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九百九十五章 此路是我开
    打斗的人是两男一女,而其中一男一女正在合力围攻另外一名黑衣男子,并且看起来这名黑衣男人还处于上风,这一男一女不敌于他。

    “师兄,小心!”

    而其中的红衣女子看见白衣男人陷入了险境,马上一剑向黑衣男子的背后刺了过去,打算围魏救赵的,帮她师兄解围。

    “哼!找死。”

    那黑衣男子鼻子冷哼一声,对于这名红衣女子的攻击视而不见的,一掌印在了白衣男人的身上,把他打飞之后,然后才用一双肉手接住了她的法剑,五指扣合,用力一拧,哗啦的一声,把她的法剑给拧成了一条麻花鞭。

    那红衣女子顿时大骇的,想要撒手后退,然而那黑衣男人已经用力一震,把她的法剑给震碎,然后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低头看着她的眼睛,狞笑着,只见两道红气从哪红衣女子的眼睛里面被他吸了出来,红气少一点,那女子的生命气息便弱一分。

    红衣女人顿时双手抱头,痛苦的哀嚎了起来,而那白衣男人看到此情此景时,他早已是目眦尽裂的了,他不顾自己的伤势,咆哮一声,向那黑衣男人扑了过去,想要救下她。

    然而还没有待他靠近,那黑衣男子便已虚空一拳把他给轰飞了出去,然后抓住了那红衣女子的脖子,身体一跃,落在了这名白衣男子的身边,一脚踩在他的身上,咔嚓的一声,竟然硬生生的把他踩进泥土地里头,令他动弹不得。

    “好厉害!”

    陈锋躲在一旁,看着这个黑衣男子的手段,瞳孔一阵猛缩的,赶紧收敛起自己的气息来,他可没有想要出去救人的心思,再说了他也不认识这三个人,谁知道他们是什么人。

    “你……你放了我师妹,我……我把东西交给你。”那气若游丝的白衣男子,挣扎着道。

    “东西我自己会拿,你以为你现在还有跟我谈判的条件吗?”那黑衣男子冷笑的道。

    “屠一飞,你若是杀了我们,白石书院一定不会放过你的。”那白衣男子口吐鲜血的道。

    “哈哈哈……白石书院如今不过是徒有虚名罢了,妄为三大圣地之一,能耐我魔宗如何?十年大比,你们白石书院输得一塌糊涂,只出了一个白斩堂还算成得了气候,但也不过如此罢了,如今十年之期将至,看我屠一飞到时候如何虐你们白石书院。”这个黑衣男子狂妄的大笑了起来道。

    “咦!他们是白石书院的人?那自己要不要救他们呢?可是这个叫屠一飞的家伙好生厉害,搞不好把自己也给搭进去,到底救还是不救?”

    要是别的人,陈锋肯定不会多事,但现在好歹他也算是白石书院的弟子了,而且还是真传弟子,而恰巧这一对被人虐的不像人样的男女也是白石书院的人。

    救吧,自己说不定会有危险,不救吧,又有些于心不忍的,但是陈锋没有想多久,便下了决定了,再拖延下去的话,这对男女可就没命了,因为他想起了自己先前用于布置对付蜈蚣精的阵法,也许现在可以拿来对付这个屠一飞。

    想到这里的时候,陈锋不再犹豫,身体一动的,一刀向屠一飞斩了过去,而正在抽取这个红衣女人生命力的屠一飞,感觉到了一股危险,他马上一把将手中的红衣女子向陈锋的方向抛了过去,打算用她来挡刀。

    然而陈锋似乎早已经算计好了一切,刚才他那一刀只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并非是杀招,他手中的刀在这个红衣女子的身上一触既飞,绕了一大圈的,重新回到了他的手中,而陈锋已经把这个红衣女人给搂在了自己的怀中。

    “你是何人?敢干涉我们魔宗的事情。”屠一飞看着陈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发现他的修为连元婴都还不到,顿时气得他七窍生烟的道。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想要在我的地盘杀人,那可得问过我才行。”陈锋才不会笨到把自己的身份告诉他,装起了强盗来。

    “找死!”

    屠一飞看到陈锋的修为后,发现自己被他给耍了,顿时怒不可歇的向他攻击过去,打算虐杀这个不知道死活的臭小子。

    “哟,大爷我好怕怕啊!”

    陈锋手一震的,立即把这红衣女子给抛飞了出去,身体向后倒飞了十多米,一把青龙偃月刀出现在他的手中。

    “九州一刀!”

    陈锋爆喝一声,双手举刀,跳到空中,一刀向屠一飞斩了过去,这次可不再是虚招了,而是实打实的九州一刀。

    九州之刀算是陈锋比较厉害的刀招了,虽然比不上十七地狱刀或者是七级浮屠刀,但是也不容小觑,屠一飞感受到陈锋这一刀的厉害,也不敢赤手空拳和他对敌的,手中陡然多了一把紫色的小锤子,而这把小锤子竟然可以和陈锋的九州一刀对抗。

    小锤子释放出一股龙卷风来,和陈锋的九州一刀对碰,刀锤之间出现了一道彩色的光圈,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只见在他们两人中间的地面上,已经多了一个大坑了。

    而陈锋和屠一飞双双被震飞了十多米的距离,屠一飞双目如同鹰隼一般的盯着陈锋,表情震惊的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呵呵,我是什么人重要吗?你是魔修,我是拦路打劫的强盗,咱们半斤八两的。”

    陈锋甩一下麻木的手腕,别看他一副轻松的样子,但是内里也对这个屠一飞的小锤子感到畏惧,也不知道这小锤子是什么法器,竟然如此的厉害。

    “陈师兄。”

    然而陈锋这个伪装的强盗,马上就被人给拆穿了,刚才被陈锋所救的那个红衣女子,看到陈锋的时候,一下子惊讶的叫了出来。

    原来这一男一女也是御剑峰的人,而那个女的正好见过陈锋这位最近风头正茂的真传弟子,所以她一下子就认出陈锋来了。

    “哼!原来是白石书院的人,我还以为是何方神圣呢。”屠一飞听到这女的叫他陈师兄,顿时冷哼一声的道。

    “蠢女人,早知道就不救你了,这不是专门给我添乱吗?”

    陈锋一张脸都黑了,在心里面暗自嘀咕的着,他原本还打算唬住这个屠一飞的,现在自己的身份一下子被拆穿了,自然也就再也唬不了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