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九百四十四章 引爆丹田
    然而白龙却是不闪不避的,他今天要做的不是杀了秋道然,他的千只手影而是紧紧的抓住了秋道然的身体,硬生生的受了秋道然一掌。

    “咔嚓!”的一声,在白龙的头骨碎裂之前,一瞬间引爆了自己的丹田,轰隆的一声巨响,地面上已然多了一个大坑,而白龙自然已经粉身碎骨,不复存在了,他这种真正的目的是要用自己的死,来换得思梦梵的一线生机。

    “白龙……秋道然,我一定会为我父亲和白龙报仇的!”思梦梵悲伤欲绝的大喊了一声,双脚在地面上一顿,身体向后面飞去。

    思梦梵虽然伤心欲绝的,恨不得立马上去手刃秋道然,但是她也知道自己不是秋道然的对手,现在过去只会是送死,白白浪费了白龙用生命为她争取到的一线生机,她思梦梵可以死,也不畏死,但绝对不是现在。

    “想走?给我留下来。”

    然而白龙还是太过小看秋道然的实力了,他以为用自爆的方式可以为思梦梵换来一线的生机,但秋道然隐忍的这些年里,修为早已经突飞猛进的了,绝非是他可以撼动得了的。

    秋道然大喝一声,手对着思梦梵的逃走的方向一伸,只见他的手臂,化为一条巨龙,正张牙舞爪的,向思梦梵的后背爪了过去。

    思梦梵没想到秋道然的动作竟然会这么快,她还来得及走远,那秋道然的手臂就好像跨越了虚空一样,出现在她的身后面,

    思梦梵没有回头,而是用手中的剑向后一撩的,轰隆的一声,地面上炸起了三条数尺高的剑气来,打算抵挡一下。

    然而她的剑气在这个秋道然的面前好像是纸糊的一样,根本起不到任何的效果,眼看思梦梵就要被秋道然的手给抓住的时候,鬼鬼祟祟躲在一旁的陈锋,突然拿出一把刀来,大喝一声:“九州之刀。”

    红色的雷**在空中凝聚,天空变黑,而周围也刮起了一阵飓风来,九州之刀,算是陈锋目前为止最厉害的一刀,甚至比他的第十七地狱还要厉害。

    只不过九州之刀需要聚气,以往在对敌的时候,陈锋轻易不会动用,而刚才双方都没有注意到旁边这个鬼鬼祟祟的家伙,所以陈锋才敢放心的使用这一刀来。

    “小子!你找死。”

    秋道然没想到旁边这个人畜无害的家伙,会突然对他出手,然而陈锋的修为有限,秋道然根本一点也不把他放在心上,但是下一刻他就后悔了,陈锋的九州一刀灌输的是太初之气,就连谷岳和玄太极都忌惮,何况是他呢?

    陈锋看到这个白痴既然敢空手去抓自己的九州之刀,嘴角露出了一个形同恶魔的笑容来,体内的太极眼金丹不要命的运转着,把大量的真气转化成为太初之气,并灌输到了自己的刀里面去。

    陈锋一刀砍下去,顿时风云变色的,原本熊熊燃烧着的酒家,被他的刀气给辟出了一条无火的通道来,而刀气所过之处,如同润物细无声一样,令到那些大火纷纷扑灭,周遭的东西也全部化为了灰烬,可想而知,陈锋这一刀的厉害。

    秋道然之前还不屑的表情,但是一瞬间他的脸色就变了,陈锋这一刀竟然给了他一种濒临死亡般的感觉,但是此刻想躲已经来不及了,顿时用出了自己毕生的功力来,硬抗了陈锋这一刀。

    扑哧的一声,秋道然的手掌出现了一跟横贯的血线,只见他的三根手指头脱离了他的手掌,飞了出去,然后被陈锋的刀气给绞成了肉泥。

    陈锋看了一眼九州一刀的结果,忍不住轻叹一声,自己的大气运果然已经不在了,虽然他这一刀很惊艳,但终究他的修为还是太低了,这不是仅仅用刀法就可以弥补的缺点。

    不过陈锋这一刀还是给秋道然带去了伤害,令到秋道然对他多了几分忌惮,由于他搞不清陈锋的真正实力,也不敢贸贸然的出手,倒是给了陈锋逃走的机会,他手执长刀,瞬间向思梦梵飞了过去,一手搂住她的腰身,指挥长刀掠上了天空,瞬间远去的。

    “不要乱动,我是帮你的。”

    陈锋发现思梦梵扭动着身体,急忙对她说了一声,思梦梵才停下了挣扎,刚才陈锋对付秋道然的情景,她也看在眼里,虽然不知道陈锋是什么人,但是应该对她没有恶意。

    陈锋担心那老头会追过来,所以一直御刀飞行,也不知道飞了多久,直到体内的真气支撑不了啦,才带着思梦梵落了下来。

    落地之后,陈锋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顿时有些目瞪口呆的,这地方不是魔渊的深处吗?也就是他之前遇到了犀甲牛王的地方,可不算安全,但是总比面对那个老头的好。

    陈锋惊讶之余,发现自己的手所握的地方好像有些软软的,绵绵的,还带着热气,好像刚刚出笼,富有弹性的包子一样,那手感绝对没得顶。

    而这家伙脑袋一时没有回过神来,竟然还鬼使神差的用力去捏了捏,思梦梵娇嗔一声,脸色早已经红得像是涂抹了胭脂的水蜜桃。

    “啪!”的一声,五道手指印落在陈锋的脸上。

    “你干什么?死色狼!”一句羞涩的女声传到了陈锋的耳朵里。

    “噢,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陈锋的脸上顶着五道红色的手印痕,急忙道歉了起来。

    思梦梵的脸要多难看有多难看的,抬手一剑向陈锋的心窝口刺了过去,心里面觉得这家伙肯定是故意的,他不是有心都这样了,要是有心的话,那还得了,鬼知道这色狼还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陈锋急忙躲避开来,用两根手指头一把夹住了她的剑刃,心惊胆战的道:“嘿嘿嘿,我说你这个妞怎么能这样?我刚刚可是救了你一命,不就是捏了你一下那啥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又不是没有捏过,要不然我给你捏回去,大家就算是打和了。”

    “呸!你个登徒子,你这个死色胚,谁要你假惺惺的来救我了。”思梦梵已经是怒火遮眼的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