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九百七十八章 七级浮屠
    “好厉害的剑招!”

    陈锋瞳孔猛地一缩,心里面感到一种对天击剑的畏惧,不过他也看出来了,这个沈飞使用天击剑显得有些力不从心的,应该是他的天击剑还没有修练到家,若是他修炼到家的话,以陈锋目前的实力,恐怕根本无法对敌。

    “没想到这个沈飞竟然会使用如此犀利的剑招,绝对不容小觑,自己这次彻底的得罪了他,要不要趁这个机会干掉他呢?以免将来他会报复自己?”

    陈锋的心里面显得有些犹豫不决,但是最终他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倒不是他不敢,而是认为没有这个必要,没有了沈飞还会有张飞,只一味的用残忍的手段来绝后患,始终不是长久之计,再说自己和他也有什么深仇大恨的,犯不着为了他而得罪御剑峰。

    这时候,天击剑已经锁定了陈锋,让他躲闪已经来不及了,陈锋刚打算使用太初之气去破掉天击剑的时候,突然一下子却改变了主意,打算使用自己真正的实力来对抗天击剑,想要看看若是自己没有了太初之气的话,是否还能够打败沈飞。

    想到这里的时候,陈锋的手臂突然暴涨了起来,他运起自己体内的真气来,手双持刀,爆喝了一声,挣脱了天击剑对他的封锁,对着天击剑用出了自己新参悟不久,而且还属于半成品的刀招来对抗,以便检验一下自己新创的这一招威力如何。

    “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陈锋的双眼里冰冷无情,但却又带着一丝丝的悲天怜悯,只见手中的刀光一现,一声仿佛来自于九天的撞钟响起。

    “当……当……当。”

    撞钟一共连响了三声,除了沈飞之外,周围的人却是听不到半声撞钟的声音,只见一条白链直接把沈飞的天击剑给消融掉。

    沈飞的耳膜传来三声撞钟的声音,第一声,让他耳膜生痛,第二声,让他头痛欲裂,第三声仰头口吐鲜血,惨叫了一声,双膝一软,跪了下来,用双手抱着自己的脑袋,不停的哀嚎着。

    而此时陈锋的刀已经消失不见了,他正眼观鼻鼻观心的立在原地不动,双眼微闭,如同佛陀再世,沈飞就跪在他的面前哀嚎不已。

    这招是陈锋从苦海中新领悟出来的刀招七级浮屠,结合了他对死海与佛门神通的理解,而刚刚就是七级浮屠中的第一级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而直到目前为止,陈锋也不过是完成了两招就已经感觉到力有不逮了,好在效果还不错,对付这个沈飞并不需要他动用到第二招。

    沈飞使用剑彩,却被陈锋一招给震退,沈飞不服,再次动用他尚未能够理解的天击剑,再被陈锋一招逼得他吐血下跪,这便是周围的人所看到的情景,至于当中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没人知道,也没人会去关心,他们关心的是,沈飞败了,败在了一个新来的小子手中,而且还败得这么惨,这个结果恐怕之前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想到。

    一时间众人看向陈锋的眼神里都带上了畏惧,尤其是小胖子,在他所认为因为得罪了沈飞而英年早逝的陈锋不仅没有早逝,反而轻而易举的打败了沈飞。

    所以此时此刻,小胖子后悔的想要吐血三升的,之前他好不容易才和陈锋建立起来的一点点人情,就因为他的主观意识,而白白浪费掉了,现在想要弥补他与陈锋之间的裂痕,恐怕会千难万难的了,毕竟陈锋也不是傻子。

    “废物!连一个新人都对付不了。”

    公孙佩佩何尝不也是对陈锋的实力感到震惊不已的,没想到连沈飞都不是他的对手,不过此刻的她却是被陈锋落了面子,脸上挂不住了,顿时怒骂了一句,一跺脚的愤然离去,尽显她那刁蛮任性的小性子。

    陈锋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沈飞,顿时摇摇头的,已经对他没有了兴趣,转过身去,准备算回去,而此时跪在地上的沈飞,那低垂着的双眼,却是对陈锋露出了一抹如同毒蛇般的目光来,他已经对陈锋起了浓浓的杀机。

    陈锋刚才若是直接杀了他的话,或许沈飞还能好受一点,但是他一个天之骄子的,却被陈锋在大街上羞辱至此,让他脸面尽失,尤其是让他在公孙佩佩的面前没有了尊严,对于沈飞来说,这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你给我去死吧!”看着陈锋转过身去的背影,沈飞突然用法剑向陈锋的背后偷袭了过去。

    沈飞刚一动的,陈锋就已经反应了过来了,他本来就一直留意着他,没想到他竟然不要脸到当众去偷袭他,这也让陈锋变得愤怒了起来。

    原本陈锋还本着做人留一线,日后好想见的想法,所以刚才他在出手的时候,一直都很有分寸,也没有伤到沈飞的手手脚脚之类的地方,只是让他丢了点面子而已,没想到这个人却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你不想要他的命,但是他却想要你的命。

    陈锋的手臂上出现了一条条的青筋来,而眼神里面也对沈飞露出了浓浓的杀机,只见他头也不回的,一刀便向自己的身后面劈了过去,一声硬物碰撞的巨响,看见陈锋的刀直接就把沈飞的法剑给砍成了两截了,然后刀刃落在他的脖子上。

    “做人是有底线的,有些事情可一可二不可再三,你已经触犯了我的底线了。”陈锋语气冰冷无情的道。

    就在陈锋打算一刀斩下去的时候,突然有一股力量把陈锋一下子给震飞了出去,看见一个满脸威压的老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他们两人之间。

    “执法长老快来救我,这个小子想要杀了我。”沈飞看到来人的时候,眼睛一亮的,脸上马上充满了惊喜,立即对这老者大喊大叫了起来道。

    “哼!你好大的胆子,一名普通的弟子竟然敢对御剑峰的真传弟子下死手,还不给我跪下来受缚请罪。”执法长老对陈锋威严的喝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