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九百九十三章 丹道王纹
    有些东西是可以瞒过人类的眼睛的,人类的眼睛之所以能够看到东西,完全是因为光线的反射,而当认为的去改变这些反射的时候,那么人的眼睛就会视而不见,好比幻阵的原理一样,就是利用了光线折射的原理。

    陈锋既然不认为这间石室是空的,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性,就是有人刻意的把石室里面的东西给隐藏了起来,而我就在这,但你却看不到,摸不着,虽然听起来很玄妙,但是对于阵法师来说,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不过陈锋并不认为这石室里面布了阵法,若是布了阵法的话,必然瞒不过他的眼睛,既然没有布阵法,那不是和陈锋刚才的猜测相违背吗?

    不过这倒是未必,因为这个世上能够瞒过人类眼睛的不仅仅只有阵法一途,在丹道中也有存在着丹隐一说,何为丹隐,意思是就是当丹药有了灵性之后,丹药便会主动隐匿自己,不过这种情况很罕见,通常有能力隐匿自己的已经可以被称之为“丹王”。

    而陈锋察觉到刚才那一闪而过的能量,就极有可能是传说中丹王的能量,再联想到这个地方的种种情况,不管是与不是的,陈锋都打算捕捉一下看看。

    想到这里的时候,陈锋拿出了八块玉符来,然后分别按照不同的位置,在这种空无一物的石室里面摆放了起来。

    陈锋现在所弄的这个阵法,叫做八石玲珑阵,属于非常冷门的一个阵法,对人类无效,是专门用来捕捉一些神秘能量用的,倒不是说专门用来对付丹隐的,陈锋以前也没有使用过这阵法,毕竟不是随时都能够遇到丹隐的,也算是一次实验。

    “有神,正直明。雷使,立真形。四方精怪,毋致逃形。神去速捉,速呈。急急如律令。”

    陈锋剑指起咒,左脚跺地三下,只见原本空无一物的石室里面,八道光芒一闪,空间里面出现了一个透明的牢笼。

    陈锋再竖剑指,这次换成了右脚跺地三下,八道白光在石室里面陡然一下子散开,顿时光芒万丈的,然后凝聚成为一条条的细线来,最后才组成了一个球形的牢笼,而在这个球形牢笼里面赫然多了一颗漂浮在空中的白色丹丸。

    “丹道王纹!”

    当陈锋看到这颗拇指大小的丹药上的那些纹路时,虽然他早有了心里准备,但还是忍不住震撼的叫出了声音。

    但凡是炼丹师都知道,只有丹王才会拥有丹道王纹,也就意味着这颗丹药已经拥有了灵性了,已经由一颗普通的丹药变成了一颗“法丹”。

    法丹只不过是修炼者的叫法,而在那些凡人俗子的眼里,这一颗就是仙丹,哪怕陈锋是一名炼丹师,他也是第一次看见法丹,法丹在大修界里面,只听其名而不闻其影的,可见法丹的珍稀,就算别人的手中有法丹,也不会拿出来现世,那样做只会引起腥风血雨。

    据说法丹能够让一名普通人,在吞服之后,马上便成为一名修炼者,可谓是一步登天的,更不要说是对修炼者的种种好处了,就连玄太极那等存在的人也会对法丹窥觊不已的,为了一颗法丹,做出那种屠人满门的事情一点也不为过。

    这时候,被困在阵法里面的丹王左突右撞的,拼命的想要离开禁锢它的阵法,导致陈锋的八石玲珑阵变得摇摇欲坠的,陈锋马上收敛了自己的心思,开始全神贯注的控制器阵法来,和里面的丹王你来我往的斗了起来。

    而被困的丹王也不甘示弱的,不断的冲击陈锋的阵法,双方之间展开了一场你来我往的拉锯战,陈锋一点点的压缩丹王的空间,而丹王则是不断的冲开一道口子想要逃跑,丹王本身并没有攻击之力,而陈锋也不可能对一颗丹药进行暴打,所以双方只能是比拼耐力,谁让步,谁就输。

    这场拉锯战一直持续了一天一夜的时间,谁都不肯认输或者是放弃,而陈锋也差不多到极限了,在这一天一夜的过程中,他消耗了大量的心力来维持阵法,而丹王似乎也到了极限了,它拥有灵性,也能感觉到了阵法的坚固。

    双方就好像斗累了似的,双双放慢了节奏,久不久的,丹王才动一下,而陈锋也是,丹王动他就动,丹王不动,他也懒得去理会它,而是抓紧时间休息,好恢复自己被消耗掉的心力。

    “你斗不过我的,你纵使再强,也不过是一颗丹药罢了,难道还能飞天遁地不成?何不臣服于我呢?好歹我也是一名炼丹师,绝对不会让你受辱。”

    陈锋已经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傻了,竟然对着阵法里面的丹王开口说话道。

    “虽然说你已经有了灵性,但你始终不是生命,当初你的主人千辛万苦的把你炼制出来,总不会是希望你结婚生子的,况且你也做不到。”

    陈锋唠唠叨叨的说着,也不管这丹王能不能听得懂他在说什么。

    随着陈锋的唠唠叨叨的,那颗被陈锋困住的丹王竟然渐渐的安静了一下,悬浮在空中一动不动的,好像正在思索陈锋的说话。

    陈锋也没有想过丹王会对他的话回应,因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然而下一刻差点把他给吓尿了,只见那可悬浮在空中的丹王,竟然出现了一个人影,而那个人影竟然开口说话了。

    “小子,把你的破阵给我撤掉。”

    陈锋好像弹簧一样的从地上弹了起来,他用手指着丹王,表情好像见到了鬼似的,哆哆嗦嗦的道:“你……你……你竟然会说话?”

    “废话,哪里这里还别人吗?”那颗丹王继续发出声音来道。

    “你……你不是一颗丹药吗?怎么……怎么会说话呢?”陈锋虽然知道丹王有灵性,但是有灵性跟会说话那是两码子的事。

    “这事说来话长,你把阵法撤掉,我把事情的原委原原本本的告诉你,你放心吧,这么多年来,我都没有离开这间石室,要想走的话,我早就走了。”

    这颗丹药闪烁着淡淡的光芒,好像一只灯泡似的,加上它所发出来的声音,要是胆子小的人,恐怕早就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