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零二十四章 哗众取宠的小丑
    比赛再次开始,郭高和那个楚仙子果然是有备而来的人,比赛刚一开始,两人就斗得难分难解的,第一步就是挑选炼制的药材,但是想要挑选炼制六阴天冥丹的药材,就必须得知道六阴天冥丹的丹方,而丹方是如何来的,一是来自于传承,而是来自于自己对丹药的分析。

    郭高和楚仙子都是丹修的天骄,本身能够参加十年大比的人,都是在丹修方面十分出色的人,更别说他们两人还是上一次十年大比丹道比赛的赢者。

    六阴天冥丹虽然是上古的丹药,但其实并非是太过复杂的一种丹药,要不然的话,三名炼丹宗师也不会拿出来测试这些比赛者了,所以对于郭高和楚仙子的实力来说,他们要把这颗成丹中把丹方分析出来,并不算一件很难的事情。

    而对于陈锋来说就更简单了,因为牧休早已经告诉了他,其实就算牧休不告诉他,他只要使用纯净之瞳去分析,同样也会分析出来,他只不过是省了一道功夫而已。

    但是知道丹方只是最简单的一步,若是连这一步都做不到的话,那么也就没必要再比下去了,所以对于郭高和楚仙子他们来说,很快就把六阴天冥丹的丹方给分析了出来。

    而陈锋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怀疑,同样也是拿着一颗六阴天冥丹在左看右看的,甚至他还用嘴巴去咬一下,搅得嘎嘣嘎嘣的响,好像在吃豆子似的,让那些围观的人,全都对他露出了一个鄙夷的表情来,这家伙该不会是冲着台上的六阴天冥丹去的吧。

    这时候,郭高已经在一大堆的药材里面挑选自己所需要的药材,而楚仙子虽然慢了一些,但是也紧跟其后的,反而陈还在大嚼着六阴天冥丹,好像那是巧克力豆似的,不吃完不甘心,对于挑选药材的事情根本一点也不关心。

    恐怕他在别人的眼里,连丹方都还没有分析出来,甚至他根本就没有去分析,他上台就是为了吃那颗六阴天冥丹的,就连台上那三名炼丹宗师也是摇摇头的,对陈锋根本不抱希望了,纷纷把目光放在了郭高和楚仙子的身上。

    在炼丹术中,如何挑选药材也是有手法的,各家的手法都有不同,只见郭高手一挥,只见数十样药材从地上飘了起来,漂浮在空中,而他就像是一个在战场上指挥士兵的将军似的,那些他所需要的药材在他的身边开始旋转,一样一样的在他的指挥下,该切碎的切碎,该分解的分解,然后自动进入到了丹炉里面去,整个过程显得有条不紊的,如同经过精心的计量一样。

    而楚仙子同样也是云袖一甩,地面上的那些药材如同花蝴蝶一样,在空中挑起了舞蹈来,而女性天生对艺术的敏感,她处理起药材来的时候,比郭高显得更加的柔和,也更加的具有观赏性,一点也不比郭高差。

    两人都赢得了现场一阵又一阵热烈的掌声,就连台上那三名炼丹宗师,都他们的表现感到十分的满意,一直频频点头的。

    而反观陈锋,这家伙还在嘎嘣脆的咬着那颗六阴天冥丹,好像他不吃完不肯罢休似的,让人对他感到无比的失望,也对他不再报任何的希望了。

    郭高和楚仙子已经分拣好了药材,准备开火炼丹,而陈锋这时候才慢悠悠的走到了一大堆的药材面前,随手把炉盖掀开,他的这个举动顿时引起了现场所有人的注意,包括正在炼丹的郭高和楚仙子在内,大家心里面都有一个疑问,就是这家伙想要干什么?

    只见陈锋这家伙,把丹炉的盖子打开后,随手就在地上把那些药材大把大把的抓了进去,看也不看的,感觉他就好像随便乱抓一样,根本没有一个章法,也不管那是什么药材,更是让那些人全都露出了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来。

    看来这家伙的确是来捣乱的,他这哪里是分拣药材啊,这简直就是一个大杂烩的,逮住什么东西就往里面放,能够炼得出来六阴天冥丹来才怪呢,甚至还有好事者和人打赌,而赌的是陈锋什么时候会炸炉。

    陈锋也懒得去管他们,别看他随便乱拿的,但是他每一次出手的时候,都是准确无误的拿到自己想要药材,在他的心里面,不就是分拣药材吗?需要弄这么多花样干嘛呢?这对炼丹又没有什么帮助的。

    “哼!哗众取宠。”

    郭高和楚仙女不屑的收回自己的目光,不再分心去关注他,而是专心致志的炼起丹来,渐渐的,现场开始飘起了一股浓浓的药香味道,让人闻之感到心旷神怡的。

    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时辰,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放在郭高和楚仙子的身上,眼睛一眨不眨的,而至于陈锋,早已经被大家给忽视掉了,对于他们来说,有他没他的有什么区别吗?

    对于高手来说,炼制六阴天冥丹自然是不需要使用两个时辰的时间,而郭高更是有信心,自己只需要一个时辰就可以把六阴天冥丹炼制出来了。

    而这时候,他的六阴天冥丹的炼制已经完成了一半,到目前为止,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只需要再过半个时辰,他的六阴天冥丹就能够成功出炉。

    而楚仙子虽然稍稍比郭高慢了一些,但是她也有信心,自己决定能够在一个时辰内出丹,相比起人家优雅的炼丹手法,陈锋可就粗糙多了。

    人家郭高和楚仙子直接是把丹炉悬在空中进行炼制,久不久的,他们就会对丹炉打上一个神秘的手印,以帮助丹炉里面的药材进行凝丹,而陈锋直接是把丹炉丢在地上,对丹炉根本不管不顾的,也不去打什么手印的。

    这家伙别说是打手印了,他甚至都懒得对自己的丹炉看上一眼的,而不知道何时拿出一根烟来,叼在嘴巴里头,并把烟头凑到了丹炉上点燃,然后坐到一边去吧唧吧唧的抽着,等他把一根烟抽完之后,用脚把烟屁股给碾灭,然后站了起来大声的宣布道:“三位宗师,我已经炼制好六阴天冥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