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九百五十章 虎落平阳被犬欺
    秋道然顿时发出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声,想他一个修为高深的高手,竟然沦落到如此悲惨的地步,简直是让人惨不忍睹的,给人有一种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惨况。

    虽然在外面看来,陈锋和思梦梵已经消失了,但是并不然,他们还是停留在原地,只不过是被陈锋所布置的阵法给遮蔽了起来,令到那些野兽看不见他们。

    而思梦梵看见秋道然的惨状,由一开始的解恨到后面的怜悯,再到脸色发白,身体微微的颤抖,这个小时候还抱过她的男人,这个自己称呼他为叔叔的男人,这个杀了自己父亲的男人纵使万般的可恨,纵使他是死有余辜,但眼前的惨况还是让她感觉到一种说不出来的心酸。

    太惨了,实在是太惨了,秋道然一个高手,到最后连一个完整的尸首都没有剩下来,已经被那些野兽们分而食之,不要说是思梦梵,就连陈锋都腿软了。

    虽然他之前能够想象到这些兽王很厉害,但是厉害的程度还是出乎了他的意料,连秋道然在这些兽王的面前,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更不要说是他们两个了,好在的是,他用阵法屏蔽了他和思梦梵的气息,要不然的话,现在恐怕已经和秋道然一样的了。

    陈锋感觉到思梦梵的颤抖,拉着她的手加了一点力气,给于她力量,很多人世俗的凡人都羡慕他们修炼者,能够飞天遁地,星海飞驰,生命悠久,潇洒无比,但是殊不知,修炼界里面的残忍不是一般的人能够想象的。

    就好像人羡仙,而仙恋凡一样,不在同一个位置的时候,只能看见对方的好,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陈锋和思梦梵的身影才出现在原地上,而这个时候,那些兽王们都已经散开了,只留下了一地的狼藉和血腥。

    “走吧,这个地方不安全。”陈锋对已经呆滞了的思梦梵道。

    思梦梵点点头,有些失魂落魄的跟着陈锋离开了这里,而此刻在圣城里面,秋道然带来的那些异族大军已经被思梦梵的力量所消灭,一些背叛了思梦梵的叛徒也被禁锢了起来。

    而这一战的关键在于思梦梵和秋道然两人的胜负,谁赢了,谁就是圣城之主,反而圣城里面的几支力量是最不重要的,对于他们来说,效忠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圣城之主,而这个城主的身份是谁并不重要。

    若是思梦梵死了,他们也没有对抗秋道然的勇气和力量,但是心里面多少会有些怨气,但是这些怨气会被时间所磨灭,而思梦梵赢了的话,那自然就是最好的,一切都恢复了平静,他们还是那支忠诚圣城的力量。

    思梦梵坐在圣位上,看着底下那些背叛了她的各种大小头目,或许他们当中未必所有的人都想要背叛他,或许诱惑,或许被迫,或许是别的原因,但是他们的命运都已经跟秋道然交织在了一起,秋道然身死,而他们自然也无法限免。

    数十颗带血的脑袋染红了圣城的断头台,也意味着这一场争夺圣宫的战争,已经落下了帷幕,而幕后最大的功臣陈锋,却是无比低调的站在一个角落里面,带着微笑看着台上的思梦梵。

    如果不是有陈锋的话,也许这一场战争以思梦梵的失败而告终,也许思梦梵没有死,而是躲过了一劫,然后她躲了起来伺机报复,将这一场杀父夺位的战争延续数年,乃至是数十年,而圣城也必然会经历更多的战火洗礼。

    陈锋还是第一次踏入圣宫,这一座巨大无比的宫殿,怎么看也不像是一艘法船,但是它就是一艘真正的法船,不进入圣宫里面,你永远无法想象到这种深深的震撼,也让陈锋对于思梦梵的父亲由衷的多了一股发自于内心的佩服。

    而秋道然到底是不是为了圣宫的法船而来的,他的目的是做什么?现在已经无从得知了,他人都死了,不管是不是?都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意义。

    这段时间里,陈锋一直待在圣宫里面,他不眠不休的,正在设置圣宫法船的阵法,而且陈锋还发现了一个惊人的发现,就是这圣宫法船的内部架构,竟然全部都是用骨头来制造的,而这些骨头的坚硬度陈锋早已经见识过了,堪比那些极品的法器,这艘法船可以说是一艘坚硬不可摧毁的怪兽也不为过,绝非是那些普通的法船可以相比拟的。

    陈锋没有想到,思梦梵的父亲竟然会如此的大手笔,这得使用了多少珍贵的骨头,才制作成了这艘庞大无比的法船啊!陈锋简直是无法想象的,这艘法船简直就是一艘可以移动的堡垒。

    而且陈锋这家伙还为这艘法船添加上了武器,就是他从地球上带来的那些导弹,并且还用那些骨头在法船的前后,都弄了一个可以随时伸缩出来的冲撞杆,上次遇到那些星盗,逼得他陈锋要流落到这个地方,还差点船毁人亡的,陈锋自然不会再让愿景重现。

    时间过去了大约十天左右,陈锋已经把法船的驱动法阵给构建了起来,这是一个极其复杂的驱动法阵,可以说,陈锋已经把他的毕生所学的东西,全部都融入到了这个驱动法阵里面去,陈锋不敢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但起码已经算是他当前的巅峰之作了,相信比很多所谓的阵法大师的作品好上不止一星半点的。

    陈锋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才心满意足的从法船的驱动间出来,虽然说思梦梵答应了把法船给他,但是毕竟法船就是圣宫,若是有一天,圣城的人发现他们圣宫没有了,而他们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思梦梵会又要怎么向他们交代?陈锋也不是很清楚,所以有些担心。

    而且圣宫其实就等于是思梦梵的家,里面有着她所有的记忆,包括她所居住的寝室,还有她父亲的灵堂,和圣宫的宝库等等,可以说圣宫就相当于她的所有。

    若不是没有办法的话,陈锋也不愿意把她的家夺走,但是他现在真的很需要这艘法船离开这个地方,所陈锋打算去跟她聊聊,看看自己在临走之前,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到她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