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零一十八章 桃花劫
    罗老魔脸都绿了,一个家伙贸贸然的跑了出来,眼睛一直盯着他那地方看,还说自己什么都没有看到,鬼才会相信他的话,而且罗老魔本来就心虚,这事要是被慈恩阁的人知道了,哪怕上天入地的,也没有他罗老魔的容身之地。

    想到这里的时候,罗老魔顿时起了杀机迸发,一爪就向陈锋的脑袋抓了过去,而陈锋却早已经料到了他会如此,在他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好了杀招了,就算罗老魔不动手,陈锋也不可能会放过他。

    一刀凝练朴实的光华从天而降,如同银河落九天一般,正中罗老魔的眉心,在有心算无心之下,再加上罗老魔严重的判断错了陈锋的实力,以为陈锋只不过是个元婴初期的修炼者而已,哪里料到陈锋可不是一般的修行者。

    罗老魔的瞳孔扩大,难以置信的看着陈,他的喉咙蠕动着,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来,这时候,听见“扑”的一声微响,看见一条红线从他的眉心落了下来,直至他的腹部丹田位置上面。

    罗老魔看着陈锋,嘴巴微张着,不知道他想要说什么话?但是他已经没有机会了,身体摇晃了几下子,死不瞑目的向后面倒了下去。

    罗老魔虽然不是什么绝世高手,但也算是一方的魔头,实力也是排的上名的人物,很多人都不敢惹他,恐怕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有一天,他竟然会死在一个元婴境初期的家伙的手里,而且还是一招毙命,试问一下,他能够死得瞑目才怪呢。

    陈锋也是没有想到,他原本是寻找笛声的主人的,没想到却看到了这一幕,原本他早就可以出来阻止这一切,但是却很是好奇,这个罗老魔到底想要干什么,就连陈锋也没有想到,这老魔竟然会对陆无双做出如此无耻的事情来,所以陈锋才会动了杀机。

    “不好了,老子忘记问那老魔怎么解除掉陆无双的百日噬魂了。”陈锋这时候突然想起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来,顿时暗道一声不好的。

    他刚才杀得爽是爽了,但是他却漏掉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了,他马上蹲下去,对着那罗老魔大声的叫道:“喂喂喂……王八蛋,你可先别死啊,你先告诉我怎么解除这妞的控制再死啊?”

    然而罗老魔早已经被他一刀砍成了纸片人了,又还怎么能回答陈锋的问题呢?陈锋看着已经死得不能再死的罗老魔,有些头疼不已的。

    一开始陈还带着些希望,只要罗老魔一死,陆无双就会清醒过来,但是然并卵的,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反而事情变得更加的严重了。

    只见陆无双竟然把陈锋当做了主人,而且还不止是这样,因为那陆无双正在扒陈锋的裤子,还对他一口一个主人叫着的。

    陈锋还没有想出办法来的时候,就感觉到一双柔软的玉手,已经握住了自己那话儿,十分生疏的套弄了起来,跟着陆无双把它含到了自己的嘴巴里面,好像在吃棒棒糖似的,顿时让陈锋忍不住发出一声舒服的哼叫声。

    良久之后,陆无双从地上站了起来,只见她的嘴角处还有一抹垂涎欲滴的白色液体,一副无比温顺的样子对陈锋讨好的道:“主人,舒服吗?”

    “老子是舒服了,但是麻烦也来了。”陈锋欲哭无泪的道。

    他刚才其实有很多种方法阻止陆无双这么做,比如打晕她,比如自己跑路,比如推开她,又或者是其他的手段都可以。

    但是有些时候,男人只是一个用下本身思考的动物,别说得陈锋有多么高尚的,这家伙说白了,底子里头就是一个披着华丽外衣的流氓,本质上和任何一个臭男人没有什么区别。

    若是那陆无双不是一个漂亮的女人,而是一个丑八怪的话,估计陈锋的反应就完全不一样了,但是现在事情不发生都发生了,陈锋只好把这个问题的核心丢到脑后,想办法搞定陆无双这种状态才行。

    要是让慈恩阁的人看到陆无双叫自己主人的话,那后果陈锋可不敢想象,而且看着这个陆无双在十年大比上面,一路上过三关斩五将的,把三大圣地的弟子都斩落下马,绝对是慈恩阁最为看重的弟子,所以陈锋当务之急就是想办法先让陆无双表现的正常才行,别等下在大庭广众之下,给他来句主人的,那可就玩大发了。

    只可惜的是,那罪魁祸首罗老魔已经被陈锋一刀给劈死了,想要问也问不出来了,陈锋在那罗老魔的身上搜索了一下,并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这让陈锋显得很是失望,看着一旁好像小狗一样看着他的陆无双,陈锋顿时感到一阵阵头疼的。

    这哪里是桃花运的,这分明是桃花劫,再简单点来讲,就是“色”劫,陈锋只好在灵竹林里面挖了一个大坑,把罗老魔的尸首给毁尸灭迹掉,然后头疼的带着陆无双先回去自己所居住的地方。

    对于魔宗的功法,陈锋所了解的不多,而很显然罗老魔这个什么百日噬魂术并非那么简单,陈锋用了很多方法都解不了陆无双身上的百日噬魂术,就连他的金针都出动了,依然还是无解。

    而且陈锋还有一个挥之不去的担心,若是陆无双恢复了清明之后,她是否还会记得她曾经在灵竹林里面,对陈锋干过的那种羞人的事情呢?

    “主人,让双儿侍奉你休息吧。”

    就在陈锋暂时停止了对陆无双的研究后,陆无双却是如同八爪鱼一样似的,缠到了陈锋的身上来,在他耳边呵气如兰的道。

    陈锋才刚把她推开,很快陆无双又缠了上来,并且热情不减,热气入耳的,陈锋顿时感到到自己浑身发软,多番的纠缠,也让陈锋那男人的野性彻底的释放了出来,顿时再也顾不得什么后果不后果的了,反正他们都已经这样了,坚守和不坚守还有什么区别吗?反正待到那陆无双恢复清明之后,恐怕她都不会放过自己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