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千二百七十二章 魔化突变
    “难道他还能复活?”

    宫飞雪看到这一幕,皱了一下眉头的,她的念头还没有落下来,就看到这个被魔化了的修行者的身体轰的一声炸开,那些骨头变成了一把把的骨刺,带着邪恶的黑暗气息,向着宫飞雪的方向飞了过去。

    宫飞雪顿时吓了一跳的,手一招,琴在她的手中旋转了一圈,出现了一个光照,把那些骨刺给当着,但是有一根骨刺从底下冒了出来,宫飞雪躲避不及的,小腿被骨刺洞穿了一个伤口。

    宫飞雪顿时惨叫一声,伤口虽然不大,但是那些骨刺所附着的黑暗气息,顺着她的小腿上的伤口蔓延了进去,不仅霸道,而且速度很快。

    宫飞雪一惊的,她马上在自己的小腿上面连点了几指,把自己腿上的经脉给封住,以免被黑暗之气所侵袭,然后在自己的衣裳上面撕下来一根布条来捆绑住伤口。

    看着那个粉身碎骨的修行者,宫飞雪显得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没想到这个修行者竟然会被魔化突变,而且实力还变得这么强大。

    宫飞雪感觉到自己受伤的地方,正在被黑暗之气所侵占,虽然她已经封住了经脉了,也用布条捆着,但这只是权宜之计,若是不把黑暗之气逼出来的话,迟早她也会被黑暗之气给魔化掉。

    这些黑暗之气不是普通的黑暗之气,而是冥神的黑暗之气,虽然宫飞雪实力不弱,但依然没有办法把那黑暗之气给逼出来,除非她把自己的这条腿给砍了。

    宫飞雪一拐一拐的走到了一边坐了下来,正想要修行一下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外面进来来十几个修行者。

    那些修行者看到满地的尸体和鲜血,顿时让他们吓了一大跳的,然后看到了宫飞雪一个人盘膝坐在地上休憩,这帮修行者是另外一个大派的修行者,实力和飞花神教差不多。

    他们看到飞花神教只有宫飞雪一个人在,并不见飞花神教的十个护法,他们看了看的,向宫飞雪走了过去。

    而宫飞雪看到是他们时,心里面也咯噔了一下子,这些人是天一门的人,一向和飞花神教不和,如果自己没有受伤,受到黑暗之气侵袭的话,她自然不惧,但是她现在受到黑气之气的侵袭,不敢动手,一但贸贸然动手的话,她就会被黑暗之气给吞噬,到时候就会被魔化。

    “滚出去!这里是我们飞花神教发现的地方。”宫飞雪目光一扫,声音冷冰冰的对他们喝斥道。

    宫飞雪的一声爆喝,让那些修行者停了下来,他们显然也知道宫飞雪的厉害,不敢真的去得罪她,而地面上的这些尸体,显然也被他们当做了是被宫飞雪给杀死了。

    “宫教主不要误会,我们马上离开。”领头的那个修行者一挥手的,让大家向后面撤退出去。

    宫飞雪看到这些人被自己唬住了,心里面才松了一口气的,她的十个护法之前在对付冥龙的时候,已经全部牺牲了,要不是那个陈锋的话,恐怕连她也无法幸免。

    那些修行者担心宫飞雪会大开杀戒的,立即撤出了这个地方,但是他们走了一小段的距离后,一名修行者想想好像有些不对劲,急忙开口说道:“你们有没有发觉,刚才宫飞雪的样子好像有些怪异。”

    “有什么怪异的,这个宫飞雪实在是太漂亮了,要是能够跟她共度**一晚,就算死了也值得了。”

    “不是,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地面上这么的尸体,而那个宫飞雪却是只有一个人盘膝坐在地上一动不动的。”

    “你的意思是……她受了伤。”

    “没错,你们想想,她无论去到哪里,身边都会有十大护法保护她,刚才你们有没有看到她那十大护法。”

    他这一说,大家顿时全都明白了过来,要是按照以前宫飞雪的脾气,根本不会这么容易让他们走,所以那宫飞雪一定是受了伤。

    “走,我们回去。”领头的那个修行者想明白了这一点,一挥手的,他们又走了回去了。

    而宫飞雪这才刚刚放松下来,看到这些人又回来了,顿时让她再次把心提了起来,装出一副恼怒的样子看着他们说道:“我让你们滚,你们竟然还敢回来。”

    “宫教主,我们刚才出去的时候,想了想的,我们得罪了宫教主,所以特地回来想要向宫教主道歉。”领头的那个修行者一本正经的说道。

    “不必了,给我滚。”宫飞雪巴不得他们走得越快越好的。

    “这可不行,若是不求得宫教主的原谅的话,我们怎敢离去呢?”

    “我说了不必了,本教主不屑于怪罪你们。”宫飞雪说道。

    “呵呵,宫教主这么急着赶我们走,该不会是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吧?”

    那个领头的人,越发的肯定了自己的猜测,这个宫飞雪一定是受了伤,所以才会这么焦急的赶他们走。

    “大胆!”

    宫飞雪手一招,法琴出现在了她的手中,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倒是把他们给吓的往后面退了一步的。

    不过那些人看到宫飞雪迟迟不动手的,顿时又变得大胆了起来,若是把宫飞雪给杀了,或者是擒获回去,那可是大功一件。

    “宫教主,不知道你那些护法现在在哪里呢?我听说宫教主无论去哪里都会带着十大护法。”

    “哼!我的护法在哪里关你们什么事,再不滚,就别怪我不客气!”宫飞雪也知道这些人开始怀疑自己了,装作镇定的样子说道。

    “是吗?那我们向宫教主道歉之后就会离开,你们还不过来向宫教主道歉。”

    那个领头的人使了一个眼色的,那些修行者一个个全都向宫飞雪走了过去,并且形成了一个合围的状态。

    宫飞雪一看他们的动作就知道他们已经起疑了,如果自己不动手的话,这些人一定会动手。

    但是一但动手的话,宫飞雪就难以压制黑暗之气,事到如今,只能一搏了,想到这里的时候,宫飞雪怒哼一声,手在琴弦上面一拨,琴音一响,看到密密麻麻的飞剑悬浮在她的头顶上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