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九百七十九章 问罪谁
    “是他动手在先,并从背后偷袭于我,想要置我于死地,我才不得已被迫还手,就算要问罪也应该是他。”

    陈锋刚才被震飞出去,心神间一阵震荡的,察觉到自己已经受了不轻的内伤,他在落地之后,用右手支撑着地面,抬起头来,看着这老者一字一句的道。

    “那又如何,真传弟子在书院中享有免死特权,他可以杀你,但是你不能杀他,当然了,他要杀你也是有罪,我自然会一碗水端平,让他接受相应的惩罚。”这名执法长老对陈锋冷笑一声的道。

    “真传弟子就可以随便动手杀人,而普通弟子就要逆来顺受,请问这是哪门子的道理?”陈锋感觉到这执法长老对沈飞有所偏帮,顿时有些恼怒的问道。

    “这是白石书院定下来的规矩,你想要杀他,等你以后有本事成为真传弟子后再说吧。”

    这名执法长老本来就是出自于御剑峰的人,他对沈飞有所偏私,自然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不过他说的也没有错,真传弟子杀了普通的弟子,也会接受相应的惩罚,但如果是普通弟子杀了真传弟子的话,那可就是死罪一条了,毕竟每一个真传弟子都是白石书院的宝贝疙瘩。

    当然了,普通弟子想要杀真传弟子,这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毕竟不是人人都像陈锋这么妖孽的,所以后面的这一条规矩,其实等于是没用的。

    虽然说白石书院对外宣城是没有规矩,但是换句话而言,有时候没有规矩其实就是最大的规矩,因为这个世上从来就不存在没有规矩的地方。

    “有点意思,原来这就是真传弟子的特权。”

    陈锋对着执法长老一笑的道,在他的脸上根本看不到什么害怕的表情来。

    而沈飞有了执法长老的撑腰,腰杆子也硬了起来,站在后面用一副挑衅的表情看着陈锋,那意思是看你能拿我怎么办。

    “执法长老是吧?麻烦你让让好吗?我要杀了他。”

    陈锋看见了沈飞挑衅的眼神,一下子又把他的怒气给挑拨了起来,今天要是不弄死这龟孙的,他陈锋连觉都睡不安乐。

    “哈哈哈……你没听执法长老说吗?我是真传弟子,你无权杀我,倒是你,啧啧啧……还是乖乖的去受罚去吧,我保证你一定会很享受的。”沈飞大声的对陈锋讥笑道。

    而其他人也对陈锋露出一副惋惜的表情来,这里除了陈锋之外,估计他们都知道这个规矩,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的人去讨好沈飞。

    普通弟子随便你怎么打斗都无所谓,只要不杀人就行,但是你要是对真传弟子动手那可就不行了,毕竟真传弟子,在整个白石书院里面也不过是聊聊数十人而已。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厮杀,有厮杀的地方就会有输赢,有输赢的地方就会有王者,有王者的地方就会有特权,看来就连圣地也不过如此罢了,怪不得人人向往的乌托邦只不过是梦中水花而已,根本不可能会实现。”陈锋在心中叹了一口气道。

    “你要特权是吧?给你。”陈锋从口袋中拿出真传弟子的牌子来,好像垃圾一样的随手丢在了执法长老的手中道。

    那执法长老看到陈锋手中的令牌,顿时脸色骤变的,一下子忍不住惊叫出来道:“怎么可能?你才刚进来书院没几天,你怎么这么快就成为了真传弟子?”

    “什么?陈锋也是真传弟子?”周围的人听到了执法长老的话后,一个个下巴全都掉了下来,目瞪口呆的看着到他。

    尤其是小胖子恨不得去找把刀子来自捅,他竟然放弃了一名真传弟子的人情投资,要是让他老爹知道的话,恐怕连他的屁股都会被打烂。

    “执法长老,请问我现在可以杀这个小贱人了吗?”陈锋庆幸自己好在当初答应了天阳子,做他的真传弟子,要不然的话,今天可就麻烦了。

    “执法长老救我。”

    沈飞好像晴天霹雳一样,他哪里想到陈锋竟然也是一名真传弟子,知道自己不是陈锋的对手,顿时慌张了,马上扯着执法长老的衣袖哀求道。

    “既然你们两个都是我们白石书院的真传弟子,为何又要自相残杀呢,有什么误会解开了不就行了吗?”

    执法长老现在有种作茧自缚的感觉,若是他阻止的话,那么他刚才所说的话无疑就是等于放屁,若是不阻止的话,他们的御剑峰就要少了一名真传弟子了,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只好用委婉的语气对陈锋道。

    “呵呵,我也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非得你死我活的,但是我的气不顺啊,这里面憋得慌,你要是让躲在你身后面的小贱人跪下来给我道歉的话,我也不是非要杀了他不可,对了,我记得你刚才说过,我是真传弟子,我有杀他的权利。”陈锋用手指着沈飞,脸带狞笑的道。

    执法长老的表情变换不定的,过了一会儿后,他把真传弟子的令牌递回去给陈锋,看了一眼后面的沈飞,一咬牙,一跺脚道:“这事我管不了,沈飞,你自己看着办吧,陈锋,你要是杀了沈飞,你也会受到很严重的惩罚,你也好自为之吧。”

    执法长老各自打了他们五十大板的,在说完话后,头也不回的走了,只留下惊慌失措的沈飞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惩罚算得了什么,只要死不了人就行了,你说对吧?小贱人。”陈锋看着沈飞摇晃了一下手腕道。

    “你……你不要过来……最多……最多我向你道歉。”

    沈飞早已经被陈锋给吓破了胆子了,看到现在连执法长老也不帮他了,顿时扑通的一声,向陈锋跪了下来道。

    “这诚意不够啊?”

    陈锋狞笑的道,既然他不得罪都已经得罪了这个沈飞了,那就干脆往死里去得罪,这就是陈锋的性格,他绝对不会做那种仇者快而亲者痛的事情。

    “你……你还想要怎样?”

    沈飞反正现在都已经没脸了,他也就无所谓在不在乎脸了,等他熬过了今天这一关后,以后有这小子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