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九百二十一章 你这个妖女
    “有鬼啊……有鬼啊……”

    那几个男人顿时被吓得屁滚尿流的,连疼痛也顾不上,只见他们连滚带爬的逃出小石屋去,连头也不敢回的向外跑,恨不得爹妈给自己多生两条腿的。

    等这些人走了之后,只见这个女人才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自语道:“真是麻烦,躲在这种小地方还是避免不了这些麻烦,看来我又得搬家了。”

    而这个女人正是陈锋的红颜知己花千雨,一个比烟花还要寂寞的女人,她为了让自己的精神力达到一种全新的境界,不断的在全世界各地修行,而一个女人,一个美女,而且还是一个孤身的美女,自然会引来很多麻烦。

    她昨天教训的那个人是这里的村长的儿子,村长在印度当地的这条小村子很有威势,相当于土霸王一类的类型,不要说是外人了,就算是自己村子里面的村民们都不敢得罪他,而花千雨只不过是一个外来人而已,何况还是一个人。

    村子里面突然住进来了一个外国美女,自然会引起村民们的好奇,这当中免不了那村子的儿子,这村子的儿子二十多出头,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平常仗着自己家在当地的威势,一向在村子里面作威作福的,而花千雨又是一个貌美如花的独身外国女子,结果如何只是不言而喻的。

    所以他平常有事没事都会去骚扰花千雨,只是花千雨一开始不想惹麻烦,还尽量去容忍他,但这却助长了他的贼心。

    昨天他借酒壮胆,过来想对瑶对花千雨用强的,然而花千雨却是一名强大的精神力大师,又岂会被他得逞的,所以花千雨一怒之下,使用精神力对他略微惩戒了一下。

    花千雨把精神力所化的莲花收到了体内,开始收拾房间里面的东西,打算离开这里,不是她怕那个村长对她报复,而是她修炼的是精神力,精神力讲究的是心态和平,不会轻易与人动手,她没必要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而破了戒。

    然而就在此时,听到外面传来了嚷嚷的声音,正在屋里收拾东西的花千雨,眉头顿时轻皱了一下,看见她眼睛闪了一下光芒,只见一道光波出现在她的面前,而光波里面所显示的图像,正是她房子外面的场景。

    只见她房子外面来了上百个手持武器的印度人,他们在村长的带领下,正在气势汹汹的往她的屋子过来,看起来应该是来找她的麻烦的。

    花千雨无奈的摇摇头,手一挥,把光影收了回去,看来在解决问题之前,她暂时是收拾不了东西离开了,干脆把东西放了下来,打开门走了出去。

    而外面一名身着一套昂贵的金丝绸衣服的老者,正满面怒容的带着一大帮人过来,他正是这条村的村长,他的儿子昨天被人抬回去之后,一直到现在还疯疯癫癫的样子,连他这个父亲都不认识了。

    再加上刚才几名手下回去的报告,所以让他怀疑这个华夏外国女人是一个邪祟,所以这次过来,他还带来了一名当地的巫师,打算要对付她。

    花千雨打开门走出去的时候,外面的那些人看到她时,有些害怕的后退了几步,这个神神秘秘的女人若真的是那些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的话,他们自然也会害怕。

    “你们带这么多人来堵住我的房子,到底想要干什么?”花千雨不知道人家已经把她当成了那些不干净的东西,若是她知道的话,保不定会笑到抽筋。

    “你这个妖女,昨晚对我的儿子做了什么手脚?”村长的身边有巫师在,所以他没有后退,而是用手指着花千雨质问道。

    “我之前已经说过了,你的儿子对我做了不敬的事情,我只是对他小惩大诫的,过些天你的儿子就会恢复正常。”

    花千雨入乡随俗的,她身上穿的是一件当地印度女人的服饰,鼻子以下戴了一条白se的纱巾,遮盖了她一半的面容,但是却遮盖不了她那美丽的容颜。

    “哼!好大的胆子,连我的儿子你也敢动他,巫师,你看一下她是不是那些邪祟?”村长对他身边的当地巫师道。

    那巫师是当地很有名气的一名巫医,有没有本事不知道,但是基本上这附近十里八乡的人,只要生病了,又或者是中邪了,都会找他去解救,这巫医也看不出来花千雨是不是邪祟,但是这并不要紧,要知道装神弄鬼一向是巫医的手段。

    “村长退后,这个女人是不是邪祟,我一试便知。”这名巫医从袋子里面,掏出一个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内脏来。

    只见这巫师把内脏拿在自己的手术,而内脏上面还有大量的蛆虫正在爬着,让人感觉到一阵头皮发麻,恶心反胃的,让在场的人对这巫师纷纷投去了敬畏的目光。

    这巫师从内脏里面抓出一条活生生的蛆虫来,只见他把蛆虫给生生捏死,然后用蛆虫的汁液涂抹在自己的额头上面,然后手举起爬满了蛆虫的内脏,在花千雨的面前挑起了一种奇怪的舞蹈来。

    花千雨哪怕是精神力大师,但是她终究还是一个女孩子,而女孩子总会有一些惧怕的东西,比如蛆虫这些玩意儿,就是她的死穴,顿时花容失se的,忍不住大叫了一声,背过身去,不敢看那巫师手中恶心的内脏。

    而那个巫师看到花千雨害怕了,顿时得意洋洋的对村子道:“村长,这个女人肯定是个不吉利的邪祟,你看她不敢面对我手中的法器。”

    那村长也不懂这些,只是觉得那巫师说得很有道理,顿时恶狠狠的道:“太好了,巫师,把这个妖女给我杀了。”

    而那巫师也以为自己的作法起到了作用,花千雨害怕了,他也大胆了起来,一边手举那只爬满了蛆虫的内脏,一边跳着古怪的舞蹈,向花千雨靠近。

    “啊!你别过来!”花千雨看到他手中拿着的那个恶心的玩意儿,顿时惊慌失措的道。

    然而那巫师却是认为花千雨是在害怕,是他的巫术起到了作用,竟然得意洋洋的,嘴边念念有词,而且还越来越大声,越来越靠近花千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