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九百九十一章 隐藏的药圃
    既然前面两个都不行,那么就只有最后一个办法了,也是目前最为可行的一个办法,那就是使用阵法来对付蜈蚣精。

    陈锋的想法是,这蜈蚣精虽然厉害,但毕竟它不是人类的修者,它也不懂得破阵,只要陈锋设下来的阵法足够厉害的话,应该就有很大的机会,能够把这条该死的蜈蚣精给禁锢起来。

    但是阵法也不是万能的,而且还必须得把蜈蚣精准确无误的引到阵法里面来才行,所以以上只是基于陈锋的猜测而已,但是结果未必就会像他所想的那样顺利,但有时候陈锋就是一个天生的赌徒,只要成功的概率超过了百分之十,他就敢倾注一赌。

    陈锋想到就做,他马上在了一个空旷开阔的地方,布下了一个阵法来,而这个阵法并不是他以前所使用过的任何一种阵法,而是最近跟天阳子所学的一个阵法,陈锋这么做,自然也是存了想要测试一下这个阵法威力的想法。

    等做完这一切后,陈锋才小心翼翼的在这附近开始寻找了起来,但是陈锋找了一圈,始终没能再发现那条蜈蚣精的下落,显得有些失望之余,内心里也松了一口气,说句老实话的,他实在是不想跟那条蜈蚣精对敌。

    陈锋找了好几个时辰,还是没能找着那条蜈蚣精的踪影,人也有些累了,毕竟之前和蜈蚣精对敌的时候,他受了不轻的伤,再加上这个地方的重力的影响,让他比在其他地方行动难了好几倍有之,陈锋便坐在一个凸出来的岩石边上进行休息。

    这时候,一阵大风吹了过来,陈锋看到自己的脚底下面有一团白色的雾气正在慢慢的散开,露出万丈深渊底下所隐藏的一些景观。

    像这种情况经常都会发生,所以陈锋也不以为意的,因为底下并没有什么太过特别的地方,无非都是一些奇峰怪石而已。

    陈锋如同往常一样,只是匆匆的撇了一眼,然后就收回了自己目光来,但是这次陈锋却突然间一震的,他马上向底下的一个方向看了过去,甚至还用手去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露出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只见在他脚底下面深达百丈的一个地方,有一大片的草地,而且这片草地隐藏的很巧妙,要不是他正好坐在这个凸出来的地方,而又恰巧底下的云雾被风吹散,他根本就发现不了。

    其实有草地并不稀奇,这里很多的地方都有草地,而然让陈锋感到惊讶的并不是因为这片草地,而是因为草地上面那些密密麻麻的草药。

    焚魂毒兰、离恨芝、风火龙棕、鬼莲花、灵猴叶……甚至还有他一直在寻找的六阳红绫草,陈锋整个人激动的如同筛糠似的,没想到众里寻它千百度的,而拿东西就在他的脚底下却不自知。

    “发了,发了,这次爷发大了。”

    陈锋双眼放光的叫喊了起来,他恨不得马上就扑下去,把那些天材异宝的,全部统统给搂入自己的怀中。

    陈锋虽然激动难耐的,但他倒还没有被激动给冲昏了脑袋,他首先是确认了底下没有任何的危险之后,才落了下去,当他的双脚触碰到这一大片的药圃之后,鼻子顿时就闻到了一大股浓浓的药香味道,绝对不是他的幻觉。

    陈锋担心夜长梦多的,也不管是什么草药的,拔了连根带泥的直接往储物戒指里面一丢,管它什么玩意儿的,先拿了再说,至于用不用得到,那是另外一回事。

    一般来说,挖药材的人都会有个小药锄的,以免会损伤到了珍贵的药材,而且他们对待每一株药材都如获至宝似的,一般都会小心翼翼的去处理,甚至比对待自己的宝贝还要宝贝的。

    但是陈锋可不管那么多,这家伙的手法野蛮到令人发指,他是能拔就拔,实在是拔不了,直接用手去掰成几段来,要是碰到一些坚硬不拔的,干脆直接一刀过去,要是有丹药师看到此情此景的话,估计一定会被陈锋的所作所为给气死。

    不是陈锋不懂得这些个道理,他也知道要把药材的须根完整的弄出来才是最好的方法,但是他此刻心里面有一种极度的不安,而这种不安他又不知道是来自于哪里?所以他只能用最快的速度把这里的天材异宝给弄走,哪怕药效会损失一些也是值得的。

    陈锋所过之处变得一片狼藉的,到处都是散落的枝叶和碎根,不知不觉的,他已经把一大片的药圃给搜刮了一半了,而且最重要的是,六阳红绫草陈锋已经到手了。

    “叫好就收,见好就收,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陈锋倒也不是那种贪得无厌的人,他正准备揣着药材离去的时候,突然看到前面似乎有一个入口,顿时吸引住了他的注意力来了。

    “去?还是不去?”

    陈锋有些犹豫了起来,这个地方给他的感觉太过于诡异和危险了,这片药草地如此之密集,可以说是宝库也不为过,肯定不是野生所致的,应该是人为的,所以陈锋才会这么想着急急忙的离开。

    “看一眼,就过去看一眼就走。”

    陈锋在原地筹措了一会儿,自个说服自己起来,最终一颗探索的心,还是压过了他想要马上离开的意愿。

    陈锋把骨刀拿在了手中,小心翼翼的一步步向入口处走了过去,没多久后,他就走到了入口处,果然发现里面是一个山洞,这下子陈锋又开始犹豫了起来。

    原本他只打算过来看一眼就走的,但是当他发现了真的是一个洞口的入口时,心里面那种想要进去看看的念头怎么压也压不住了,一双脚就是无法向外挪动半分。

    人家都说好奇害死猫的,陈锋也深谱这个理,但是知道归知道,可遇到了实际情况时又不一样了,要不然的话,也就不会有那么多飞蛾扑火的人了,而现在陈锋就是那只想要飞蛾扑火的傻蛾子。

    “死就死吧!大不了十八年后爷又是一条好汉。”

    陈锋咬咬牙,一跺脚下了决心,手拿着骨刀,低头弯腰的,用手拨开了入口处的藤蔓,弯腰向里面钻了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