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九百零二章 老子诏曰
    千影尽消,瑶玉溪脸色苍白的落了下来,捂住自己的心口连连向后倒退着,而陈锋急忙一把将她扶稳,看着她的样子,心疼无比的。

    “丫头,我看在你母亲的份上,刚才已经对你手下留情了,你别不识好歹!”独阴冷哼一声的道。

    “你打我的女人,还伤了我的手下,现在还一副假惺惺的样子,我倒看不出来你那里有半点的人情味了,人就人,妖就是妖,就算你修炼十万年,你也拥有不了人类的情感,最多只是个人妖罢了!”

    陈锋怒不可歇的讥讽他道,反正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跟他客气只会浪费自己的表情,不过他也知道这大妖王不欲伤害瑶玉溪,于是传音给她道:“青衣,那大妖王看在你娘亲的份上,他应该会对你网开一面,等下你不要管我们,马上离开。”

    “不行,陈郎,我说过,要生我们一起生,要死我们一起死,你别想抛下我。”陈锋的手臂一紧的,已经被瑶玉溪紧紧的抓住,在他的脑海里面响起了瑶玉溪的声音。

    “青衣,你这又是何苦呢?”陈锋没想到这女人竟然会这么决然,这么也不肯抛弃他。

    “我出生没爹,从小没娘,心中一直对男人充满了怨恨,是陈郎你走进了我的心里,是你开解我说人要往前看,是你对我说若相惜,何须执手问年华。若相离,何须携老看永远……”瑶玉溪固执的道。

    陈锋听到瑶玉溪的话,心中一痛,用手抚着她那苍白的娇容,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他陈锋何德何能的,竟然能够得她如此生死相依。

    不仅仅是瑶玉溪,自己所认识的那些女人都是如此,若这些就是老头子口中所说的桃花劫的话,那么他陈锋愿意为了她们万劫不复!

    “好,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同生共死!”

    陈锋放开了自己的手,对她柔情一笑,而瑶玉溪也露出了一张憔悴的笑脸来,然而陈锋却突然在她的脖子后面点了一指。

    “陈郎你……”

    瑶玉溪不甘心的晕倒了过去,陈锋小心翼翼的把她放到了一边,然后站起来,走到了独阴的面前,看着他毫不畏惧的道:“你的弟子是我杀的,与他人和我的手下无关,若是我不幸死了,请你把她送回去,还有……我这些手下也希望你能够网开一面。”

    “哈哈哈……有意思,不过你有什么本事和我谈条件呢?”独阴冷笑的道,这小子倒是挺有情有义的,胆子也够大,就是修为低了一点。

    陈锋一直在想,自己到底有什么东西可以对付独阴,但是他想了又想的,最后悲剧的发现,竟然没有,就算他使用了第十七地狱刀,若是幸运的话,无非也就是伤了独阴,还不至于能杀了他。

    而其他那些乱七八糟的招式就更加不用说了,就算用了也是白白的浪费真气,就好像一个小孩子向大人挥舞拳头,无论小孩子是使用左勾拳也好,还是右勾拳也好,或者是一套漂亮的组合拳,但是能够打赢大人吗?当然不行,因为力气和身高就已经决定了一切了。

    “我是没有,但是我家老头子有,你杀了我一定会很麻烦,我家老头子不太喜欢讲道理,若是他知道你杀了我的话,他必定会马上过来把你剥皮抽筋熬尸油点天灯。”

    陈锋倒不是吓唬他,连陈锋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家那老家伙到底是什么实力,他见识过最厉害的人是玄太极,但是陈锋很肯定,那老家伙一定能够把这条长虫的屎都给捏出来。

    “哼!大言不惭,我但是想见识一下你家老头子能不能把我剥皮抽筋熬尸油点天灯!”独阴身为大妖王,又岂会是一个胆小之人,绝对不会被陈锋吓唬几句,就会放过他了。

    “你肯定不想要见到他的,不过他老人家人虽不在这里,但是我也倒是可以让你感受一下他老人家的风騒,不对,是风采。”

    陈锋嘴角微微的一笑,这次过来,他自然是向老头子讨了一些用来救命的东西,不过他能不能在独阴的手中活下来,那还很难说,连陈锋自己都没有多大的把握。

    “我承认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是在我哪有一句话叫做有赌未必输,架还没有打,谁也不知道输赢,你说对吗?”

    陈锋一边说,他一边从口袋里面掏出一个红色的锦囊来,每次看到这玩意的时候,陈锋都是感到一阵恶寒的,不知道那臭老头为什么老喜欢用这种娘羞羞的东西。

    陈锋此时此刻没有想过要使用第十七地狱,打不过人家的东西,用出来除了浪费真气之外,还能有什么作用吗?难道就是为了让敌人眼前一亮的?扯几把蛋去吧,人家倒是眼前一亮,而自己却是命丧黄泉的。

    那独阴看到陈锋一副郑重的样子,也变得小心谨慎了起来,这小子死到临头都不害怕,难道真的有什么依仗不成?

    陈锋打开锦囊,从里面掏出一张剑符来,而陈锋一眼就认出来了,这张剑符的样子就和老头子那把剑一模一样,他把剑符打开,念出了剑符里面老头子的留言来。

    “奉天承运,老子诏曰,谁敢动老子徒弟一根汗毛,老子把你的腿给……打折。”

    陈锋表情古怪的把这句话念完,连他都忍俊不禁起来,这老头在搞什么飞机,这是救命吗?这特么的是在给他拉仇恨啊!

    “哼!装神弄鬼,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把我的腿给打折!”果然那独阴怒不可歇的,一手向陈锋抓了过去。

    独阴简简单单的一爪子,却让陈锋好像陷入到了一个泥潭当中,几乎连动都动不了,这时候也顾不上装13了,马上把手中的剑符激活,向那独阴掷了过去。

    剑符在陈锋的手中无火自燃,燃烧过后,化作飞灰,只见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声咆哮如雷的威严声音,震得整个苦海的海水都摇晃了起来,而船上那些人更是站立不稳的,身体一阵东倒西歪,死死的抓住他们附近的东西,好让自己不被抛飞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