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千二百七十三章 算你走运
    然后宫飞雪对着其中一个修行者一点,一把琴音所化的飞剑刷的一声,就把一个修行者的首级给砍了下来。

    “再不走,我就把你们全都杀了!”宫飞雪一动手,顿时吓坏了这些修行者了,很显然宫飞雪并没有受伤。

    “宫教主息怒,快走,我们马上滚。”那个领头的人急忙带着人逃跑了。

    等这些人走光了之后,宫飞雪再也难以支撑,一口鲜血从她的嘴巴里面喷了出来,用琴支撑着身体,脸色煞白,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而且腿上的伤口也开始蔓延了。

    宫飞雪再次在自己的身上点了几指,然后支撑着站了起来,双腿微微的颤抖着,双眼一阵发黑的。

    嘎吱一声,宫飞雪打开了一座宫殿的门,走了进去,现在的她不能走,一但出到外面去的话,势必会被人看出破绽来,到时会就麻烦了。

    宫飞雪打量了一下大殿,看到好像没有危险,然后再也支撑不住,身体一阵摇摇晃晃的倒了下去了,在她失去意识只见,手中依然死死的抓住她的法琴。

    而此刻陈锋和寇兰芝正在里面到处寻找着茶花的踪影,然而被黑暗经书给魔化了的茶花,却是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去了,怎么找也找不到,而且这冥府实在是太大了,有着无数的建筑物,想要找到一个人真的很难。

    不过没多久后,陈锋和寇兰芝也来到了宫飞雪所在的地方,两人一进去之后,就看到满地惨不忍睹的尸体,让寇兰芝胆战心惊的。

    陈锋检查了一下这些尸体后,才开口说话道:“他们都是死于黑暗力量,应该是被魔化的人杀死的。”

    “会不会是茶花?”寇兰芝马上问道。

    “不知道,不排除有这个可能,走吧,我们进去里面看一看。”陈锋同样也是心情沉重的说道。

    越往里面走,陈锋和寇兰芝就越是震惊的,里面的尸体只比外面多,不会比外面的少,陈锋前后左右看了一下,终于发现了一具并没有死于黑暗力量的尸体,也就是被宫飞雪用琴音剑斩首的那个修行者的尸体。

    陈锋蹲在他的尸体旁边,用手指沾了一点血搓了搓的,对旁边的寇兰芝说道:“血液还没有干涸,看来他死了没有多久,里面可能会有敌人,小心一点跟着我,不要乱走。”

    “我知道了,陈公子。”

    寇兰芝修为虽然增长了不少,但是和里面的这些修行者相比,她根本没有人任何的胜算的,自然得依靠陈锋保护。

    “陈公子,前面好像有间宫殿。”寇兰芝指着前面对陈锋说道,而这间宫殿正是宫飞雪进去的那间宫殿。

    “我们过去看看。”陈锋站了起来,和寇兰芝向那座宫殿走了过去,他现在就担心的就是茶花。

    茶花具有北苍神州的血脉,现在又被黑暗圣经给控制住了,不知道她会变得有多可怕的。

    陈锋倒不是担心敌不过,而是担心如何在不伤害到茶花的前提下,把她体内的黑暗经书给逼出来。

    “咦,宫殿的门没有关,一定有人先进去里面了。”寇兰芝看着半遮半掩的宫殿大门对陈锋说道。

    陈锋挥了一下手,让寇兰芝后退到自己的身后面,然后推开了宫殿的大门走了进去,他们一进去里面后,就看到了宫飞雪倒在地上,手中还紧紧的抓住她的琴。

    “陈公子,是宫飞雪,不过她好像死了。”寇兰芝急忙惊讶的叫道。

    “我过去看看,你不要过来。”

    陈锋一个人向宫飞雪走了过去,走进了她的身边后,看到宫飞雪还有呼吸,并没有死,看了应该是受了伤。

    陈锋的目光落在了她的小腿上面,小腿上还有一条染血的布带,陈锋伸出手去,想要把布带解开,看一下她的伤口,但是当他的手一靠近的时候,她的伤口位置马上就有一股黑暗的力量袭击陈锋。

    “哼!不自量力。”

    那些黑暗力量还没有击中陈锋,就被陈锋瞬间给化解掉了,他体内有这洪荒生命力量和毁灭的力量,尤其是这些黑暗力量可以侵袭的,哪怕他陈锋不防御,这些黑暗力量也不可能伤害得了他。

    陈锋看着躺在地上,脸色苍白无血色的宫飞雪的那张精致完美的脸庞,忍不住摇摇头的。

    “遇到我算你运气好,要不然谁来都救不了你。”

    陈锋用手一撕,就把宫飞雪的裙子给撕开,露出了她那受伤的地方来,只见她那小腿伤口上个位置,已经全部变黑,并且那些黑暗力量正在一点点的侵袭她。

    陈锋拿出几根银针来,刺入了宫飞雪的身体里面,然后一指点在了她伤口上面,毁灭的力量如同潮水一样的涌了进去,顿时把那些黑暗力量全部给消灭掉了,肉眼可见她的小腿上的伤口开始变红,恢复了正常的颜色来。

    陈锋消灭了这些黑暗力量之后,在她的伤口位置上面,灌输了一些生命的力量,只见她那小腿的伤口很快就开始痊愈结疤脱落,恢复了原来的光泽,和没有受伤之前一样一样的。

    原本昏迷的宫飞雪,长吸了一口气,晕晕乎乎的睁开了眼睛,眼前的视线出现了重影,她好像看到了一个男人正在摸着她的腿,顿时让她变得恼怒起来,连想也没想到的,手中的琴弦一拨,三把琴音剑飞向了陈锋。

    而陈锋在三把琴音剑上一弹指的,就把这三把琴音剑给击碎掉了,然后她便听到了陈锋的声音。

    “宫飞雪小姐,莫非你就是这么报答你的救命恩人的吗?”陈锋已经帮她治疗完毕了,勾头看着她说道。

    “是你……你是陈锋。”

    宫飞雪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陈锋的这把声音,所以一听就听出来了,也让她那晕乎乎的脑子慢慢的恢复了清醒。

    “我一进来就看到你昏倒在这里,腿上还带着伤,不忍心看到你一个娇滴滴的女人就皱这么死在这里,所以顺手帮你治疗了一下。”陈锋云淡风轻的说道。

    “是……是你救了我!”

    宫飞雪的心里面感到震惊不已的,因为她知道自己的伤是怎么回事,绝对不是简简单单的就能够治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