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九百五十七章 找茬的来了
    “站住!”

    陈锋还没有进入白石书院,就被两个人给拦了下来,一个长得尖嘴猴腮,一个满脸的黑髭,看起来像个屠夫的样子。

    “你们叫我?”陈锋停下脚步来,指着自己问道。

    “没错,小子,你是来干什么的?”那个长得尖嘴猴腮的家伙指着陈锋的鼻子问道。

    “我是来加入白石书院的。”陈锋也不知道这两家伙是什么人?以为对方是白石书院的人,老实的回答道。

    “加入白石书院?”那两个家伙一听到陈锋是来加入白石书院的,顿时眼睛一亮的道:“你的三界令牌呢?”

    “在这里。”陈锋也没有加入过白石书院,不疑有他,把三界令牌拿了出来道。

    “给我看看是不是真的三界令牌。”那尖嘴猴腮的家伙对陈锋大咧咧的道。

    若是别的事情的话,陈锋一定会看得出来点什么?但是他对白石书院的了解仅限于一点点,心想着,自己初来乍到的,本着不想得罪人的心态,把三界令牌递给了他。

    那个尖嘴猴腮的家伙看见陈锋的三界令牌是真的,目光一喜,把三界令牌直接揣自己的兜里面,对陈锋笑眯眯的道:“令牌没有问题,现在你可以滚了。”

    “你什么意思?”陈锋不是笨蛋,一看见这个尖嘴猴腮脸上的表情,顿时知道了不对劲,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道。

    “我的意思是你可以滚了,现在三界令牌属于我的了。”

    那个尖嘴猴腮的家伙仗着自己两个人,对陈锋讥笑的道,那笑容里面的意思分明是,是你自己太蠢了,不能怪我。

    “你特么找死,把令牌给我交出来!”

    陈锋顿时气得七窍生烟的,他没想到自己竟然被这么低级的手段给骗了,一个是怪责自己的愚蠢,一个是对这个骗了他的家伙恼怒。

    “现在三界令牌是属于我的了,马上给我滚蛋,否则我杀了你。”那个尖嘴猴腮的家伙一把挣脱陈锋的手,对他恶狠狠的道。

    陈锋怒不可歇的,一记君王拳向他轰了过去,而另外一边的满脸黑髭,长得好像屠夫一样的家伙,马上向陈锋攻击了过去,陈锋不得不收招后退,避开他的攻击。

    “小子,要怪就怪你自己太蠢了,看在你为我送上三界令牌的份上,我今天可以饶你一命,还不马上滚。”那个尖嘴猴腮的家伙对陈锋讥笑道。

    “我滚你娘!你们找死!”

    陈锋早已经气得七窍生烟的了,一向只有他陈锋玩弄别人,还没有别人敢玩弄他,今天他却跌了个大跟斗的,自己竟然还傻乎乎的把三界令牌送到了别人的手中去。

    陈锋暴怒之下,一脚秋风扫落叶的,顿时化作漫天的腿影攻击过去,这两人敢于在白石书院的大门口打劫陈锋,修为肯定也不会太低,顿时和陈锋你来我往的打了起来。

    陈锋一番攻击之后,没能顺利的够拿下这两个家伙,心里面已经出现了浓浓的杀机,准备不顾一切也要把这两个家伙斩杀于刀下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喝止的声音。

    “住手!”出现的人是一个身穿着白色鹤纹图案衣服的老者。

    这个穿着鹤纹图案的白衣老者,简简单单的一句“住手”,就震得陈锋和这两个人的耳朵里面一阵嗡鸣的,令到三人齐齐一惊的,双方停止了打斗。

    “这里是白石书院,你们为何要在这里发生厮杀?”这个老者背着双手,看着陈锋他们不客气的质问道。

    “这两个人抢了我的三界令牌,所以我要向他们讨回来。”陈锋估摸着这老头应该是白石书院的人,按捺下火气回答道。

    “那么你们三个是谁持有三界令牌?”这个老者问道。

    “我,但是刚才这个人冒充白石书院的人,把我的三界令牌给骗取去了。”陈锋指着那个尖嘴猴腮的家伙大声的道。

    “三界令牌有能力者得之,这是白石书院的规定,是你自己太过愚蠢了,这位前辈,现在三界令牌在我手中,弟子苟元武恳请加入白石书院。”那个尖嘴猴腮的家伙拿出三界令牌来,恭恭敬敬的对那老者道。

    “有三界令牌就可以加入白石书院,白石书院不会追究你的令牌是从何而来的,是怎么得到手的,你令牌被人所夺,是你自己没有本事,白石书院从不收废物。”那个鹤纹图案的白衣老者看着露出一抹冷笑道。

    陈锋心中一怒的,要是在别的地方夺了也就夺了,他陈锋也不是输不起的人,但现在是在白石书院的门口被夺,而且匾额上面还挂着“白石书院”四个大字,这老者不帮他不说,竟然还讽刺他是个废物,这让陈锋如何肯依。

    “我知道规矩,但是难道在你们白石书院的门口发生这种事情也算是正常的吗?”陈锋也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人。

    “哈哈哈,规矩,白石书院最大的规矩就是没有规矩。”那个老者似乎在嘲笑陈锋太过天真了。

    “那是不是说,老子现在把他们给杀了,把三界令牌夺回来,依然算数。”陈锋声音变冷的道。

    “当然了,只要你有这个本事,只要他还没有踏入白石书院的门口,那他就不算是白石书院的人,三界令牌在谁的手上,谁就有资格踏入这个大门。”

    那鹤纹老者用一双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陈锋,满脸的不屑之色,他才不相信这个小子敢动手,而且具备这个能力。

    而那个尖嘴猴腮的家伙,同样对陈锋露出一个讥讽的表情来,讥讽陈锋自不量力的,他有这个底气,是因为他认识这个老者,这个老者是白石书院的一名弟子,关系跟他颇好的,平常负责在门口这里迎接手持三界令牌的人。

    其实陈锋只有手持三界令牌进入到了白石书院的范围内,就已经算是白石书院的弟子了,而这个老者却是偷换了一个概念,必须要陈锋手持三界令牌,进了门才算是白石书院的弟子。

    而这个尖嘴猴腮的家伙,敢于光天化日之下,在白石书院的门口打劫陈锋,自然是得到了他的默许,否则的话,有谁敢在白石书院的门口打劫啊,那岂不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