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九百九十九章 智慧之火
    其中一名反应过来的白石书院的长老,也想学着陈锋的样子,向三叶菩提洞里面走进去,但是当他才迈出自己的第一步的时候,突然整个人一下子就被天地法则的力量给轰飞了出来,几乎让他命丧黄泉的,顿时骇得不敢再尝试了。

    而这时候,陈锋已经进入了三叶菩提洞里面去了,陈锋当初向李凌霄提出自己的困惑的时候,李凌霄只是无意中提了一嘴,说是三叶菩提洞有可能会帮到他,但是他可没有想过,陈锋真的能够进入三叶菩提洞去,毕竟三叶菩提洞连他都进不去,而陈锋又怎么可能会进去呢?

    “什么?你说陈锋他已经进入了三叶菩提洞了?”御剑峰顶上,李凌霄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不敢相信的道。

    “陈锋入了三叶菩提洞?哈哈哈……太好了,我即刻去炼心窟等待消息。”天阳子听到这个好消息后,大笑三声,身影一动的,浮空飞了起来,向炼心窟的方向赶了过去。

    陈锋进入了炼心窟的消息,很快就在白石书院那些长老们之中传开,就连公孙尉辽都惊动了,不过这个消息仅限于高层的人才知晓,除了公孙尉辽之外,大家伙都不同而约的前往炼心窟。

    三叶菩提洞里面,只有一盏青油灯,一张旧蒲团,一张青叶子,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了,更加没有什么前人修炼的心得,这让陈锋显得有些失望不已的,觉得和他进来之前的想象完全不一样。

    不过陈锋很快就把自己的沮丧给抛开了,既然这里是三叶菩提洞,那肯定不会无的放矢,青灯、蒲团和叶子,这三者之间必定有什么关系。

    青灯是灭的,陈锋拿出打火机来,发现怎么点也点不燃,而青叶子他拿来翻来覆去的研究了半天,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陈锋只好把最后的希望放在了那张旧蒲团上面。

    陈锋当然不会傻到去把旧蒲团给拆掉,而是盘膝坐在旧蒲团上面开始入定了起来,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陈锋的脑海里面突然多了一些他从来没有见过的画面和声音,而这些画面和声音分别来自于不同的人,其中包括了白石书院第一代的院长诸葛彭青、月一锋、还有一些陈锋不认识的人。

    过大约半个时辰后,陈锋脑海里面的图像消失不见,重新恢复了安静,他徐徐的睁开了眼睛,看到他的脸上带着一抹惊喜,看来刚才那些画面和声音,给他带来了一些令他意想不到的东西。

    陈锋睁开眼睛后,看着旁边的青灯,似乎有了把握,原来这盏青油灯并非是用凡火来点燃的,而是用心火。

    何为心火,也就道修中的灵魂之火,佛修中的智慧之火,陈锋的灵台之中出现了一团只有黄豆般大小的火光,而这团火光便是他的心火,可别小看了这团心火,心火虽小,却是代表了一方世界,大能海纳百川,小能厚德载物。

    心火从陈锋的灵台里飞了出来,落在了他的手指头中,而陈锋的手臂着是微微的颤抖着,表情显得有些痛苦,他把心火艰难的移动到了青灯的灯芯上面,原本一直点不燃的青灯,噗的一声,便点燃了起来。

    青灯燃,须弥现,过万重,走千山,陈锋的身影若隐若现的,突然一下子消失在了三叶菩提洞里面,与此同时和他一起消失的还有那一片古怪的绿叶。

    而此时菩提三叶洞的外面,已经站满了白石书院的长老们,站在最前面的是李凌霄,最着急的也是他,陈锋现在已经不仅仅是代表了御剑峰,或者是天极峰,而是代表了整个白石书院的骄傲了。

    上一次进入三叶菩提洞的人是月一锋,而陈锋很有可能就是下一个月一锋,就连公孙尉辽的分身都来了,可想而知对陈锋的重视。

    然而一个时辰过去了,一天过去,三天过去了,陈锋还没有从三叶菩提洞里面出来,这让外面的人有些着急,月一锋当年也不过是两天的时间就从里面出来了,而陈锋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天三夜了,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

    “诸位骚安勿躁。”公孙尉辽睁开眼睛,说了一句,然后又闭上了眼睛,一副笃定的样子。

    进入三叶菩提洞中最长时间出来的人是十天的时间,而且这个人就是公孙尉辽他自己,所以他当然不会有什么好担心的,没人比他对三叶菩提洞更加的了解。

    但是陈锋这么快就能够进入三叶菩提洞,还是让公孙尉辽大感意外的,进入了三叶菩提洞,并不代表什么,修为和实力也不会大幅度的提升,三叶菩提洞主要的作用是让人开悟明性,接受前人的智慧,但是能够领悟到多少,这还得看你自己个人的机缘,不是说进入了三叶菩提洞出来后就必定会成为人上人了。

    十天过去了,陈锋还是没有出来,就连公孙尉辽都有些坐不住了,不说陈锋有多么了不起,有多么的宝贝,但是起码在这个风雨飘渺的大修界里面,他是一个希望。

    而陈锋正在干什么呢?他累得像条狗似的,正在一步步的攀登万重山,万重山顶菩提庙,而这个菩提庙只是一个缥缈虚无的传说,但凡进入三叶菩提洞的人,都没有想过去触摸那触摸不到的缥缈,可没人真会像陈锋这样的傻,这样的天真,还真的去攀登万重山寻找那菩提庙去了。

    或许也是因为陈锋的傻和坚持,所以他每每都会比别人多走一步,而这一步往往就是他成功的因素,陈锋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少的时间,他也不知道自己攀登了多少座山,过了多少条桥,只知道不停的走,在他的脑海里面,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让他不要停,不要停,一直走。

    万重山过万重山,陈锋感觉自己好像永远也爬不完似的,他不知道的是,自己所爬的是一座须弥山,小可以是一粒沙子,大可以无边无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