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九百九十六章 佛道两修
    “一个魔门的弟子也敢大言不惭,诋毁我白石书院的名誉,你连我这个白石书院的小小弟子都打不过,还妄言要虐我们白石书院,实在是可笑,不知道说你的是无知好呢?还是说你没脑子的好。”陈锋语带讽刺的道。

    陈锋刚才和这屠一飞对了一招,已经对他实力有所了解了,虽然这屠一飞实力的确很强,但是陈锋就算不用阵法也未必会怕他。

    “狂妄,就让老夫来领教一下你有何手段。”

    屠一飞是成名已久的人物,在白石书院年轻一辈的高手里面,也就只有白斩堂还能入他的法眼,现在突然蹦跶出一个不知道是来头的家伙来对他叫嚣,顿时气得他七窍生烟的。

    屠一飞手中这把紫色的小锤子可不是普通的法器,而是宝器,名字叫做“雷震锤”,虽然是最低等级的宝器,但是也比普通的法器要厉害许多,威力自然不容小觑。

    一道雷电从雷震锤中释放出来,向陈锋击去,吓得陈锋急忙躲避,而雷电击中他的身边的一颗大树,一声雷响的,大树被雷电给劈中,只见原本生命旺盛的大树,一瞬间变得枯萎了起来,树叶由绿色变成了没有生命的死灰色。

    “好厉害的锤子!”这已经是陈锋第二次冒出这句话来了,可见这把小锤子的厉害。

    宝器和法器的不同之处在于,法器并不附带其他的攻击效果,只是增强持有者的威力,而宝器却会有一些附加的攻击效果,比如屠一飞的这把雷震锤,它就能够释放出雷电的攻击来,这在法器中是做不到的事情。

    不过宝器要比法器珍贵许多,是可遇不可求的东西,没多少人拥有,而法器只要有个修炼者都能够弄到一把,只是品质的好坏而已。

    而反观这把小锤子所释放出来的雷电并非是寻常的雷电,原本一棵生命茂盛的大树,被它所释放的雷电给电了一下,整棵树便枯萎了,这绝对不是普通的雷电能够做到的事情,陈锋自然是小心小心再小心的了,要是被电一下,那可就不好玩了。

    “七级浮屠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陈锋见自己躲来躲去的也不是个办法,大喝一声,也不再缠着噎着的,使出了七级浮屠刀中的第一式回头是岸来。

    他的七级屠夫刀在李凌霄的指点下,现在已经领悟了三招了,算是他在这个世界里面拥有安身立本的本钱,而不像之前那样,他动辄只能用地狱刀来跟别人死磕。

    当然了,陈锋现在并没有使用太初之气,而是使用他体内的真气来攻击,太初之气实在是太过敏感了,能不用尽量不用,在他没有把握将对方一击必杀的情况下,陈锋实在是不想惹人注意。

    陈锋的七级浮屠里面蕴含了佛门神通与道修的结合,恐怕也只有陈锋这一家了,别人连佛道同修都不可能做到,有这么能创造出这种招式来呢?

    想当初李凌霄第一次看到陈锋的七级浮屠的时候,也是被震得合不拢嘴的,没想到自己的收的这个徒弟竟然还是一名佛道同修的人,这让他更加坚定了不去干涉陈锋的想法,而是任由他去走只属于他自己一个人的修行路。

    回头是岸是七级浮屠里面的第一招,也是威力最小的一招,但是只相对于七级浮屠而言,对于其他的人来说,这招回头是岸可一点也不简单。

    “苦海无涯,回头是岸。”原本就是陈锋在苦海中领悟出来的招式,一招使出,撞钟响起,屠一飞顿时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一片无边无际的苦海当中,除了九天的钟声之外,就只有一片孤独的死寂。

    屠一飞原本还淡定的表情,瞬间变得恐慌了起来,轮到实力和修为,他都要比沈飞高出许多,而沈飞当初就是败在了陈锋这招之下的。

    虽然屠一飞没有沈飞这么惨,但是也感觉到一种头痛欲裂的,在他的脑海里面,正不断的传来撞钟的声音,让他感觉到心魄不稳,心神失守。

    陈锋也没有想到会有这种效果,因为他的这招苦海无涯,回头是岸已经经过了改良了,相比起当初对付沈飞的时候,显然已经变得成熟了许多。

    屠一飞闷哼了一声,感觉自己的心口好像被人给打了一拳似的,他急忙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硬生生的让自己清醒过来,跟着便看到陈锋的刀光已经到了他的面前了,顿时吓得他魂飞魄散的,急忙往后面倒撤了三大步,举起手中的雷震锤来,险险的挡住了陈锋这致命的一刀。

    陈锋一刀无果,不免感到有些惋惜,这个屠一飞果然不好对付,怪不得他会如此的嚣张,除了白斩堂外,根本不把白石书院的其他弟子放在眼里。

    “佛道两修!你这是什么刀术?”屠一飞被震惊的一下子脱口而出的道。

    陈锋收刀而立,不再使出第二招,而是看着有些狼狈的屠一飞,对他露出了不屑的语气来道:“你管老子是什么刀术,你连我一招都差点接不住,还敢口出妄言的,看轻我白石书院无人,看来你也不过如此,只不过是一只坐井观天的癞蛤蟆罢了!”

    “你……”

    屠一飞虽然怒不可歇的,但是他早已没有了之前的轻视,反而是警惕的看着陈锋,心里面感到震撼不已,也让他想不明白,白石书院何时出了他这么一位佛道两修的高手。

    “算你狠!一个月之后便是十年大比,到时候,我们魔宗的人一定让你知道我们的厉害。”屠一飞脸色变幻不定的,最终他还是不敢赌下去,怒视了陈锋一眼,一转头飞掠而去。

    陈锋也不去阻拦他,主要是陈锋没有信心一定能够留得下他,等屠一飞走了之后,陈锋才把目光收了回来,暗地里也松了一口气的,现在陈锋发现自己的刀术虽然已经提升上去了,但是他的修为却还在原地踏步。

    燃丹境就是燃丹境,纵使他可以打败元婴初期乃至是中后期的人,但是想要杀死对方的话,还是不大可能,若是他是元婴境的话,哪怕是元婴初期,他也有信心,只要一刀下去,绝对能把那屠一飞给送回老家去了,所以陈锋目前迫切的想要提升自己的境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