你……你竟然杀了侯师兄。”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一把惶恐的声音传了过来,原来是侯安义之前那个同伴,他刚刚才进来,没想到就看到了这一幕,顿时变得十分惶恐的道。

    陈锋的眉头顿时一皱,他对杀了侯安义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多大的问题,不过前提是没有人看见,就算太乙道宗的找上来,陈锋到时候也大可推脱说不是他杀的,反正这地方每天都会有弟子身亡,谁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呢,但是现在被那侯安义的同伴看到了,那事情的性质可就不一样了。

    就算陈锋有百般的理由,说什么侯安义挑衅他,侯安义克扣了他的丹药等等,但是这些理由都不足于让他杀了侯安义。

    “斩草除根!”

    陈锋的脑子里面蹦出了四个大字来,他看向那侯安义的同伴,面露杀机的。

    而侯安义的同伴感受的陈锋对他那浓浓的杀机,见到来侯安义都被杀了,根本不敢跟陈锋动手,马上往来路御剑逃跑。

    而陈锋岂会让他回去搅风搅雨的,马上御刀追了上去,然而他所不知道的时候,侯安义的尸体坠下那魔魇印心脏的时候,只见他的血落在那心脏上面时,那心脏突然开始一阵的收缩,并且发出红光,好像嗜血的怪物一样,一瞬间就把侯安义身上的血全部给吸光了,只剩下一具干瘪的尸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