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九百七十章 通过考验
    陈锋停下来的原因不是因为他无法通过,而是这家伙想要休息一下,顺便也好回忆一下刚才这大阵的一些情形。

    陈锋找了一块大石头坐了下来,双脚一蹬的,把鞋子给踢掉,然后懒洋洋的依靠在大石头上面抽烟喝水,但是他这个举动却是急坏了上面天阳子。

    天阳子哪里还能够忍得住的,马上化为一道彩虹,向陈锋的方向飞掠了过去,而陈锋正有滋有味的抽着烟,心想着,是不是睡个午觉再出发的时候,看到一个白衣老头“嗖”的一下出现在他的面前。

    “小子,你干嘛不走了?”天阳子急迫的问道。

    “累了,想要休息一下,老人家,你干嘛的?”陈锋可不认识天阳子,对他翻了个白眼,有些懒洋洋的回答道。

    “小子,你……你快起来走出去。”

    天阳子现在看陈锋的眼神,就好像看到了一件稀世之宝一样似的,这最后一步才是千机阵法最困难的地方,但是陈锋偏偏在这个时候掉链子了,这不是要急死天阳子吗?

    “老头,你干嘛啊?难道还有时间限制不成,小爷我刚才走了大半天的,连饭都没有吃一口,这肚子早已经饿得咕咕叫的了,难道我停下来喝口水还不行吗?”陈锋没好气的道。

    “不是,不是,我是想看到你走出这个千机阵。”天阳子一大把年纪了,他竟然好像一个孩子似的恳求陈锋道。

    “原来这玩意叫做千机阵,怪不得一步一变化的。”陈锋从这老头的话里面得知了这个变态阵法的名字。

    “对了,老头,你是干嘛的?你还没有回答我呢?你是这里的弟子?还是这里的樵夫啊?”陈锋突然想起这老头的身份来,顿时十分好奇的问道。

    “你只要走出这个阵法,就可以知道我的身份。”天阳子急切的道。

    “切!不说就不说,有什么了不起的,还真当小爷还稀罕你不成,我不走了,我累了,我要先睡一觉再说。”

    陈锋看到这老头神秘兮兮的样子,干脆懒得去理会他,依靠着大石头,光着脚丫子,吧唧吧唧的抽起烟来了,让天阳子急的快要上火了。

    “臭小子,你到底走不走?”天阳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对陈锋道。

    “不走,不走,就不走。小爷要睡觉了,老头,你该去哪去哪玩儿的,别妨碍小爷我睡午觉的。”陈锋鄙夷的看了一眼这古怪的老头道。

    “小子,你……你气煞我也,你走不走,不走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天阳子哪里遇到过像陈锋这种性格和脾气都古怪的家伙,气得他连肺都差点要炸了。

    陈锋看到这老头子竟然开始卷起袖子来,一副想要揍人的样子,而且他还不透这老头的修为,顿时打了个激灵的爬了起来道:“老头,算我怕你了,我走,我走还不行吗?”

    陈锋把鞋子穿好,面对这千机阵最后也是最难的一阵,他竟然直接一步就跨了过去,似乎那最后一阵对他而言,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影响。

    陈锋从千机阵出来后,天阳子也从千机阵里面出来,他看着陈锋双眼放光的,就差留口水的了,让陈锋感到一阵阵毛骨悚然的,心里面寻思着:“这老头该不会是“弯”了的人吧?要不然怎么一大把年纪了,他还好这一口的?”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天阳子对陈锋是千般万般满意的道。

    “姓陈名锋,耳东陈,金刀锋,没有法号。”陈锋老实的回答道,这古怪的老头给了他一种压迫力,陈锋不想得罪他。

    “陈锋,好好好,好名字。”天阳子高兴的道。

    陈锋脸都黑了,什么好名字坏名字的,叫陈锋的人没有一万也有几千的,这有什么好不好的,不过却不敢用脏话去刺激这老头。

    “老人家,你非得逼我从里面出来,你到底是干什么的?”陈锋警惕的问道。

    “呵呵,呵呵,你很快就会知道了,快点走吧,这里离山顶还有一段距离呢。”

    天阳子现在是越看陈锋就觉得越满意的,不过他不打算马上让陈锋知道自己的身份,他对陈锋说完这句话后,便化作一条长虹消失在陈锋的面前。

    “古古怪怪的。”陈锋摇摇头的道。

    他也懒得去理会这个奇怪的老头,开始向天极峰的峰顶走上去,这后面虽然还有一些阵法,不过都是一些很简单的小阵法,陈锋也无需纯净之瞳,他很快就破解掉了,大约一个时辰之后,人就出现在了天极峰的峰顶上面。

    在峰顶上面有一个类似于四合院的院子,陈锋走了过去,敲了敲门道:“里面有人吗?我是来学习阵法的弟子。”

    嘎吱的一声,大门被打开,看到一个大约六七岁的小道童走了出来,对陈锋道:“你就是来学习阵法的弟子?”

    “是的,我叫陈锋,这是我的牌子。”陈锋从兜里面拿出一个牌子来递给小道童道。

    那小道童看了一眼陈锋的牌子,马上对他变得热情了起来道:“长老已经在里面等你多时了,请你跟我进来。”

    “谢谢,有劳小兄弟了。”陈锋恭恭敬敬的道,小道童一般都是长老身边的人,年纪通常都不大,陈锋可不想得罪他。

    小道童带着陈锋往里边走,而陈锋却是注意到了一个细节,那就是这间硕大的四合院里面,除了他和这个小道童之外,他就再也没有看见过其他的人了,顿时有些好奇的问道:“小兄弟,不知道其余那些来学习阵法的弟子在什么地方?”

    “嘻嘻,你不就是吗?”那小道童回头冲陈锋一笑的道。

    “呃……我是说除了我之外,其余的那些师兄师姐们在什么地方?”这小道童的眼神,让陈锋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三年来,你就是唯一的一个弟子,好了,你不要再问东问西的了,长老正在大殿等着你呢,快些走吧。”这小道童催促陈锋道。

    陈锋脚步一个踉跄的,差点跌了他一跤,心中顿时有一万头的草泥马在奔袭而过的,让他有些欲哭无泪的暗思着。

    “有没有搞错啊?虽然白石书院的阵法不出名,但是也不至于三年来,连个弟子都没有吧?估计这师傅的修为也不怎么样,早知道他就去修习剑修法门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