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九百五十四章 赐予你们恐惧
    陈锋看着最后一艘法船加速向他的法船冲了过来,就已经知道了这些星盗们的心思,而陈锋故意留下这艘星盗的法船没有炸毁,倒不是因为他没有飞毛腿导弹了,而是因为他认出来了,这艘法船正是那些星盗的头目的法船,一炮把他们炸毁了?他们倒是想得美。

    看着越来越近的星盗法船,陈锋的脸上流露出来一个更加狰狞的表情,只见他在圣宫法船上面一拍,圣宫法船顿时传出了一阵机簧的声音,然后看见圣宫法船的正前方,突然伸出了一根长达白米的撞杆来。

    “今天我就让你们这些星盗们,永远都记住老子赐予你们的恐惧!”陈锋控制圣宫的法船,用全速向对方开了过去。

    如果说之前是热武器的话,那么后面就纯属是冷兵器了,最后一艘星盗头目虎爷的法船,在圣宫法船的骨头撞杆面前,变得如同纸糊一样,硬生生的把他们的法船给撞的稀巴烂的。

    法船里面的星盗顿时死的死,伤的伤的,如同下饺子似的,从被绞得稀巴烂的法船内部,掉入到了宇宙当中去,因为陈锋也要让他们尝一尝这种生不如死的滋味。

    “好了,搞定收工,三儿,我们走。”

    陈锋看着半死不活的漂浮在宇宙当中那些幸存下来的星盗,嘴角微微的一翘,如同魔鬼的笑容,拍了拍手,头也不会的对三儿道。

    这些落在宇宙中的星盗,除非正好有一艘法船经过救了他们,否则不用看也知道他们死定了,而且还是死无葬身之地的那种。

    虽然修炼者身强体壮的,只有体内拥有真气,就可以长时间不呼吸都没有问题,但是在广袤的宇宙中,他们甚至连一颗微尘都算不上,能够长时间不呼吸,不代表你永远都不需要呼吸,因为宇宙中是没有真气的,你迟早会因为体内的真气耗光,而活生生的被憋死,除非你的修为已经高到可以真正的星海飞驰而不惧的地步,然而这些星盗很明显还没有这种实力。

    退一万步来讲,就算这些星盗中有个别家伙好运没有被憋死,这宇宙中也充满可各种各样的神秘射线和宇宙垃圾,也会让你活不了。

    当初王家兄们能够被陈锋他们及时的救回来,已经算是他们走了大气运,但是这种大气运是不会发生在每一个人的身上的。

    陈锋的圣宫法船重新启动,如同蛮牛一样,从哪些碎片垃圾中穿行而过,当就在此时,陈锋他们突然听到了法船的外面传来了一阵敲打的声音,只见星盗的头目虎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攀爬到了陈锋法船的顶部,手中正拿着一把巨大的锤子,正在对陈锋的法船进行敲打着,看样子他是打算把法船敲开一个入口进去。

    然而他不清楚的时候,圣宫法船用的是那些神奇的骨头来构建的骨架,坚硬无比,绝非是一般的法船的材料可以相比,虎爷一连用尽全力捶打了十多下,而圣宫法船却是连一点事儿都没有,这让虎爷感到了一种深深的绝望。

    陈锋一开始还是有些担心的,但是看见圣宫法船坚不可摧的,顿时也放下心来了,懒得去搭理他,任由他在外面折腾,等他的真气消耗的差不多了,自己再出去干掉他。

    哐当……哐当……

    敲打的声音伴随谩骂的声音,由一开始的密集变得渐渐稀疏了起来,虎爷体内的真气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看着坚不可摧的法船,绝望的一屁股坐了下来,大声的踹息着。

    别看他是星盗的小头目,但是他却是一个十分怕死的人,越是在人前狠的人,背后就往往越是怕死,他不想死,但是他实在是不知道这艘坚不可摧的玩意儿到底是什么东西,而里面的人又是谁?

    嘎吱的一声,内部的舱门打开,看见陈锋手提着长刀从里面钻了出来,看着已经瘫软成一团,面带绝望的虎爷,从他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晃晃的牙齿道:“砸累了吧?还没有真气?”

    “你……你到底是谁?”

    虎爷马上从地上站了起来,冲着陈锋恶狠狠的道,就是这个家伙,把他的手下一网打尽,现在还只剩下他一个人活着,而其他的手下不是死了,就是正在宇宙中游泳呢。

    “呵呵,这么快就忘记我了吗?之前你们不是追得我挺爽的吗?”陈锋笑呵呵的道。

    “你……你们就是之前那艘法船。”虎爷不敢相信的道。

    “风水佬说过,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当初你把老子逼进碎星带的时候,我就发过誓,只要老子不死,就一定会让你们这些星盗吃不了兜着走!”陈锋现在是稳赢不输的状态,所以一点也不着急的。

    “你……你想要怎么做?”

    虎爷有种龙游浅水遭虾戏的感觉,这小子的实力明明不如自己,但是由于他的真气已经消耗一空,反而成为了一只张牙舞爪的绵羊。

    “我怎么做,那可得取决于你的想法,你若是宁死不屈,那我就让你死而无怨,你若是宁死不服,那我就让你死得憋屈,你若是不想死,那就求我,求得爷爽了,爷就考虑一下,是否让你活下来。”

    陈锋知道这些星盗的心思,心里也知道这个星盗的头目心里面不服,而且他也不想死,所以才会戏弄他道。

    “我要杀了你!”

    虎爷好歹也是这一带实力强劲的星盗,人见人怕,说出他的名字来,能够制止小孩啼哭,然而现在却被陈锋给调戏,他哪里还能够忍的。

    王大虎顿时爆喝一声,举起手中的锤子来,不管不顾的向陈锋一锤子攻击了过去,然而他显然忘记了,他体内的真气早已经所剩无几的了,哪里还是陈锋的对手。

    陈锋手中的刀耍了个刀花,同样横刀立马的向前,一刀向他劈了过去,叮当的一声响,王大虎手中的锤子,被陈锋一刀砍飞,刀刃直接落在了他的脖子上面,寒芒四溢的刀气已经在他的脖子上面,划出了一条暗红色的细线来,只伤皮,而不伤肉的,可见陈锋刀术的精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