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九百四十一章 调戏姑娘
    当第一天选才结束的时候,陈锋已经闯入了前百名了,在圣城里面,他的名字开始名声鹤起的,很多人都知道了他这匹黑马的存在。

    要知道陈锋这可是从几千名选手中脱颖而出的,并且无一例外的,他的每一场战斗,都是用一拳结束了战斗。

    而陈锋不知道的是,他所想要见到的圣城的城主,也在关注着他的战斗,像他这么独特的家伙,想要不引起人家的好奇都难。

    “这个叫做陈锋的人是哪个部落的?”思梦梵开口问一名负责选才的老者道。

    “回城主的话,这个叫做陈锋的人并没有注明是来自于哪个部落的人,要不要我派人去询问他?”这名白须老者看了一下报名的资料回答道。

    “不需要,他来自于哪里不重要,重要是的他是能不能为我所用,除了他之外,还有没有什么人才?”思梦梵徐徐的道。

    “其中有一个来自于河豚部落的突兀拔,他的实力也很不错,每场战斗,也都是一招败敌……”这个白须老者一共说出了三个人的名字来。

    “明天安排它们与这个陈锋进行同场比试,测试一下他们谁的实力更强。”思梦梵吩咐道。

    “是,城主。”白须老者恭恭敬敬的退下。

    等白须老者离开后,思梦梵一挥衣袖,对着虚空道:“白龙。”

    随着她的声音落下,只见空无一人的大厅里面,突然多了一个男人的身影,他跪在思梦梵的面前恭恭敬敬的道:“主人,请问有何吩咐。”

    “忽然觉得有些气闷,陪我出去走走。”思梦梵站了起来道。

    “是,主人,我马上去召集护卫。”白龙低头行了一礼道。

    “不用了,今晚我只想安静一下,去外面走走,这里是圣城,有谁敢对我不轨的。”思梦梵声音冰冷的道。

    “是。”白龙恭恭敬敬的道。

    然而感到气闷不仅仅只是思梦梵,陈锋也感觉到气闷,自从他再次回来小千世界之后,他发现加注在他身上的大气运便已经开始消失了,事情不再像以前那么的顺利。

    可以说他现在每走一步都充满了荆棘,在来之前,老头子就一再的对他警告,陈锋知道老头子是一个不会无的放矢的人,他一定是察觉到了什么?才会如此,所以陈锋现在是能低调就绝对不高调,要不是为了尽早见到这个圣城的城主,他恐怕根本就不会去参加什么比试的。

    陈锋在客栈里面待得有些无聊,干脆打算出去走走,圣城里面并不施行宵禁,晚上倒是挺热闹的,这地方虽然不大,不过麻雀再小,也是五脏俱全的,包括什么酒楼、赌坊、红楼等等,应有尽有的。

    陈锋走进了一间酒楼,要了一个雅座,干脆坐下来喝酒,这地方的酒跟地球上的酒不太一样,这个地方可没有人种高粱大米的,都是一些度数不高的果酒,而陈锋也不是专门为了喝酒而来,他只不过是无聊,找一个热闹的地方来坐坐而已。

    他点了一些下酒的菜,不过并没有喝这些果酒,而是拿出了自己带来的茅台喝了起来,这些果酒陈锋尝了一下,他实在是提不起什么兴趣来,只好弃之。

    这间酒楼倒是挺会做生意的,在中间还设了一个大舞台,而舞台中间还有一些个类似于地球上面的戏班子正在表演,陈锋虽然听不懂,不过却是看得津津有味的。

    这个星球虽然原始,不过也有它自己的独特的人文风俗和文化,这是属于人类的创造力,也是从茹毛饮血过度到文明世界的一种征程。

    别看这星球不大,大部分都是原始部落居多,不过也许在千百年之后,这里会变成好像地球一样的文明世界也不出奇,毕竟地球也是从原始的时代过来的。

    陈锋喝了一口酒,用筷子夹了一些,也不知道是什么野兽做成的酱肉,味道倒是蛮不错的,这时候,听到了酒楼突然变得安静了下来,陈锋顺着众人的目光看去,发现舞台上面,出现了一个长得水灵灵的女孩子,看年纪应该是在十六七岁的样子,她正在舞台上面,赤着脚,跳着一种类似于祭祀的舞蹈。

    陈锋只听懂了一句,好像她在哼唱着什么风调雨顺之类的话,不得不说,以陈锋过来人的眼光来看,舞台上面的这个女孩子的长相还是挺不错的,虽然她所跳的那种舞蹈在陈锋看来,显得有些滑稽,不过这里面的人似乎很喜欢。

    这个女孩子跳完了舞后,还没有回到后台去,突然被一个满嘴酒气的男人,给拉住了她的手臂,不让她回去,并且还粗言秽语的调戏着她。

    陈锋看了一眼这个男人的装束,应该是一名狩猎人,这种在刀口上添血,整天把脑袋挂在自己的裤腰带上面的家伙,不用想也知道,绝对不会是什么彬彬有礼的家伙。

    而酒店里面那些喝酒的人,看见这个小姑娘被调戏,不仅没有上去帮忙,反而一个个大声的笑了起来,甚至还听到有人在起哄道:“小姑娘,这位可是突兀拔大英雄,他今天可是战胜了上百人,他看中了你,可是你的福气。”

    众人的起哄,让那个满嘴酒气的家伙更加得意了起来,他一把拉着人家小姑娘的手,大嘴巴子就往她的脸上凑了过去,而那个小姑娘被吓得花容失色的,她不停的挣扎着,而戏班里面的人见状不妙的,一名青衫老头急忙走了过来,向这个突兀拔行了一礼,好像是在为这个小姑娘讨情。

    而这个突兀拔不知道是不是喝醉了酒,还是本来人就这么狂,他似乎并不领情,而是一巴掌把这个青衫老头给打飞了出去,等那老头落地之后,已经满脸是血的了。

    “阿姆……”

    这个女孩子顿时哭喊了起来,想要向那个老头扑过去,但是她的手却是死死的被这个突兀拔给抓住,让她动弹不得的。

    陈锋的眉头皱了一下,他不是一个好管闲事的人,但是一向看不起这种欺负弱者的家伙,尤其听说这个突兀拔还是和他一样,是今天参加选才的选手,而他的所作所为,让陈锋都感到有些丢脸的,正打算出手教训一下这个家伙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有人比他捷足先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