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九百二十二章 比烟花寂寞
    “妖女,受死吧!”

    那巫师大喝一声,他用手把一整只内脏给捏爆,那些密密麻麻的蛆虫顿时洒落了下来,掉到地面上蠕动着。

    花千雨本来就害怕这些东西,不要说是她了,相信没有几个女人是不害怕这些东西,顿时连连跺脚尖叫了起来。

    “你……你不要靠近,你这个人好恶心。”看到这些蛆虫,花千雨早已经失去了往日的淡定从容了,现在就像是一个需要人保护的小女人。

    然而那巫师却是越靠越近,引起了花千雨的本能反应,只见她身上的精神力如同冲击波一样,轰的一声,全部轰在了那巫师的身上,那巫师连惨叫一声的机会都没有,就已经骨骼全碎,命丧黄泉,七孔流血的倒在了花千雨的面前。

    “妖女杀人了!妖女杀人了!”村长带来的人,看到巫师被花千雨杀死了,顿时令到他们害怕的大喊大叫了起来。

    那村长看见连巫师都死了,他自己其实也很害怕,马上抓了几个人过来挡在他的面前,并且大喊大叫的道:“快点杀了这个妖女,快开枪杀了她。”

    村长带来的人,都是属于自己的私人护卫,他们都佩戴着武器,听到村长的命令后,马上拿出武器来向花千雨扣动了扳机。

    若果花千雨在正常的状态下,面对这些人的枪林弹雨,她自然可以从容的应对,但是地面上那些恶心的蛆虫却让她失去了冷静,对于眼前的危险视而不见的,还在跟地面上那些恶心的蛆虫较劲。

    虽然花千雨是精神力大师,若果是平常的话,她肯定有能力从容应对危机,甚至是让他们连扣动扳机的机会都没有,但是现在她已经失去了冷静了,对于她来说,似乎地面上那些恶心的蛆虫比子弹更加令她花容失se。

    一阵密集的枪声响起,数十颗子弹向她射了过去,花千雨只是精神力大师,并非是刀枪不入的超人,虽然有一定的身手,但是还远没有到躲避子弹的地步,眼看她就要被子弹射中的时候,突然天空中出现了一声无比暴怒的声音。

    一股铺天盖地的力量,如同风卷残云一样的扫了过来,只见那些向花千雨射过去的子弹,竟然硬生生的被这股强大的力量,给硬生生的挤压成了一堆金se的粉末。

    只见一个身穿黑se皮衣的男人,背着双手,从空中如同下楼梯一样,踏着虚空,一步一步的走了下来,脸上满是一副想要噬人的怒容。

    “陈锋!”花千雨惊讶的看着他从天而降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你们这帮王八蛋竟然敢伤害她?知道她是什么人吗?她是老子的女人,今天我就让你们这帮王八蛋统统下葬!”

    陈锋没有回头,而是看着这帮手中拿着武器,枪口还飘着烟雾的人,脸上满是震怒的道。

    这些印度人哪里见识过这种类似于蜘蛛侠,又或者是超人的神奇能力,就算他们见过,那也是在好莱坞的电影里面见识过,现实中根本不可能存在。

    那村长更是被吓得魂飞魄散的,他此刻哪里还顾得上花千雨,他一边惶恐的后退,一边指挥手下向陈锋开枪。

    但是陈锋可不是花千雨,地面上那些蛆虫对于陈锋来说毫无心理的压力,他看到这些印度阿三向他开枪,身上顿时的寒芒四溢,手一挥,那些子弹从哪里来,就回到了哪里去,那些像他开枪的人,纷纷中弹到地,血花四溅。

    而那个村长早已经被这一幕给吓瘫软了,他连跑都跑不动,而陈锋刚才专门留下这个罪魁祸首,岂会这么容易的放过他,陈锋手一吸的,把他从地面上给抓了起来,提在空中,然后捏住他的脖子,用手在他的脸上啪啪啪的打了几下,声音机械而冰冷的道:“阿三,你倒是挺大的胆的啊!竟然敢让人对我开枪。”

    这个脖子被陈锋掐住的村长,连呼吸都呼吸不过来,他平时作威作福的,全靠他的一帮手下来作为依仗,再加上印度当地的一些等级和地位,令到别人不敢去得罪他,而他的手下现在全都中弹身亡了,只剩下他一个光棍,试问一下他还怎么能威风的起来呢?

    “绕……饶命……”这落入陈锋手中的家伙,用急了所有的力气,才挤出了这一句话来。

    “饶命?下辈子吧!”陈锋也懒得跟一个阿三去啰嗦,直接手一拧的,这个可怜的村长如同小鸡一样,断了气了。

    整个过程还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陈锋之所以会那么生气,导致他不顾一切的大开杀戒,并不是因为他们向他开枪,而是因为他们伤害花千雨,要不是正好他过来找花千雨的话,花千雨刚才就要丧命在这些阿三的手中了。

    “千雨,这么多年了,没想到你还是害怕这些虫子,害怕到你差点连命都没了,好在碰巧我正好过来找你。”陈锋这时候才回过头去,语气中对她带着一些责备与关心的道。

    花千雨看到陈锋的时候,一下子泪崩了,任凭一个再强大的女人,内心总会有脆弱的时候,而精神力强大的花千雨,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但她却偏偏被一些小虫子给击败了,她现在就好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女人一样,抱着陈锋哭的稀里哗啦的。

    “好了,好了,别哭了,这么多年来,你一直一个人东奔西跑的,各地去苦修去流浪,住在森林中,待在悬崖上,每天风餐露宿,居无定所,比烟花还要寂寞,你就不能够安分一点吗?”陈锋无比心疼的道。

    “讨厌,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了,你知道我不是那样子的女人。”花千雨在陈锋的安慰下,情绪已经稳定下来了,在他的身手捶打了几下道。

    “你呀你,这么多年来,还是一样不变,好了,这里到处都是血腥味,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吧。”陈锋无奈的摇头道。

    花千雨也不想待在这个有蛆虫的恶心地方,她急忙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后,和陈锋离开了这里,两人离开了乡下,在附近的一座小城市里面,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相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