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零一十三章 有情饮水饱
    “赵家只是你的赵家,而不是大修界的赵家,你以为你们区区一个赵家,就可以在大修界里面一手遮天,为所欲为?别人就拿你们没办法了?比如我要杀了你,根本就不需要费任何的力气!”

    陈锋冷笑一声,突然出手如同闪电般抓住了赵家少主的脖子,用大拇指在他的咽喉上面摁了一下,赵家的少主,顿时濒临死亡,感觉自己好像呼吸不过来的样子,不停的咳嗽着,表情变得十分的惶恐。

    管事没有想到陈锋竟然这么大胆,敢在赵家对少主动手,户主心切的他,没有任何的思索,便全力一掌就向陈锋的背后打了过去。

    陈锋自从晋升元婴境界之后,这家伙体内的野性又重新回来了,有时候压抑得太久了,总是需要一个发泄的渠道的,而今天赵家就放出了陈锋心里面的这头魔鬼。

    “找死!”

    陈锋头也不回,手臂荧光一闪,一掌向后和管事对了上去,陈锋体内的双元婴同时给他提供能量,原本修为比陈锋高的管事,竟然硬生生的被陈锋一掌给打飞,落地之后,管事手捂着心口,痛苦的吐出了一大口的鲜血,表情与他家的少主一样的惶恐。

    “我说过,今天我们来是来带人走的,不是要来杀人的,你们最好不要逼我动手。”陈锋声音变冷的道。

    “这里是赵家,你打伤了我们少主,你以为你们能够安全的离开吗?”管事口吐鲜血的道。

    “你们少主没事,也没有伤,我刚才只是稍稍的教训了他一下,让他知道以后千万不要目中无人的,我既然敢来你们赵家,自然是做好万全的准备,大家好聚好散,那当然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但若是你们赵家不肯退让的话,那大家就走着瞧吧,宋师兄,带着你弟弟,我们走!”

    陈锋一半真话一半假话的,但是他的表情和语气却没有人看得出来到底是真还是假,若是假的话那还好说,若是真的话,那么他会怎么做?没人知道。

    然而就在他们刚走出门口的时候,就看到了赵家卫士把他们三人给团团包围了起来,最坏的结果一触即发,陈锋甚至已经做好了杀出赵家的打算,心神与他所布置的东西联系了起来,他只需要一个念头,赵家就会化为弥漫在战火中。

    这时候,赵家的卫士分开一条道路,看见赵家的家主赵宏伯背着双手,一脸的怒容出现在陈锋他们的面前。

    “你们几个好大的胆子,胆敢来我赵家闹事,把他们给我拿下来!”赵宏伯脸色无比阴沉的道。

    “等等,赵家主,这事与我陈师弟无关,是我们两兄弟的事,你要怪罪你就怪罪我好了。”

    宋旭站了出来道,他不想连累陈锋,打算把事情自己扛下来,不得不说他的初衷是好的,但是在赵宏伯和陈锋的眼里,宋旭的想法有些太过于天真了,现在已经不是谁对谁错的问题,而是关乎于赵家脸面的问题了。

    而这时,管事匆匆忙忙的走到了赵宏伯的身边,在他的耳畔语吟了一番,并且把目光一直停留在陈锋的身上。

    陈锋一直很平静的站着,似乎事情与他无关似的,但是他却一直在警惕着这个赵家的家主,这个赵宏伯的修为到底有多高,陈锋看不出来,但是却能够感觉他身上传出来的危险气息,让陈锋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在丛林中,被一只给猎豹盯上了似的,有一种让他毛骨悚然的危机感。

    赵宏伯根本没有理会宋旭的话,而是看着陈锋,今天这件事情看似是宋旭弟弟的事,但其实主导的人却是眼前这个小子,而这个小子却给了赵宏伯一种看不透的感觉。

    “你……是何人?”赵宏伯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招呼的卫士马上停住了脚步。

    “赵家主,看来你也是一个明事理的人,既然如此,那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好了,我是白石书院的真传弟子,这位是我的师兄,他的弟弟喜欢上了你女儿,但可惜的是,这小伙子太年轻了,也太冲动了,认为爱情可以饮水饱。”

    “当然了,女儿是你的女儿,弟弟是我师兄的弟弟,我师兄的弟弟的错在于他没有认清楚自己的能力,而去做了一件他力所不能及的事情,害了家人,害了自己,得罪了赵家主。”

    “不过这话又说回来了,谁在年轻的时候,没干过几件这种冲动的事情呢?但是俗话说得好,一个巴掌拍不响,所以这事也不能够完全怪他,你女儿也有责任,而且他也受到了教训了。”

    “赵家主,进一步万丈深渊,退一步海阔天空,这事大家都没有闹僵,也没有死人,不如就这样算了如何,我让我师兄回去给你备一份礼来,然后让他弟弟亲自向您赔礼道歉。”

    陈锋不急不缓,条理清晰的说道,他意思很简单,纵使宋勋的弟弟有错,但是你赵家的女儿难道就没有错吗?既然事情不发生都发生了,而且双方也没有闹出什么不可开交的事情来,不如这事就算了如何?

    陈锋首先点名了自己是白石书院真传弟子的身份,这令到赵宏伯有一定的顾虑,得罪白石书院一名普通弟子,和得罪白石书院一名真传弟子,这是两件完全不同的事情,前者白石书院未必会出头,但是后者一定会为真传弟子出头。

    陈锋表现得淡定从容不慌不忙的,还真的让赵宏伯有一定的顾虑,而且他还不得不承认这小子说的话让他无法反驳,甚至有些观点是他听未所听,闻未所闻的,比如有情饮水饱这种简单,但是又道出了爱情真谛的警语。

    “一派胡言,爹,千万不要听信了他的妖言,哼!白石书院的真传弟子又如何,莫非我太乙道宗会怕它不成?”

    就在赵宏伯有些被陈锋的话给打动的时候,突然看见一个白衣翩翩的年轻人,御剑从空中落下,站在了赵宏伯的面前道。

    “聪儿,你回来了。”赵宏伯惊喜的道。

    来的人正是赵宏伯的大儿子,也就是太乙道宗的真传弟子,这次他回来是参加十年大比来的,由于上次的十年大比,赢的人是太乙道宗的弟子,所以这次十年大比,赵继聪也是热门的人选之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