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九百七十四章 丹碎化婴
    燃丹境的意思其实很简单,陈锋就如同一个容器,而灵气就好比是那些燃料,燃料不断的加注在燃烧的金丹上面,当金丹燃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陈锋体内的太极眼金丹,就会丹碎化婴,成就元婴。

    但是想要走到这一步可不容易,尤其是陈锋体内的太极眼金丹实在是太过变态了,试想一下,能够把真气转化成为太初之气的金丹,它能不变态吗?

    若是正常的金丹的话,陈锋恐怕早就已经丹碎成婴了,但是现在他需要比别人多用十倍,乃至是百倍的时间和精力才行,不过如果他体内的太极眼金丹一旦丹碎成婴的话,到时候陈锋的实力到底有多强,恐怕就连陈锋他自己都不清楚。

    大约一个时辰后,陈锋在水底下面徐徐的睁开双眼,脸上满是惊喜的表情,虽然他还没有丹碎成婴,但是却感觉自己在这里面的修炼速度起码比外面快了十倍有多的,只要自己在这里面修炼的话,丹碎成婴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但是修者每天修炼的时间是有限的,就好像一个人吃饭喝水一样,吃饱喝足就够了,要是吃到撑喝到吐的话,那只会是反效果,时间长了没用。

    陈锋虽然是在水里面,但是却感觉自己现在神清气爽的,好像整个人宛如新生一样似的,不过他也知道自己这是第一次在这种幻境里面修炼,所以效果才会好,以后随着时间的增加,这效果就会慢慢的减弱,不过应该已经足够让他晋升到元婴境界了。

    陈锋从原路出来,回到了水井的外面,想了想的,他干脆在水井这两布置了一个遮蔽阵法,用来掩盖水井里面的秘密,虽然这地方平常没有什么人来,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的。

    陈锋布置好阵法后,身上还滴着水珠子,下面只穿了一条三角裤衩,光着脚在房子周围走来走去的,看到旁边一片空无一物的菜地,忽然想起了水井里面的灵水,顿时灵机一动的,觉得自己种点菜吃也不赖,若是用上了水井里面的那些灵气来浇灌的话,恐怕这菜也是非同凡响的,只可惜自己手头上没有种子,陈锋只好暂时放弃了这个念头。

    这时候,陈锋的肚子突然咕噜咕噜的叫了几声,没想到刚才他一想到种菜的事情,这肚子就开始饿了,顿时抱怨的道:“谁特么说修炼者不用吃饭的,只是吃雨露就可以的了,你特么的让他吃几顿给我看看。”

    就在陈锋想着吃的时候,突然看到草丛的枝叶动弹了一下,只见一只白白的,胖嘟嘟的小东西从草丛中钻了出来,看起来像是只兔子,但是又没有兔子的长耳朵,陈锋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不过看起来胆子很小,而且似乎并没有毒。

    陈锋的肚子再次咕噜的叫了一声,顿时在他的脑海中出现一副烤兔子的场景来,这不想还好,一想到烤兔子的画面,陈锋的口水就流了下来,哪里还能够忍得住的,管它可爱不可爱的,先吃了再说。

    陈锋马上对着这胖嘟嘟的小动物一弹指的,一道真气射了出去,立即把这只可爱的小东西给击晕了,然后陈锋手一吸的,这只像是兔子一样的动物就到了他的手中,然后看见陈锋轻车熟路的,三几下的功夫,就已经把这只东西给剥皮抽筋的了。

    陈锋拿来调味料抹在这只小动物的身上,就地在地面上烧起了一堆火,然后把这只好像兔子一样的动物,架在了火堆上面烤了起来,没过多久,那扑鼻的肉香味就已经飘了出来,顿时让陈锋食指大动的。

    “嗯,好吃,好吃,肉嫩味香的,今天有口福了。”陈锋只是吃了一口肉的,马上便大声的赞叹了起来。

    “烧鸡翼,我中意吃……”这家伙一边吃,还一边哼起了小歌儿来,一副惬意无比的样子。

    然而就在这时,陈锋突然听到了空中传来了一声声无比焦急的叫喊声,只见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从天而降的叫喊道:“秋秋……秋秋……你在哪里?”

    公孙佩佩的宠物突然从她的怀中挣脱,一路上跑到了这个附近来,她也急忙跟着寻了过来,但是任凭她如何寻来寻去的,就是找不到自己宠物的踪影,然后看见这里还有一坐山峰没有去寻找,于是她便寻了过来,看看她的“秋秋”有没有跑到这个地方来。

    而她口中的“秋秋”正是那只长得像兔子,却没有兔子耳朵的小东西,只不过……现在已经被陈锋叉在火堆上面,正散发着弄弄的肉香味。

    公孙佩佩落地之后,叫了几声,一转头的,看到了一个不穿衣服的男人正在看着她,顿时让她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叫声。

    “啊!死变态,你……你……你不知羞耻,你竟然连衣服都不穿。”

    公孙佩佩哪里见过男人赤身果体的样子,顿时让她整个人好像如同被毒蛇给咬了一口似的,急忙闭上了自己的眼睛,跺脚对陈锋喊打喊杀的道。

    “嘿嘿嘿……你说谁是变态呢?你才是变态呢。你无端端跑到我的家里面来,还看我不穿衣服的样子,你还要不要脸了。”陈锋马上脸臭臭的道。

    “就是你,就是你,你这个死变态,有什么人光天化日之下不穿衣服的啊?”公孙佩佩的一张脸都已经变成了火烧云的颜色了。

    “我说你是不是有病啊,这里是我家,又不是大马路的,我喜欢穿就穿,不喜欢穿就不穿,你管的着吗你?再说了,你看看,小爷我这还穿了一条短裤的呢,又不是什么都不穿,你嚷嚷个啥啊!”

    这女人无端端的闯入他的家里来,一开口就骂他是变态的,陈锋自然不会跟他客气。

    “莫非他真的有穿?”公孙佩佩也有些没底气了,刚才她也没有看得很清楚,也不知道陈锋到底穿还是没穿的。

    她偷偷的回头用余光去撇了一眼,跟着马上又大喊大叫了起来道:“死变态,臭变态的,你这个骗子,你哪里有穿衣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