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零一十六章 与剑同葬
    “想要娶人家的女儿,那就自己努力吧,不要靠人家的施舍。”陈锋打击他道。

    对于一个心死如灰的人来说,要的不是去劝慰他,而是要让他置之死地而后生,别人扶起来的,只是他的躯壳,自己站起来的才是他的灵魂,而陈锋深谱此道。

    宋阳一开始满脸的怒气,鼻青脸肿,双拳紧握着,浑身颤抖不已,指甲已经深深的掐入了肉内,但是他却不觉得痛,再痛不如心痛。

    宋旭有些不忍心弟弟这么痛苦,想要去安慰他,但是陈锋却把他拦住了,对他摇摇头,想要他弟弟快速的成长起来,他就不能去帮他。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宋阳突然吁了一口气,陈锋发现他的死意慢慢的消失,就连颓废也不见了,虽然人还是原来的样子,但是陈锋已经在他的心中成功的埋下了一棵种子,而这颗种子是能帮助他成长的种子。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我一定会记住你这句话,我一定会依靠自己的能力把仙儿给娶回来的。”宋阳看着陈锋,咬牙切齿一字一句的道。

    “希望你能说到做到才好,不要枉费我和你哥今天救你的一番苦心。”看到宋阳能够振作起来,陈锋倒总算是有了些安慰,没有白费自己为他所做的一切。

    陈锋想到自己原来给他买的礼物,把那把剑拿了出来,一把抛到了他的手中道:“若是有一天你能够做到,就把我的剑拿起来用,若是你做不到,自己去把这把剑给扔了,因为你不配。”

    宋阳手拿着陈锋的剑,手背青筋尽显,把剑柄握的卡兹卡兹的响,看得出来他内心里面天人交加的,突然把剑拔了出来,在自己的手臂上面划了一刀道:“我宋阳在这里向你发誓,若是我做不到的话,我宋阳与剑同葬!”

    这个时候,宋旭哪怕再蠢也知道陈锋是在激励他弟弟,自然是对陈锋充满了感激,自己这个师弟,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身份和家世而看轻他,反而一而再再而三的帮他,让宋旭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他才好。

    陈锋倒是没有太多其他的心思,他也没有想过帮了宋旭,自己可以从他这里获得什么报答之类的东西,完全是出自于对一个朋友的帮助而已。

    解决了宋旭弟弟的事情后,十年大比也正式拉开了序幕了,只可惜的是,他们两人都没有比赛的资格,陈锋倒是无所谓,只是宋旭有些失落,他不仅失去了参赛的资格,而且还被驱逐出了学院。

    “宋师兄,人生因缘聚会,有得有失,眼前失去的东西,未必就一定见得会是件坏事,丹道并非是白石书院的强项,现在离开也好,有机会可以去更加合适自己的地方。”陈锋也只能这般安慰他道。

    “其实我也想开了,虽然被长老驱逐出了学院,但是能够救回我弟弟,也算值得了,只是害得陈师弟也受到了连累……”宋旭看着陈锋内疚的道。

    “无所谓了,我本来就不想参加什么十年大比的,就算没有这件事情,我也未必会上场,好了,宋师兄,你不要多想了,既然来了,那我们就好好当一个观众,这不也挺好的。”陈锋微笑的道。

    十年大比一共持续三天的时间,赛制采用的是淘汰制,赢者进入下一轮,有些宗门或者是势力,甚至连第一轮都没能通过便直接淘汰掉了,十年大比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选出王者,实力不够,就不要怨天尤人。

    第一天的比赛,白石书院就连输了三局,让带队的长老脸都黑了,而且三局都是属给了一个女人,这就更加丢脸了。

    今天风头最劲的不是太乙道宗,也不是白石书院,更加不是什么元始圣殿的,而是慈恩阁的一个女弟子,她一人就连败三大圣地的人,风头一时无双的。

    陈锋也在现场观看了这几场的比赛,倒是让他对这个叫做陆无双的慈恩阁女弟子刮目相看的,今天的几场比赛中,这个叫做陆无双的姑娘其实并没有使出全力,看来她还有着不少的保留,应该是打算用来对付后面的人。

    陈锋虽然没有上场,但是他也在心里面,把他自己和这个叫做陆无双的姑娘比较了一下,发现若是自己只使用一个元婴的实力的话,还真的未必会是她的对手,但是如果自己两个元婴同时使用的话,直接便可以碾压她了。

    而在丹术和阵术的比赛中,白石书院也是败得一塌糊涂的,甚至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怪不得连太乙道宗的弟子,现在都已经堂而皇之的看不起白石书院了,上一次的大比,白石书院起码还有一个白斩堂可以撑一下场子,而这次连撑场子的人都找不到,原本陈锋可以的,只是被白石书院的长老给取消了他的参赛资格。

    比赛结束后,陈锋并没有回去白石书院所租住的洞府,而是自己找了个地方,反正他也不差钱,他实在是懒得回去看那长老的脸色,还不如一个人在外面自由自在的。

    夜深人静,无心睡眠,陈锋有些睡不着,干脆出来走走,呼吸点新鲜空气,他所居住的地方虽然不大,但环境却很好,而且在这附近还有一大片的灵竹林,让人感觉心旷神怡的。

    陈锋在这灵竹林里面闲逛着,突然听到了灵竹林里面,传出一阵悠扬的笛子声,陈锋顿时停顿了下来驻足倾听。

    这笛声也不知道是何人吹奏的,在这撩人的夜色中,有一种萧瑟感,陈锋突然想起了自己储物法戒里面的二胡,顿时调皮的把二胡拿了出来,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开始咿咿呀呀的拉了起来,和这灵竹林里的笛声附和。

    而正在吹奏笛子的是一个女孩子,原本她正沉浸在自己的笛声当中,突然听到了一种古怪的声音从灵竹林里面传来,并且还随着她的笛声变化而变化,好像在和她的笛声相附和,笛声停,二胡声也停,笛声响,二胡声也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