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零三章 十年大比
    陈锋身上有丹王牧休,这段时间里来,他在牧休那里学到了不少的东西,尤其是从石室里面得来的书卷,那些书卷虽然不全都是丹方,但却是陈锋一直缺失的丹修系统。

    虽然说陈锋有着自己的丹修系统,而且只是属于他自己的丹修系统,但有时候太过剑走偏锋了,而这次正好可以让他综合一下。

    而就在陈锋打算躲在自己的小破屋里面专心炼丹的时候,得知了陈锋出来的消息后,李凌霄和天阳子带着一帮白石书院的高层们赶了过来,他们先是对陈锋左看右看的研究一番,最后自然是免不了对他在三叶菩提洞里面的一番询问。

    毕竟白石书院成立之初到现在,从来还没有人在里面待过超过二十五天的时间的,而陈锋是唯独的一个奇葩,所以整个白石书院的高层都很关心陈锋在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惜的是陈锋的回答四平八稳的,只是说他在里面打坐修炼的,一直到突破了元婴境界后才出来,他这个答案顿时让他们都感到了失望,突破元婴境界就用了这么长的时间,看来这个陈锋的资质也不过如此罢了。

    李凌霄和天阳子虽然也显得有些失望的,不过他们倒是没有像其他人那样的轻视陈锋,怎么说陈锋也是他们的真传弟子,而且在临走的时候,李凌霄和天阳子都吩咐让陈锋去参加十年大比,一个是武比,一个是阵比,这两者间不会有什么冲突。

    其实按照陈锋的资历,他是无法去参加十年大比的,因为参加十年大比的人,最低也需要加入宗门超过三年以上的弟子才可以,而陈锋加入了白石书院连三个月的时间都没有,但是有一条,那就是真传弟子不受到限制。

    不过恐怕也没人会想到,陈锋一进来没多久,就成为了天极峰和御剑峰的真传弟子了,毕竟按照正常的途径发展,想要成为真传弟子的话,没有十年八年的时间,根本不可能。

    只是陈锋一向对于这种比试没有什么兴趣,他觉得比试是永远都无法试出一个人真正的实力来的,既然不能生死相搏,也就是做个面子功夫罢了。

    不过既然连师傅都开口了,陈锋也不能不去,他只好答应了下来,但是只答应做替补人选,也就是说他未必一定会上场。

    其实他心中是存了一种想要低调的想法的,只要白水书院的人能赢的话,他就没必要去献丑,虽然李凌霄和天阳子不知道陈锋为什么会把这件,人人都当做是一件荣誉的事情这么不感兴趣的,不过倒也是没有去强迫他。

    十年大比是大修界里面的一件盛事,也是检验年轻一代修炼者们的实力与排名的一个比试,而参与的人大多数都是大修界各大宗门里面年轻一辈的佼佼者,赢者则光宗耀祖,人人尊崇,取得话语权,同样的,他们所在的宗门影响力也会上涨,哪怕就算是输了,也能够在大修界里面排得上名号。

    所以对于那些年轻一辈的修炼者来说,人人心生向往,他们能够参加十年大比,这本身就是一件无比荣耀的事情,只会欣然接受的,可没有人会去推三阻四的,甚至在宗门里面,为了抢夺这个参赛的名额,反目成仇的师兄弟们也多不胜数的,也就陈锋这个家伙有这种不情愿的想法。

    而参与的人大致上会有三大圣地、四大宗门、两大魔宗、还有水月祠、慈恩阁等等,而比试的项目也分为三种,分别是武道、丹道和阵道这三样。

    在上一次的十年大比中,武道赢的人是太乙道宗的剑修高手任星剑,而白石书院上次派出了十个人去比试,当中成绩最好的人是白斩堂,但他也仅仅只是获得了第五名,所以才会导致现在连魔宗的弟子都不把白石书院的弟子放在眼里了。

    而这次白石书院派去参加十年大比的同样也是十个人,不过却多了陈锋这个后补选手,所以一共是十一个人,而除了他自己外,这十个人对于陈锋来说都是不认识的,其中有六名弟子是参加武道的比试,有二名弟子是参加阵法的比试,剩余的三名则是参加丹道的比试。

    而陈锋这个横空出世的家伙,虽然近段时间里来,成为了白石书院里面的风头人物,但其实见过他的人不多,见过他的实力的人更少,很多都是道听途说的,觉得根本不足于令人信服。

    所以在私底里,很多普通弟子,甚至包括真传弟子对他都是不服气的,凭什么他一进来就是真传弟子?而不是自己呢,要不是碍于他那真传弟子的身份,估计白石书院里面的弟子们,早已经排起了长龙去挑战他了。

    所以陈锋这家伙光荣的遭到了排挤了,这这十个弟子里面,除了一个修炼丹道对他表示出善意之外,其余的人都和他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在众人离开白石书院后,那些弟子们便开始故意找各种的借口去挑衅他了。

    “陈师弟,听说你很得师傅的器重,想必剑术一定很好,我们大家都是御剑峰的真传弟子,时常应该多亲近亲近才对的,在下杨立人,入门九年有余,想要向陈师弟切磋一下。”

    在休息的时候,一个青衫男子走到了陈锋的面前,对他微笑的拱手道,别看他客客气气的,一口一句陈师弟,一口一个亲近的,但其实他无非就是想要教训教训陈锋而已。

    陈锋忍不住摇摇头的,这些人排挤他,陈锋又岂会看不出来,只不过他也懒得去理会这些家伙而已,正所谓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自己有没有实力,自己知道就行了,这跟别人又没有一毛钱的关系,而且陈锋也不需要去捧他们的臭脚,所以也落得个清净的,没想到这些家伙倒是对他挤鼻子瞪眼的了。

    “不好意思,我学的是刀术。”陈锋实在是懒得理会他,大家都是御剑峰的弟子,弄死他也不合适的,而且实在是没有兴趣跟他动手。

    然而陈锋的退让,却让这个杨立人认为陈锋是心虚了,反倒变得更加咄咄逼人了起来,加上其他那几个弟子也在旁边煽风点火的,一人一句什么是不是陈师弟瞧不起他们,陈师弟不会是个胆小鬼之类的难听话语,让陈锋的心头多了一股无名的怒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