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九百四十六章 不坚强便疯狂
    “对了,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们圣城到底有没有离开这个地方的法船呢。”陈锋看见把话题扯远了,急忙兜了回来道。

    然而思梦梵此时的脑海里面,却是天人交加的,她看着陈锋双眼放光,而心里面却是如同惊涛骇浪似的,原来父亲说的没错,真的是有域外,父亲果然没有欺骗她。

    “在你知道答案之前,能不能先听我说一个故事?”出乎意料的时候,思梦梵并没有马上回答陈锋有还是没有,而是用一种带着恳求的目光看着陈锋道。

    “当然可以,反正我们现在暂时也回不去,那个那拐杖的老头应该还在到处寻找我们。”陈锋回答道。

    两人找了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整理了一下,坐了下来后,思梦梵才开口对陈锋道:“在很多年前,有两个修炼者跟你一样,也是无意中落到了这个地方,而其中一个人就是我的父亲,不过那个时候,我父亲还没有娶妻生子,也没有我,他们和你一样,一开始也是到处想办法离开这里,回去自己的宗门,但是他们悲哀的发现,这个地方是那么的原始,只有一些原始的部落……”

    “我父亲他们一开始不死心,不断的想着各种各样的办法,但是花费了数十年后,我父亲他们终于死心了,在这个地方生活了下来,并且开始教授那些部落的人学习知识与智慧,并且还取了一个当地部落的女人做妻子,然后生了我,慢慢的形成了今天你所看到的情况。”

    “由于我父亲大公无私的,而且实力最高,所以他当之无愧的成为了这里的首领,但是……有一天,我父亲与秋道然出现了争端,后来他们两个就开始反目成仇了,不过我父亲没有对我说过是因为什么事情……”思梦梵说到这里的时候,想起父亲的死,忍不住落下了眼泪。

    “你说的那个和你父亲反目成仇的秋道然,就是之前那个那个拄着拐杖要你交出城主之位的老头?”陈锋拿出一张纸巾来,递给她擦泪问道。

    思梦梵点点头,继续说道:“后来他们两人之间的冲突越来越严重,他们打了一架,那秋道然不是我父亲的对手,被我父亲败退,那是第一次发生冲突,我那时候才五岁,根本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这样,甚至还怪过我父亲。”

    “然后呢?”陈锋似乎感觉事情还没有完。

    “秋道然被我父亲打败后,他就失踪了一段时间,过了几年后,突然他带来了一帮异族的人,这一次不仅仅是冲突,而是战争,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但是终究秋道然还是败在我的父亲的手中,然而……”

    “然而,我父亲太过心善了,他不忍心杀了他的结拜兄弟,一念之间绕过了秋道然一命,但是换来的结果,却是我父亲中了他的暗算,我父亲在临死之前,还是重创了他,而那秋道然再次踪影全无的,一直到今天在酒家里面的时候,我看到了那些异族,我就知道秋道然再次卷土重来了,然而这次我父亲已经不在了,这里已经没人是他的对手。”

    思梦梵抽泣的表情中带着父亲的思念,也带着对秋道然的怨恨,可谓是十分的复杂,陈锋忽然感觉到有些心疼,感觉到她有种无依无靠的样子,大胆的靠过去一些,把她抱在了怀抱中,并且轻轻的在她的后背拍打着。

    而这次思梦梵倒是没有推开陈锋,而是在他的怀抱中,感受到如同他父亲的那种温暖,顿时哭得稀里哗啦了起来。

    这些年来,她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感情,无处宣泄,今天在陈锋的面前,突然一下子释放了出来,哭得那一个叫伤心的。

    而陈锋也没有马上去安慰她,只是任由她在自己的肩膀上面哭泣着,有时候所有的安慰,还不如一场歇斯底里的哭泣来得更加的有用,至此陈锋已经大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无非又是一个人心的问题,一个手足相残的是事情而已。

    无论是不是修炼者,人心自古以来都是最难以把握的东西,没有人能够真正的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只要是人,就会拥有感情,若果一个人连感情都没有了,那他也就不再是人了,要么是块木头,要么就是一个人渣。

    等思梦梵哭干了泪水后,陈锋才感觉到她的灵魂已经回来了,当一个人哭无可哭的时候,往往就会变得坚强甚至是疯狂,不管是坚强还是疯狂,只要有了动力,就会拼命的活下去。

    “陈锋,你帮我杀了秋道然,我就是你的了。”

    果然如同陈锋所言那样,思梦梵变得是疯狂,她用自己来作为筹码和陈锋谈判,因为她知道她无法杀得了秋道然。

    “妞儿,我承认你很动人,说句是个男人都会说的话,我也很想得到你,但是你不是一件货物,永远也不要把自己当成是一件货物,否则你将会失去所有的东西,甚至比你失去父亲更加的可怕,我也不怕老实的告诉你,我不是那个秋道然的对手,我也杀不了他,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好好活着比什么都强。”陈锋在她的肩膀上面轻轻的拍了几下,叹了一口气的道。

    他陈锋不是那种小人,但是他也不想无端端的去得罪一个可怕的敌人,他只是想找艘法船离开这个鬼地方而已,至于这个鬼地方,谁当王的,他一点儿也不感兴趣。

    思梦梵愣了一下,没想到陈锋的答案竟然是这个,难道自己真的看错他了,他不是一个色胚?不过她依然不死心,不肯放弃,她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寄托在陈锋的身上,对陈锋道:“你如果想要得到法船,就必须帮我杀了秋道然。”

    “此话当真,你可真的有法船?”陈锋马上眼睛一亮的道,显然法船在陈锋的心目中,比她可重要得多了。

    “其实当年我父亲一直没有想要放弃离开这里,回到自己的宗门去,他穷尽了自己所有的能力,终于打造出了一艘法船来。”思梦梵看着陈锋一字一句的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