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九百四十五章 无敌黑马
    她刚刚才经历了一番悲怒,现在又遭到陈锋的调戏,感觉到委屈不已的,她剑身一荡,一股力量顿时把陈锋的手指头给弹开,然后再次一剑向他刺了过去,一副势要杀了他不可的样子。

    陈锋只好狼狈的躲闪了起来,这个思梦梵虽然实力比不上他,但是修为却是和他差不了多少,要是被她给捅了一剑的话,陈锋也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两人就这么在魔渊的森林里面斗了起来,思梦梵攻击,陈锋躲避,毕竟他有错在先,本着能忍就忍的态度,不愿意出手去伤她,更何况陈锋知道她就是自己要找的圣城的城主的后,心想着自己还有事情要求她,所以只能变成孙子,但是这个思梦梵不依不饶的,也让陈锋有些生气了,不久是捏了你一下吗?又不是要你的命,用得着一定要杀了我方肯罢休吗?

    “够了啊!我已经忍你很久了。”陈锋用中指对着她的剑刃一弹,与她拉开一定的距离道。

    “够什么够,我要杀了你这个死色胚!”思梦梵把自己对秋道然的气,全部都撒在了陈锋的身上去,依然不肯停歇,再次向陈锋一剑飞掠过去道。

    陈锋也恼火了,这女人简直是不分好歹的,难道自己那一捏比救了她一命还要重要吗?顿时用上了手法,在她的手脉上面,一点、一按、一扫、一截,当的一声,思梦梵手中的长剑顿时脱手而飞,落在了一颗大树干上面摇摇晃晃的。

    思梦梵受陈锋所制,更是气恼,大叫了一声,一脚向陈锋踢了过去,她的兽皮小靴子上面还沾了一些树叶草根之类的,然陈锋差点迷花了眼,也把这家伙的暴脾气给点燃了,不管不顾的,任由她踢在自己的身上,然后用手抱着她的腿,大喝一声,硬生生的把她给抗了起来,压在了一颗大树干上面,看着她恶狠狠的道:“够了啊!不要以为老子脾气好,就不敢对你怎么样?”

    思梦梵被陈锋压在了大树干上,并且还拿捏着她的一条腿,不然她起脚去踹他,而思梦梵则是不停的挣扎着道:“放开我,你这个死色胚!”

    “行行行,老子是色胚,行了吧,今天老子就让你看看什么才是色胚。”

    陈锋也来气了,用力一压,把她的腿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面,让思梦梵变成了一个直立一字马的羞人姿势,然后陈锋用自己的脑袋凑了上去,一把含住了她的玉唇来。

    唔唔唔……

    思梦梵的嘴唇被一股热气包裹着,鼻子闻到的全是男子独有的雄壮气息,心里面一下慌张了起来,变得有些不知所措的,而且发现了自己嘴巴里面,好像还有一条会动的东西,正在不断的想要撬她的牙关,往里面钻进去,

    思梦梵害怕起来,一口咬了下去,而陈锋也有些迷乱欲醉的了,他只是本能做出来的动作,根本没有去想那么多,突然感觉自己的舌头一痛,顿时惨叫了一声,放开了思梦梵,在旁边蹦蹦跳跳着,从嘴巴里面吐出了几口带血的唾沫来,原来他的舌头已经被思梦梵给咬出血来了。

    “我说你这个女人想要人命啊,用这么大力气。”陈锋感觉自己的舌头一阵痛麻痛麻的,没好气的叫嚷道。

    “谁……谁让你对我做那种事情的,你这个死色胚。”

    思梦梵看见陈锋痛得龇牙咧嘴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到自己有些心虚的,明明是这个家伙的错,是他亵渎自己在先。

    “好了啊,你不要左一句色胚,右一句色胚的,我已经忍你很久了,这里是魔渊的深处,你要是想死的话,你自己去死好了,可不要连累我。”

    陈锋对上次哪只犀甲牛王还心有余悸的,鬼知道这里面还存在着什么恐怖的玩意儿,他可不想再被追杀一次了。

    这时候,思梦梵也逐渐的冷静了下来,不再和陈锋斗气了,不过她不再发出任何的声音,也不说话,只是一个人在生闷气,根本不去理会陈锋。

    “我承认我刚才是对你那什么了,不过我不是有意的,我向你道歉,你也知道,虽然你打扮成了男人的样子,但你始终是一个女人,而我是一个真正的男人,男人免不了会被女人吸引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但是无论如何,我总归也是救了你一命,你若是想死我不反对,但是麻烦在你死之前,能不能告诉我一件事情。”陈锋此刻也冷静了下来,走到她的面前说道。

    “你想知道什么事情?”思梦梵正在强忍着伤心,抬头看了他一眼的道。

    “圣城里面有没有离开这里的法船。”陈锋问道,这也是他来圣城最重要的目的。

    陈锋询问法船的事情,让思梦梵一下子警觉了起来,只见她双眼如同毒蛇一样盯着陈锋道:“你问这个干什么?你到底是谁?”

    “我叫陈锋,不是这里的人,而是来自外域,前些天,我们的法船坠落了这里,遇到了洛桑的白木部落和黑黎部落的人……”

    陈锋把事情的原委原原本本的道了出来,没有丝毫的隐瞒,既然他是有求于人,那么必须要坦诚,打消对方的戒备才可以。

    “什么?你……你就是使者。”

    思梦梵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来,前几天底下的人向她报告说,黑黎部落和白木部落的人带来了使者,但是当时她以为对方是假的,所以并没有去理会,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是真的使者。

    “如果按照这里的说法,我的确就是你们口中所说的使者,但是我相信你们所谓的使者无非是忽悠那些部落的人而已,严格的来说,我是来自于域外的修炼者。”陈锋知道她也是修炼者,自然不会相信她也相信什么使者的鬼话。

    “陈锋……你就是今天一拳胜敌的黑马选手!”然而这个时候,思梦梵觉得陈锋的名字有些熟悉,突然想起了这件事情来。

    “什么黑马白马的,我去参加你那个选才比赛,还不是为了要见你吗?现在既然我已经见到了你了,自然也就不会再有什么黑马白马的了。”陈锋撇了撇嘴无奈的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