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九百五十八章 置死地而后生
    白石书院是否真的有这个规定,陈锋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肯定有点问题,今天这个老者已经成功的挑拨起他的怒火来了,就算他陈锋进不了白石书院,今天也要杀了这两个家伙来出一口气。

    “这可是你说的。”陈锋声音越来越冷。

    “没错,这是我说的。”这个鹤纹图案老者冷笑的道。

    “你的话能够代表白石书院的决定吗?”陈锋皱眉问道。

    “哼!你的意思是质疑我们白石书院吗?”这老者怒哼一声道。

    “那就行,没规矩就是规矩是吧?”

    陈锋的眼神里面多了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只见他连招呼也不打一个,一把白色的骨刀出现在他的手中,这把骨刀是圣宫法船宝库里面发现的,而思梦梵已经赠予他了。

    “既然没有规矩,那你们就别怪我没有规矩!”陈锋手中的骨刀对着那尖嘴猴腮的家伙一刀挥了下去道。

    陈锋一出刀,那身着鹤纹图案衣服的老者大惊失色的,反倒是身陷其中,夺走了陈锋三界令牌的那个尖嘴猴腮的家伙,根本没有半点的反应。

    骨刀虽然是兵器,但是它却没有普通法器的戾气,灌输了陈锋太初之气的骨刀十分的柔和,化作了一条看不见的黑线,落在了那尖嘴猴腮家伙的身上。

    “你敢!”

    那尖嘴猴腮的同伴,也就是那个满脸黑髭的家伙一反应过来,他马上拿出一把大板斧来,一招力劈华山的,大板斧顿时出现了一大片幻影,如同一座大山似的,向陈锋劈了过去,声势相当的吓人。

    陈锋手握骨刀的手,已经出现了道道的青筋,面目狰狞,他很少会愤怒,一但愤怒就属于那种不计后果的人,连玄太极他当初都敢硬抗,更何况只是两个修界的小瘪三。

    风起,手动,一声咆哮,只见一条黑光向他掠了过去,身为法器的大板斧,竟然被这条黑光从中间剖开了两边,如雪融化一般。

    顷刻后,陈锋才收刀而立,把自己的三界令牌,从那个尖嘴猴腮的家伙手中拿了回来,然后才看到这两人的身上都出现了一条血线,看着陈锋,直挺挺向后倒了下去,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你……你好大的胆子,敢在白石书院的门口杀人!”那个鹤纹图案的老者也被陈锋的心狠手辣吓了一跳,用手指着他怒气冲冲的道。

    “你不是说白石书院最大的规矩就是没有规矩吗?”陈锋冷笑一声,拿他之前说过的话来还击他道,既然没有规矩,那杀两个人算得了什么呢?

    那个穿着鹤纹图案衣服的老者原本只是说说而已,白石书院的确是三大圣地最为自由的一个地方,但是并非说没有任何的规矩,要不然的话,白石书院早已经乱了。

    在这个世界上,无规矩不成方圆,一定的约束是必须的,当然了,你想要凌驾在规矩之上,也不是不可能,前提是你得有凌驾于规矩之上的实力才行。

    “小子,你好大的胆儿,敢在白石书院圣地杀人,受死吧!”那个穿着鹤纹图案衣服的老者恼羞成怒的一掌向陈锋压了过去。

    他本来就和那个尖嘴猴腮的家伙,达成了某种私下里龌蹉的交易,要不然的话,那两个家伙也不敢在白石书院的门口打劫陈锋了,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猎物突然间会变成了猎人。

    陈锋虽然早已经做好了心里的准备,但是面对这个穿着鹤纹图案老者这一掌时,还是感觉到了自己整个人都被一股强大的气势所压迫,令到他根本无法动弹。

    但是陈锋也不是一般的人,正所谓有压迫就有反抗,陈锋无能为力,但是他体内的太极眼金丹可不答应,顿时生出了一股力量来,减缓掉了陈锋身上的压力。

    陈锋心中一喜的,知道肯定又是他丹田里面那颗太极眼金丹的功劳,不过他也很清楚的知道,自己不是这个老者的对手。

    但是现在想要逃走已经太晚了,他只好举起刀来,倾尽自己体内的太初之气,一刀向他的手掌砍了过去,这一刀要比之前杀死那两人的一刀强的可不是一星半点的。

    那名身穿着鹤纹图案的老者,原本一双对陈锋戏谑的眼神,在一瞬间就变了,他这一掌下去,纵使能够杀了陈锋,但是他也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就是预感到自己会被他这一刀,给劈开两半!

    而陈锋所使用的刀招,名字就叫做“一刀两断”,是属于一种与敌同归于尽的刀术,他陈锋就算死,起码也不能够让他好过的。

    那老者瞳孔猛地收缩,变得形同麦尖一样,似乎是难以置信这个小子的刀术竟然会这么犀利,但是此刻双方都已经回不了头了,形成了一种同归于尽的局面来。

    陈锋是一个对己狠,对敌更狠的人,从他使出这招“一刀两断”来看,他就没有想过自己会不会活下来,东方烬曾经告诉过他一句话,在你处于绝境的时候,想要找出一线的生机,唯一的办法就是置自己于死地而后生。

    “住手!”

    一句爆喝的声音,跟着传来了砰!砰!的两声,只见一道身影出现在他们的中间,而陈锋和那个身穿着鹤纹图案衣服的老者,双双倒飞了出去。

    落地之后,陈锋闷哼了一声,从嘴角渗出了一抹血丝来,而那个身穿着鹤纹图案衣服的老者,也是同样如此。

    陈锋倒不是说被人给打伤了,而是因为他的一刀两断遭遇阻断,反而自伤了心脉,而那个身穿鹤纹图案衣服的老者也是同样如此。

    “你们两人为何要在此生死相斗?”

    阻止了陈锋和这个身穿鹤纹图案衣服老者同归于尽的人,是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只见他冷着一张脸开口询问道。

    “弟子卫春烨见过李师叔。”卫春烨看见这个鹤发童颜的老者的时候,顿时一惊,低头拱手的道。

    这个鹤发童颜的老者是白石书院剑修派的长老,名字叫做李凌霄,他刚好要出院办事,走到门口的时候,看到一个白石书院的弟子正在与人发生打斗,而且还是一副不死不休的局面,所以马上出手化解了他们两人的攻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