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零五十五章 上门威胁
    “放肆!何人胆敢在我梵梦宗闹事,伤我梵梦宗弟子!”一名威严的老者飞身进入大殿,怒气冲冲的道。

    “宗主。”梵梦宗的弟子看到这个老者的时候,齐齐跪下来大声的道。

    那老者看向陈锋,身上杀气冲天的道:“就是你要找我梵梦宗的麻烦?”

    “你就是那梵梦宗的宗主?”陈锋不甘示弱的看着他道。

    “正是老夫,你是何人,藏头露尾的,不敢以真面目示人。”梵梦宗的宗主冷哼一声道。

    “呵呵,想看我真面目,你还没有这个本事,我今天来不是找你个老头的麻烦的,你最好不要多事,我今天是来抢亲的,这个女人我看中了,打算要把她带回去当压寨夫人。”

    陈锋自然不会傻到露出自己的真面目来,而是指着思梦梵气焰嚣张的道。

    “这家伙竟然是来抢亲的?”

    梵梦宗的人和宾客们都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陈锋实在有些无语,这年头抢亲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但是抢的如此嚣张的家伙,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大胆!你当我们梵梦宗是什么地方了?快不快快跪地求饶,兴许我还能饶你一条狗命。”梵梦宗的宗主,怒不可歇的道。

    “啧啧啧……老头,我说过,此事与你无关,我今天是来抢亲的,不要给你脸,你不要脸了!”陈锋本来就是来闹事的,他自然不会客客气气的跟人家谈判,而是嚣张的道。

    “气煞我也!我一定要杀了你。”龙长老本来就处于暴怒中,听到陈锋的挑衅,他哪里还能够忍得住的,马上向陈锋攻击了过去。

    “哟?动手是吧。”

    陈锋的嘴角诡异一笑,身形如电般落在了龙阳羽的身边,突然一下子出手拿捏住了他的脖子,吹了一声口哨,面目狰狞的道:“给我动手!”

    龙长老和梵梦宗的宗主刚要对陈锋形成一个合围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只见整个梵梦宗的地面都震动了起来,把大殿里面的弟子和宾客给震飞到了空中。

    除了大殿之外,梵梦宗外面的几栋建筑物已经处于一片熊熊的火光之中,到处都有弟子从坍塌的建筑物里面狼狈的逃出来,只见天空中还有二十艘法船正冒着浓浓的黑烟,悬停在空中,而刚才他们所发射的玩意儿,自然是陈锋从地球上带来的那些私货。

    “刚才只是一个小警告,下次我就把你梵梦宗直接给抹平了,不信你可以试试看。”陈锋用手掐住龙阳羽的脖子,把他提了起来,用大拇指放在他的咽喉上面道:“小子,你竟然敢跟我争女人,可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

    龙阳羽的实力其实并不算低,没想到他落在陈锋的手中,竟然连一丝反抗之力都没有,而刚才发生的事情,让龙长老和梵梦宗的宗主都不敢轻举妄动了,更别说现在龙阳羽还落在了陈锋的手里。

    陈锋用手在龙阳羽的咽喉骨上面一摁,龙阳羽眼睛一翻,好像一条脱水的鱼儿一样,连眼白都露出来了,眼神恐惧,表情痛苦。

    “放开我儿子。”龙长老看到自己的儿子落在陈锋的手中,顿时心急如焚的道。

    而陈锋却根本懒得管他,而是走了几步,用脚把箱子的盖子勾开来,只见里面平衡的放置了三颗黑漆漆的,外形十分古怪的东西。

    陈锋咧嘴冲他们一笑道:“这东西叫做聚合高爆弹,一颗就能够把梵梦宗给抹平,而这里面有三颗,足于把这里化作一片飞灰,当然了,你们几位长老宗主的,修为高深,我相信你们一定有办法能够及时的躲过去,不过至于梵梦宗的众多弟子嘛……那可就不好说了”

    陈锋的话显得阴森森的,让在座的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而刚才外面那些建筑物的惨状还历历在目,现在谁还敢怀疑陈锋的话?

    “你……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我们梵梦宗是否有得罪你的地方?”梵梦宗的宗主不敢轻举妄动的道。

    “呵呵,你们梵梦宗的确没有得罪我,不过你们梵梦宗这位龙长老的儿子,却妄想要娶我凯撒大帝看中的女人,你说他们有没有得罪我呢?”陈锋冷笑的道。

    “难道这个凯撒大帝真的是为了思梦梵这个女人来的?不是说这个女人没有什么后台吗?”龙长老心里面嘎登了一下子,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思梦梵是我梵梦宗的弟子,她竟然敢勾结外人,残害同门,该当何罪!”梵梦宗的宗主把罪名按在了思梦梵的头上道。

    “老头,你不用做出这么一副让我感到恶心的嘴脸,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的,我今天来就是要带她走,你们谁敢拦我,我就杀了谁,你敢拦我,我就毁了你的梵梦宗,让梵梦宗鸡犬不留,寸草不生!”

    陈锋的声音突然变得冰冷刺骨了起来,他嚣张的用手指着梵梦宗的宗主,狂妄的威胁他道。

    “你……”

    梵梦宗的宗主哪里遇到过像陈锋这种毫不讲理的人,一言不合就要毁人宗门,难道他就不怕有报应吗?

    “给我动手!”陈锋顿时失去了耐心道。

    外面突然又传来了几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连整个山头都被导弹轰塌了一半,这还不算,那些法船,突然伸出一根长长的撞杆来,对准尚未倒塌的建筑物就是一阵横冲直撞的,只见整个梵梦宗已经倒塌了一大半,就跟毁宗没什么两样的。

    陈锋之所以会这么不讲理,完全是因为思梦梵的事情才惹起了他的心头怒火,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现在的身份,他要让人牢牢的记住,凯撒大帝出现的地方代表的是死亡和恐惧。

    “停手!你可以把这个女人带走。”梵梦宗的宗主看见自己的心血,即将就要毁于一旦的时候,再也顾不得面子,马上大声的叫道。

    “呵呵,这才是一个宗主该有的态度嘛。”

    陈锋诡异一笑的,突然一拳轰在了龙阳羽的丹田上面,把他的修为全部废掉,然后好像垃圾一样的丢在地上,看着龙长老道:“我废了你宝贝儿子的修为,相信你此刻一定很恨我,恨不得马上杀了我,扒我的皮,吃我的肉,喝我的血,不过不要紧,我会给你一个机会向我报仇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