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零二十二章 竹篮打水一场空
    不过刘安的年纪已经不小了,整个人都显得白发苍苍的,他在得知自己是这一轮比赛的第一名的时候,整个人竟然跪地痛哭流涕的,他十八岁便开始修炼丹道,到今年已经是一百零八岁了,总算是丹道修炼有成。

    如果说第一轮比赛只是测试比赛者的基本功的话,那么第二轮的比赛则是考验参赛者的丹术修为,这次的比赛项目是炼制一种自己觉得最有把握的丹药,不限定任何的规则,然后由三名炼丹宗师来进行评定成丹的高低。

    原则上来说,越是高级和复杂的丹药,就越容易赢出,只有前三名才可以进行最后一场比赛,选出胜利者来。

    现在比赛场上只剩下了二十个丹炉,刚才第一轮的比赛已经淘汰了一大半了,导致比赛场上空旷了许多,工作人员拿来了药材分发给各位参赛者,比赛再次进行。

    这次的比赛是各凭手段,考验的不仅仅只是某一个方面的技术,而是包括了方方面面的东西,所以这二十名参赛者也都是拿出了他们各自的实力来,希望能够获得裁判的青睐。

    没多久后,现场便药香味四溢了起来,这二十个参赛者里面,大部分的人都选择了自己最有把握的丹药来炼制,只求稳打稳扎,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但是偏偏自己最擅长的东西,有时候却未必是最好的东西,想要异军突起,赢得那三名炼丹宗师的青睐的话,并不容易,所有也有人会选择冒险一搏。

    而白石书院那名参赛的丹师便是有这种想法,他所炼制的是玉衡清虚丹,而玉衡清虚丹在丹药里面算是比较高级的一种,但是炼制的难度也很大,连这名白石书院的丹师也只有两成的把握可以成功,所以他选择赌一把。

    其实这名白石书院的丹师的选择并没有错,但是似乎今天的运气并不在他这里,当他的丹药练到一半的时候,突然一下子就炸炉了,顺带还把他给炸伤了,所以他不得不退出了比赛。

    不过倒霉的可不止他一个人,还有好几个倒霉鬼也炸炉了,让台上的炼丹宗师忍不住摇头,一个丹师连自己的丹炉都控制不好,这辈子的成就也极其有限。

    同样一个时辰后,比赛结束,这次只有十个人成功把丹练了出来,有几个炸炉了,有接把丹药练成了一堆黑炭,还有一个压力太大,干脆直接放弃了比赛。

    陈锋倒是没有什么,只是牧休一直在叨叨叨的骂娘,这让陈锋好气又好笑的,人家赢不赢的跟他又没有一毛线的关系,他这么激动干嘛,这个牧休果然不愧是一名丹痴。

    裁判席上的三名炼丹宗师,从这些参赛者里面挑选出三个人来,分别是那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还有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小姑娘和一个中年汉子。

    这三人将会进入到第三轮,角逐这次十年大比丹道比赛的胜利者,而这次的比赛项目是由三名炼丹宗师共同出的一道难题,当那三名参赛者听到这次比赛的项目的时候,顿时一个个全都傻眼了,因为在他们的眼里,这根本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项目,或许说不是他们所能够完成的项目。

    第三轮比赛的题目是,由三名炼丹宗师拿出一颗相同的丹药来,并限定他们在规定的时间内,把这颗不知名的丹药完全复制出来,而且是在没有任何丹方给于他们参考的情况下完成。

    想要炼制一颗丹药,有三样东西是必不可少的,一个是丹方,一个是炼制的方法,还有一个最难的,也就是收丹的手法。

    高级丹药都有一个特征,那就是需要收丹,哪怕你前面两项做的完美无缺的,若是在最后一步,无法成功收丹的话,也不过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有某位炼丹宗师说过,其实炼丹并不难,难的是收丹,他甚至还把收丹比喻成难于上青天,尤其是在没有任何丹方和炼制手法的情况下,只凭一颗丹药,便让人复制出来,这已经不是比赛了,这根本就是在强人所难的,就连那三名炼丹宗师之间都存在着一定的分歧。

    “郁卒兄,我们这样设置会不会太难了?”一名炼丹宗师看着三个一脸迷惘的参赛者,有些不忍心的对他身边另外一名炼丹宗师说道。

    “的确是有点太过于为难他们了,但是我们选的不是高手吗?若是他们连这一步都做不到的话,我认为这个比赛也没有必要再举办下去了。”这名炼丹宗师摸了一下自己的山羊胡,无比淡定的道。

    这个比赛的项目的难度,就连他们三人炼丹宗师都未必能够一定成功,更别说是这些参赛者了,只有一颗丹药来作为参考,而想要依靠这颗丹药,就把丹药的丹方和炼制手法给分析出来,无疑等于是痴人说梦话。

    “比赛开始,限时两个时辰内,以还原丹药成功率高者胜出。”随着一声令下,这三名炼丹师便开始忙活了起来,他们首先要做的是分析丹药,以便找出丹方和炼制的手法来。

    但是刚才比赛胜出的三人,现在却是越看越糊涂的,这颗丹药他们连见都没有见过,贸贸然的就想要把这颗丹药复制出来,这根本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不过这就是比赛,哪怕只有不到一成的成功率,他们三个也只能硬着头皮去试一试,只见他们三人都各自拿着分派给他们的丹药开始细心的研究了起来。

    想要分辨出这颗丹药的药方和炼制手法,这无疑等于是一件难如登天的事情,就算让他们的师傅来,恐怕也未必会成功。

    所以最先放弃比赛的是三名参赛者当中的那个女孩子,她认为自己没有这个能力,所以她也懒得去浪费时间,干脆直接认输好了。

    而另外两名弟子,一个是白石书院的弟子,一个是丹阳谷的弟子,而丹阳谷弟子,也就是那个白发苍苍的老头。三名参赛者,有一名认输,而场上目前只剩下他们两个,然而这两名丹修,却连丹药的药方都分析不出来,更别说是复制了,所以还没有到两个时辰的时间,他们都选择了认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