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千二百六十三章 金蚕雷风狮
    “遗迹之门打开了,大家快进去啊!”

    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的,向那些五彩斑斓的光芒冲了过去,只见他们一进入到那些光芒里面后,就被传送走了,估计那些五彩斑斓的光芒就是进入遗迹的入口。

    和他们不同的是,陈锋发现那些高手一个全都没有动,陈锋也没有进去,过了一会儿后,突然听到五彩斑斓的光芒里面传出了一阵阵惨叫连连的声音。

    跟着看到了五彩斑斓的光芒里面,出现一头如同巨山一样庞大的怪兽来,这只怪兽脚步一踏,发出轰隆的一声巨响,看到之前闯进光芒里面的那些人全都变成了尸体飞了出来,很显然他们并没有成功的进入遗迹里面去。

    “哼,一群笨蛋,遗迹之地又怎会没有守护兽的守护呢。”

    陈锋听到了那轿子里面的女人发出一声不屑的声音,看来那些高手全都知道这些,所以才没有第一时间进去。

    “流血吧,等血流够了,遗迹之门才会真正打开。”另外一名高手张开双手,神神叨叨的说着。

    “这是金蚕雷风狮,能够口吞日月,力大无穷,御使风雷,大家小心一点。”

    “时间差不多了,我先上!”

    一个虎背熊腰的修行者,手中拿着一只好像猪八戒用的九齿钉耙,大喝一声,向那只金蚕雷风狮,一钉耙打了过去。

    哐当的一声,这只金蚕雷风狮被九齿钉耙打中的地方,冒出一团雷电,砰的一声,九齿钉耙被雷电击中,断成了两截,而那个使用九齿钉耙的家伙,被那只如同山一样大的金蚕雷风狮一爪子给拍打成了肉沫。

    就在人以为这个家伙死了时候,只见这个家伙突然重新复活,拖着他的九齿钉耙狼狈的逃了回来。

    “妈的,好厉害的金蚕雷风狮,幸好老子使用了金蝉脱壳术,要不然就死在他的爪子下了,我不干了,要打你们去打,我可不打了,老子的钉耙都差点没了。”

    “哈哈哈……冯烈,你连一只金蚕雷风狮都打不过,还想去遗迹。”另外一个修行者嘲笑他道。

    “呸!贱王,有本事你去对付它。”

    冯烈啐了一口吐沫骂咧咧的道。

    “那让你见识一下我最新领悟的神通。”这个被他叫做贱王的修行者自信满满的说道。

    只见他摇晃了一下脑袋,走到了那只金蚕雷风狮的跟前,看到他的身体开始变大了起来,一直变得和这只金蚕雷风狮一样大的时候,他才停止了增长。

    “孽畜,给我去死吧!”变大了的贱王,得意洋洋的一拳对着只金蚕雷风狮打了过去。

    那只金蚕雷风狮被他打中了一拳,嗷叫了一声,张开嘴巴,对阵他一吐,一股飓风从它的嘴巴里面吐了出来,哗啦的一声,昏天黑地的,飓风把地面上的花草树木全部连根拔起,把不远的一座山峰都给吹塌了。

    贱王也爆喝一声,身体弯腰,盯着飓风向金蚕雷风狮奔跑了过去,搞得好笑地震了一样,只见地面上被他猜出来一只一只如同湖泊一样大的脚印来。

    “喝!”的一声,贱王双手一把抱住了这只金蚕雷风狮,把这只巨大的金蚕雷风狮给抱了起来,把它往山峰上面用力一扔,轰隆的一声巨响,一座巨大的山峰就被这只金蚕雷风狮的身体给压碎掉了。

    体型变大了的贱王,回过头来看着大家,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然而就在他装痹的时候,那只金蚕雷风狮从背后向他袭击,一爪子就把他给打飞了出去了,还没有等他落地的时候,看到那只金蚕雷风狮对他释放出了一条雷霆,把贱王给电的哇哇大叫着,神通顿时破法,变回了普通人的形体,只见他整个人都被电的一片焦黑的,身上的衣服也都破破烂烂的了,简直是惨不忍睹的。

    这个时候,做在轿子里面的那个女人拿出一只琴来,放在膝盖上面,兰花指在琴弦上一扫而过,发出了叮叮咚咚的声音。

    只见那只金蚕雷风狮听到琴声之后,竟然变得有些傻乎乎的不动了,似乎是被她的琴声给吸引住了。

    那个弹琴的女人,用手指在琴弦上面一拉,手一松开,看到琴声变成了一把把的飞剑,飞向了那只金蚕雷风狮。

    噗!噗!噗!的声音响起,看到那只金蚕雷风狮的身上,已经多了上百个血淋淋的伤口,而这些伤口都是被琴声所化的飞剑给洞伤的,也让那只金蚕雷风狮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受伤后,一下子让它变得暴躁了起来,对着轿子里面的女人嘴巴一吐,密密麻麻的雷光向她飞过去。

    “保护教主。”

    那些在轿子旁边的女人大声一声,纷纷拿出飞剑来,在轿子的面前组成了一个阵法,并且祭出手中的飞剑去抵挡那些雷光。

    一边是密密麻麻的飞剑,一边是源源不绝的雷光,犹如两道颜色不同的彩虹在对抗似的。

    轰隆的一声,金蚕雷风狮除了释放雷光之外,还放出了飓风来,飓风伴随这雷光一搅,顿时把那些女人的飞剑全部给吹了出去,被雷光轰成了碎片,这几十个女人纷纷惨叫着飞了出去的了。

    在轿子里面的女人,身体一震,手中拿着琴从轿子顶上飞了出来,人在空中,手指在琴弦上面一拨,咚的一声,琴声化作了一把巨大的剑,带着紫色的光芒向那只金蚕雷风狮飞了过去。

    刷的一声,巨剑一剑就把这只金蚕雷风狮的脑袋给砍了下来,鲜血从它那被砍断的脖子里面,如同喷泉一样的砰了出来,落在地面上的时候,汇聚成为了一片巨大的血泊。

    “教主威武!”

    那些女人看到教主一剑就把这只金蚕雷风狮给斩杀了,顿时全部向她跪了下来,山呼威武。

    “区区一只金蚕雷风狮而已,算得了什么,走,我们进去。”

    这个女人重新落在了轿子里面,放下轿帘,她的手下立即抬着轿子,撒着花瓣向那些彩光凌空飞行了过去。

    其余的那些修行者看到金蚕雷风狮被杀死了,也纷纷向前面的彩光飞掠而去,陈锋等他们全都进去之后,这才慢悠悠的带着茶花和寇兰芝两人走了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