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零九章 患难见知交
    从天罡法器店出来后,宋旭看陈锋的眼睛已经不一般,其中多了一些疏远,倒不是说宋旭有了什么贰心的,而是陈锋的神秘背景让他觉得有些害怕所以不敢靠近。

    陈锋倒是没有多想,他之所以认可宋旭是因为宋旭让他不讨厌,觉得是可以成为朋友的人,倒是没有想到宋旭会多想的。

    不过陈锋很快也察觉到了宋旭的变化,陈锋本身就是一位心理学专家,把前因后果一想的,他马上就知道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了。

    “宋师兄,君子之交淡如水,朋友之交贵于心,若是你不想交我这个朋友,我也不勉强你,大家都是同门师兄弟,今生有缘在一起,也算是一种缘分。”陈锋淡淡的对他道。

    “陈师弟,我……我不是这个原因,我……我只是担心,担心别人说我高攀了陈师弟。”宋旭低头不好意思的解释道。

    “高攀和下嫁其实都是一个道理,如果你认为你是高攀了的话,那么其实你的心就是在下嫁,你觉得你高攀不起我,不是因为你真的高攀不起我,是因为你把我想的太高了,把自己放得太低,我说过,朋友之交贵在心,与身份高低无关。”陈锋微笑的道。

    “我……”

    宋旭被陈锋这么一说,顿时心里面的雾霾散开,变得豁然开朗的,心里面的顾忌也一扫而光,陈师弟说得没错,朋友之交贵在心,与身份高低无关,只要自己以后用一颗真心去对待陈师弟,那不就行了。

    “好了,天色也不早了,你难道回家一趟,我们就早点回去吧。”陈锋知道他已经想明白了,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

    “嗯。”宋旭点点头,带着陈锋回去自己的家。

    宋旭的家是个很平常的家,就和这里大部分的修者一样,附近一共有几户人家居住,算是一个小村庄的模式,家里面并不太富裕,只能说是过得下去,而宋旭就是他们家人的骄傲,能够加入白石书院,这本身就是一件骄傲的事情,就好比凡尘俗子中了状元差不多。

    然而宋旭一回到家就发现了不妥,弟弟不见了,而母亲伤重在床,父亲也是憔悴不已的,好像是经历了什么变故似的。

    “爹,娘,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娘为什么会受了重伤?弟弟呢?”宋旭无比焦急的道,甚至都忘记了为家人介绍陈锋。

    “旭儿,你回来了。”宋旭的爹一看到他的时候,顿时间便老泪纵横的,整个人显得伤心不已的。

    “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宋旭心疼的问道。

    “旭儿,你回来就好了,你回来就好了,你赶紧想个办法去救救你弟弟吧。”宋旭的爹紧紧抓住他的手,已经是泣不成声的了。

    “弟弟?爹,弟弟是不是出事了?”宋旭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马上反握住他爹的手大声的问道。

    “你弟弟与赵家发生了冲突,还连累到了你娘,对方派来的人打伤了你娘,而你弟弟恼怒之下,去了赵家论理去了,我就怕他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宋旭的爹一边抹泪一边道。

    “赵家?哪个赵家?”宋旭急忙问道,他很清楚自己弟弟的秉性,不是那种喜欢惹是生非的人,怎么会与人家发生冲突了呢?

    “唉!这事说来话长,你弟弟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而一切的事情都是因为这个女孩子所引起的……”宋旭的爹把事情说了出来。

    其实事情并不复杂,就是宋旭的弟弟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而那个女孩子也喜欢他,但是他不清楚的是,他所喜欢的这个女孩子的身份不简单,因为她是赵家的千金大小姐。

    而这赵家的千金大小姐一开始认识宋旭的弟弟的时候,是隐瞒自己的身份的,不料到最终纸还是包不住火,这事情很快就让赵家的人知道了,试问一下,赵家身为一个修炼大家族的,又岂会让自己的女跟一个没实力,没能力的穷小子在一起呢?自然是棒打鸳鸯的了。

    其实修炼者的爱情,跟那些凡尘俗子的爱情在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他们同样需要讲究一个门当户对的,若是宋旭的家庭是一个门当户对的大家族的话,那么赵家自然是不会阻止,甚至是乐于见成的,但可惜的不是。

    一个穷小子却妄想吃天鹅肉的,这放在哪里都是一件受到打压的事情,你没有这个本事,就别去做自己做不到的事,但是爱情往往不会是如此的理想,要不然的话,这世间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悲剧了,而牛郎和织女也不需要苦哈哈的得等一年才见一次面的了。

    陈锋在旁边帮宋旭他娘亲检查了一下伤势,发现他娘亲的伤势倒不算很重,看来对方下手很有分寸,并不欲取这老太太的命,要不然的话,岂还能活到现在的。

    “爹,我弟弟去了多久了?”宋旭担心自己的弟弟会吃亏,急忙问道。

    “已经去了三天了,至今还没有半点消息传回来,你娘如今又受伤卧床,需要人照看着她,我想去打听打听你的弟弟的情况也走不开,也不知道他现在是死是活的,旭儿啊,你一定要救救你弟弟呀。”宋旭的爹担心无比的道。

    “爹,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把弟弟救回来的。”宋旭一字一句的道。

    “宋师兄,你娘现在没事,她只是受了点伤,加上担忧过度的,老人家只是有点神志不清而已,没什么大碍,你放心吧,我和你一起去赵家救你弟弟。”

    陈锋手指一抽的,悄无声息的把金针从宋旭娘亲的身上抽了回来,安慰宋旭道。

    其实陈锋刚才就已经帮他娘亲治疗过了,只不过是不想让他太过担心而已,所以把他娘亲的伤势轻描淡写的带了过去。

    “陈师弟,这可不行,我不想连累到你。”宋旭急忙对陈锋道。

    “大家都是同门师兄弟,又是朋友,说什么连累不连累的,我相信如果换了我有事情的话,你也会帮我的对吗?”陈锋微笑的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