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74章 第一世界
    陈锋看着集结起来的这些天行者,不是身上带伤,就是实力不济,忍不住在心中叹了一口气的,就这么小猫三两只的,还妄想去推翻天威皇的统治,这不是开玩笑吗?

    陈锋不知道这些天行者的信仰到底是什么?又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他们螳臂当车的想要对付天威皇。

    陈锋盘算了一下,集结起来的天行者大约只有五百人左右,还有一些没有联络到的,就凭这五百人前去跟天威皇较劲,连陈锋自己都觉的不靠谱。

    然而这五百人却用一双双无比灼热的眼神看着陈锋,就好像陈锋是他们的信仰一样,甚至这里面有些人还是十几岁的孩子。

    他们的身上的穿着和装备跟天威皇的手下更是远远无法相比,一个看起来就好像是不愁吃喝的富家人,一个看起来就像食不果腹的乞丐。

    “拜见圣主。”

    这五百个天行者跪下来对陈锋这个圣主行礼。

    “起来吧。”

    陈锋对他们说道。

    “多谢圣主。”

    这五百个天行者站了起来,身体笔直的看着陈锋,等待着他的命令。

    “我这次是要前去找人,不是要去和天威皇开战,我需要你们帮我扰乱天威皇大军的视线,让他们捉摸不到我的目的。”陈锋对他们说。

    “是,圣主。”

    这五百个天行者回答的没有任何的迟疑,很显然他们的信仰信从的是圣主这个身份,而是不是某个人。

    今天陈锋是圣主,他们会听陈锋的命令,如果明天其他人是圣主,他们也会同样执行。

    “好,你们记住,我不需要你们去拼命,只需要吸引天威皇大军的注意力就行了,等他们追逐的时候,你们就给我散开逃走,有多远跑多远,不要跟他们厮杀,甩开他们就行。”陈锋说道。

    “圣主,只有战死的天行者,从来没有逃走的天行者。”这五百个天行者大声的说道。

    “老子是圣主,我让你们怎么做就怎么做,你们不是要命令吗,那我就给你们命令,老子命令你们执行我的命令。”陈锋没好气的说道。

    这些天行者估计没有遇到过陈锋这种圣主,在他们的意识里,天行者逃跑是一种可耻的行为。

    陈锋看着这些天行者,实在是有些头疼,这些家伙虽然实力很强,但是似乎完全没有什么战略可言。

    不过陈锋对此也没有觉得太过奇怪的,不仅仅是这里,其实很多修行者之间的战争就是如此,在他们的历史里面,很少会有攻城略地的情况出现,更加不要说什么战法之类的了。

    倒不是说他们愚蠢,而是修行者的力量和地球上那些历经几千年战斗的普通人类不一样。

    修行者挥手弹指间,小到威力可以移山填海,大到连星球可以毁灭,一场大战可能也就弹指一瞬间的事情,所以根本不需要好像地球上的那些战略。

    但是陈锋不一样,他是来自于地球上的人,也曾经在天界、魔界,带领修仙者战斗,所以他知道战略的作用。

    “是,圣主。”这些天行者只能听令。

    陈锋给他们详细的制定了一个撤离的计划,让这些天行者听得一愣一愣的,他们那里听过这么详尽的计划,包括如何诱敌深入,如何打心理战,如何在适当的时机撤退等等,让这五百个天行者,包括田芯蕊他们在内,全都如同上了一课一样。

    在这之前,从来没有人跟他们说过这些事情,而上一任的圣主,更加不会指点他们这些事情,因为他不是陈锋,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些东西,又如何指点这些天行者呢。

    “好了,时间有限,我不想再浪费,如果你们都活着的话,我可以慢慢的指点你们,现在……我们要出发了,记住我教过你们的东西,这些知识能够让你们保命。”

    陈锋结束了自己的指导,在这些天行者的狂热和崇拜的眼神中,陈锋带着田芯蕊上了一艘天行者的飞船。

    陈锋不知道,他的这一番指导对于这些天行者来说意味着什么?而这个家伙现在只是想要尽快找到宫飞雪她们,然后好乘坐自己的太初号宇宙飞船离开这里,前往弃仙之地,至于天行者的大业,这家伙根本就没有去想过一丢丢的。

    飞船深空,向陈锋放置太初号宇宙飞船的地方航行着,而其余的五百天行者,也按照陈锋的指令,把一百艘宇宙飞船分散形成一个奇怪的阵型向前推进。

    而陈锋站在飞船的窗口这里,看着外面的星空,突然回头看着田芯蕊问道:“我其实一直有一件事情想要问你,你们天行者为什么认为我是你们的圣主呢?”

    田芯蕊楞了一下,对陈锋说道:“是圣主说的,是前圣主,他要我们不惜一切也要把你救出来。”

    “难打他没有跟你说过原因吗?牺牲他自己,牺牲了这么多的天行者就为了救我?你不觉得很可笑吗?说句实话,何况我根本不需要你们救。”陈锋看着她说道。

    “前圣主说你很特别,只有能才能够带领天行者打败天威皇。”田芯蕊说道。

    “为什么是我?你相信我有能力杀死天威皇吗?”陈锋哭笑不得的说道。

    “我相信,因为圣主说过……你是来自于第一世界的人。”田芯蕊对陈锋小声的说道。

    听到田芯蕊这句话,让他的瞳孔猛地一缩的,盯着田芯蕊问道:“他怎么知道我是来自于第一世界的人?”

    陈锋的眼神让田芯蕊吓了一跳的,有些害怕的说道:“我不知道,这是圣主,是前圣主告诉我的。”

    “那他是怎么知道的?”

    陈锋继续问道,这件事情对他来说太重要的,他可不想让人知道,他是来自于第一世界的人。

    “我不知道,但是圣主说过,只有第一世界的人,才能够打开房间里面的盒子。”田芯蕊有些害怕的说道。

    “那你们以前的圣主就没有打开过那个盒子吗?”陈锋问她。

    “从来没有。”田芯蕊说。

    “还是回到之前那个问题,那他是怎么知道我是来自于第一世界的人呢?”陈锋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