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九百七十五章 睁眼说瞎话
    因为她瞥见了陈锋底下短裤那儿鼓囊囊的,纵使她再天真再无邪的,也不会不明白那是什么东西,马上心跳扑通扑通的加速了起来,一阵急促气喘的。

    “算我怕你了,好了,我现在已经穿好衣服了。”陈锋摇摇头的,只好穿上自己的衣服道。

    “你……你真的穿好衣服了?”公孙佩佩不放心的道。

    “你要是喜欢看的话,我现在就可以脱掉。”陈锋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道。

    “不……不要。”

    公孙佩佩吓得马上阻止他,然后悄悄的回过头去,发现陈锋果然已经穿上了衣服,由刚才那一副猥琐的样子,瞬间变成了一个翩翩公子。

    “你干嘛失惊无神的闯入我家来?”陈锋看见她已经恢复了正常了,开口问道。

    “什么你家,这里是我家。”公孙佩佩顿时不干的道。

    “这里是你家?你就住这种破房子?你骗小孩子呢你。”陈锋来之前,这里可是什么都没有,这丫头竟然敢说这里是她家,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

    “我的意思是,整个书院都是我家。”

    公孙佩佩高傲的道,她爹是公孙尉辽,白石书院的院长,这里自然就是她的家。

    “切,我还说大修界都是我家的后花园呢,你信不信?”陈锋见这丫头说谎不打草稿的,露出不屑的语气道。

    “你……你敢得罪我,你可知道有什么后果?”公孙佩佩十分生气的道。

    “我管你什么后果,你无端端的闯入我家来,还偷看我不穿衣服的样子,你可知道有什么后果吗?”陈锋也算看出来了,这丫头无论是说话的语气,还是看他的眼神,都是一副眼高于顶的样子,不用想也知道她是一个刁蛮的丫头,所以以牙还牙的道。

    “你……算了,本小姐不跟你这个变态计较,省的出去说我欺负你,我是来找我的秋秋的,你可有看见我的秋秋。”

    公孙佩佩现在一心只想找到自己的宠物先,至于这小子,以后他就知道得罪了她公孙佩佩的后果会是怎样的。

    “对不起,这地方就我一个人住,你也看到了,我家徒四壁的,连张桌子都没有,你要找什么秋秋、春春、冬冬、夏夏的人,我这可没有。”陈锋还以为她口中的秋秋是个人呢,不假思索的道。

    “秋秋不是个人,它是我的宠物,它的样子长这样,你有没有看到。”公孙佩佩向陈锋形容了一下宠物的样子。

    陈锋的心顿时嘎登了一下,有些心虚的看了一眼,自己手中已经被他啃食了一半的烤腿,还有那半边挂在火堆上面的肉,摇摇头急忙否认道:“没见过。”

    “你吃的是什么?”公孙佩佩看见陈锋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顿时怀疑的道。

    “是鸡腿,你要不要来点,味道不错。”

    陈锋越发的心虚起来,鬼知道那只没有耳朵的兔子是她的宠物啊,要怪只能怪她自己没有看好,可不关他陈锋的事。

    “鸡腿?有这么大的鸡腿吗?”

    公孙佩佩看着陈锋手中被吃了一半的鸡腿,顿时怀疑的道,之前她原本还没有怀疑什么的,但是当她看到陈锋那一副躲躲藏藏的样子,反而让她起了疑心了,这么看都觉得他手中吃了一半的鸡腿大小和尺寸都和她的秋秋十分的吻合。

    “呵呵,这是火鸡腿,高级货,舶来品,你没有见过很正常,我不怪你。”

    陈锋的眼睛咕噜咕噜的转动着道,反正这地方有没有火鸡的,陈锋可不知道,有那就更好,可以解释得通,没有,那只能说明了她见识少。

    “火鸡?有这种鸡吗?为什么我看起来你这火鸡的体积和我的秋秋那么相像?”公孙佩佩不傻,马上想到了关键的问题。

    “这你就不懂了吧,火鸡也是禽科类的一种,只不过它的体积比较大而已,以后有机会,我抓一只让你瞧瞧。”

    陈锋的心虚倒不是怕了她,而是他吃了人家的宠物,心里面多少感到有些愧疚的,虽然说他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把人家的宠物给吃了,但是吃了就是吃了,无论是出干什么原因,不过要是让他承认,打死他也不干,他还没有那么傻。

    “哼!我才不相信你的话。”

    公孙佩佩越想越可疑的,顿时在周围走动了起来,四处寻找着什么?而陈锋顿时心儿一抽一抽的,刚才他剥的皮毛还随手丢在角落里面呢,要是让她发现了的话,那还得了吗?

    陈锋马上一溜烟的挡在了她的面前道:“小姐,这里是我的地方,你在到处翻什么?”

    “让开,我怀疑是你杀了我的秋秋。”公孙佩佩道。

    “小姐,做人要讲道理啊,你可不要随便冤枉人啊!你说我杀了你的秋秋,你有何证据来证明呢?”陈锋这家伙竟然破天荒的说要跟人家讲道理了。

    “我不需要证据,一定就是你杀了我的秋秋。”公孙佩佩越想越可疑的道。

    “小姐,饭可以乱吃,这话可不能乱讲啊!做什么事都需要讲证据对吧?你不能说因为你觉得我杀了你的秋秋,你就可以诬蔑我了。”陈锋为了证明自己的底气,说话的声音加大的道。

    “你要是没有杀了我的秋秋,你为何会这么害怕我在这里寻找,你一定是有问题。”公孙佩佩现在基本是已经可以认定了,自己的秋秋不见了的事情一定是跟他有关。

    “小姐,我想你搞错了,我不是在害怕你,而是我需要洗澡了,正所谓男女授受不亲的,你该会不是想要看我洗澡吧?”陈锋发现这丫头不好骗,开始耍起了无赖的招式来了。

    “呸!鬼才要看你洗澡,你这个无赖、痞子、色狼……”

    公孙佩佩被陈锋胡搅蛮缠的手段弄得她心房大乱的,顿时忘记了秋秋的事情来,而是变得对陈锋咬牙切齿的道。

    哗啦的一声,陈锋干脆了当的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全脱了下来,脱得只剩下一条裤衩,陈锋决定不能再跟她纠缠下去了,看这个丫头打算一副要把证据找出来的样子,陈锋也害怕那些皮毛给她发现了,而且观这丫头的言行举止,恐怕她绝对不会是什么好相与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