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九百七十一章 龙阳癖好
    当小道童带着陈锋进入大殿后,只见他刚才到的那个怪异老头,就这么四平八稳的坐在那大殿的椅子上面,正笑吟吟的看着他,那火辣辣的目光看得陈锋头皮发麻的,顿时觉得自己的鞠花一紧,有种想要逃跑的感觉,此时就算陈锋再愚蠢,也知道这老头应该就是天极峰的主人。

    “弟子陈锋见过天阳子长老。”陈锋跪下来对他行了一礼的道。

    “哈哈哈……好好好,不用多礼,不用多礼,陈锋,你现在是我们天极峰今年唯一的弟子,我打算把你收为我的真传弟子,你意下如何?”天阳子好像拿着糖果的狼外婆一样,看得陈锋心里面发毛。

    真传弟子与普通的弟子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虽然陈锋可以使用贡献度来跟天阳子学习阵法的法门,但那只是相对于交钱找个家教一样,你有多少贡献度,我就教你多少东西,至于你学多学少的,学好学坏的,那就看你的运气了。

    而真传弟子学习东西不仅不需要贡献度,反而在白石书院里面还享有很多特权,福利也好很多,不过想要成为真传弟子是很困难的一件事情,有些普通弟子在白石书院待了几十年,依然没有办法成为真传弟子。

    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情竟然砸到了陈锋的头上,然而陈锋并没有被馅饼砸晕,而是恐慌,也不知道这家伙是不是个老玻璃的,看他那火辣辣的眼神贼吓人的,自己还是走为上策的好。

    “弟子多谢天阳子长老的厚爱,这让弟子感到惶恐不安的,对了,我突然想起来了,我原来是想要选择剑修的,我可能是一时蒙了头了,来错了地方,我要去的地方是御剑峰,对不起啊,天阳子长老,多有打扰,多有打扰了,我现在马上就走。”

    陈锋双手抱拳,一副痛哭流涕的样子道。

    天阳子一看陈锋这个宝贝疙瘩要跑了,哪里肯依的,连矜持也不顾了,嗖的一声,就到了陈锋的面前焦急的道:“不行,你不能去御剑峰,学习阵法才是你最后的归宿。”

    陈锋看到天阳子那急切想要阻止他离开的举止,顿时变得警惕又警惕的,在心里面暗骂道:“特么的你这个老玻璃,老子要是留下来跟你学习阵法,鞠花不保,才是我最惨的归宿呢。”

    不过他可不敢当面得罪他,急忙退后了一步道:“不不不,天阳子长老,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阵法,而且也没有修习阵法的天赋,我这个人很笨的,怎么教也教不会的那种,所以您老就不需要浪费时间在我的身上了。”

    陈锋的解释,让天阳子脸都变绿了,什么叫做没有阵法的天赋?没有阵法天赋的人,能够在两个时辰就通过了他设下来的千机阵吗?自然是不会相信他的鬼话了。

    “好好好,我就喜欢谦虚的人,谦虚是一个人的美好品德,对了,我天阳子一向都对弟子负责任,既然你选择了我们阵修,那我就要对你负责到底,这样吧,你也不用去什么御剑峰的了,李凌霄会的那些玩意儿,我全都会,我来负责教你就行了。”

    天阳子哪里肯这么轻易的放过陈锋这个宝贝疙瘩的,对陈锋死缠烂打的道。

    “天阳子长老,你的好意我真的心领了,外面有这么多的弟子,你为什么一定要选择我呢?我要是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我改还不行吗?”

    陈锋现在连哭的心都有了,看来这个老玻璃肯定是看上他了,怎么说也不肯让他离开。

    “不不不,你不用改,你只要你成为我的真传弟子就行了。”天阳子乐呵呵的道。

    “来了,又来了,就是他这种猥琐,而且还带了占有欲的目光,这个天阳子一定是个老玻璃,我绝对没有看错。”

    陈锋现在越发的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他陈锋又不是什么天赋异禀的人,而且跟天阳子也没有亲戚关系的,他凭啥对自己这么好,又是收他做真传弟子的,又是承诺这个,承诺那个的,这分明是利诱,他陈锋岂会是这么没有原则的人。

    “天阳子长老,我还是实话跟您说吧,我……我其实是个有老婆的人,而且还不止一个老婆,我们的感情很好,夫妻生活也很和谐,我想我不适合你的,你还是放我离去吧,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不会把这件事情说出去的,我会让它烂在肚子里面。”

    陈锋拍着自己的心口,拍得邦邦直响的,而且掷地有声的道,他都已经说得这么明白了,这个天阳子也应该清楚他的意思了吧?

    天阳子满头的雾水,他有没有老婆的跟他有什么关系?他只是想要陈锋做他的弟子而已,又不是要他的老婆,他至于那么抗拒吗?这是多少人想求都求不来的好事情,而这小子竟然还推三推四的。

    “小子,多少人想要成为我天阳子的徒弟都没有这个福气,难道我天阳子不配教导你吗?”天阳子看见软的不行,干脆来硬的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天阳子长老,我不妨跟你明言吧,我并不歧视有龙阳癖好之人,只是……我不喜欢男人。”陈锋干脆摊牌道。

    扑哧的一声,天阳子的口水全部飞了出来,陈锋急忙一闪的,差点被他的口水给糊了一脸,搞了大半天,这小子竟然以为他有龙阳癖好,怪不得这小子一直推三阻四的,顿时让天阳子哭笑不得。

    “是谁告诉你,我有龙阳癖好的?”天阳子红着老脸,大半天的才不好意思的吐出‘龙阳癖好’这四个字来。

    “难道不是吗?”

    陈锋看见天阳子的反应时,发现自己有可能搞乌龙了,顿时问道:“要不然你为什么用那种充满了占有欲的眼神盯着我看?”

    “臭小子,我是看见你这么快就通过我所布下的千机大阵,所以对你起了怜才之心而已,你想到哪里去了。”天阳子有些哭笑不得的道。

    “就这样?”陈锋顿时张大着嘴巴来,显得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