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34章 绝境之地
    ,!

    陈锋已经在这里十天了,这十天的时间里面,这对爷孙俩对他照顾周到的,有什么吃的喝的都是先给他,剩下来的,他们爷孙俩才分享,这让陈锋感到非常不好意思的,打算等自己好起来后,在好好报答这对救了他的爷孙。

    虽然陈锋依然还是没有办法恢复修为,但是那个老人家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些汁液给他喝,竟然让他的伤势渐渐的复原了,陈锋猜测这些汁液应该是当地人用来治疗的一种东西。

    而且陈锋也发现了,这个地方无论是食物还是饮用水都非常的少,陈锋猜测应该是在这个地有九个太阳的原因。

    所以这对爷孙每天弄到的食物都不多,而且大部分都给他吃了,让陈锋感到十分的愧疚的,但是没有办法,陈锋他需要尽快回复自己的修为,不说多的,只要能够让他使用神戒就行了,然而这个小小的心愿看起来在这里也不容易实现。

    不知道是不是天上有九个太阳的原因,这个地方让陈锋连一点点的能量都吸取不到,就如同这个地方的荒凉一样,让他感到绝望的。

    时间又过去了十天,陈锋体内断掉的肋骨已经痊愈了,虽然他没有了修为,但是他那变态的身体还是给了他很大的帮助,如果是那些只修神而不修体的修炼者的话,在那空间通道的时候,恐怕早就灰飞烟灭掉了。

    陈锋体内断掉的肋骨痊愈了之后,身体的力量也逐渐的恢复了一些,不过只限于是身肉身的力量,而他体内的修为依然还是空荡荡的。

    不过有了肉身的力量,陈锋起码不算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了,起码相比起普通人来说,他一拳几千斤的力量还是有的,多少也算是个安慰。

    但是对于曾经的九界之主,天庭的仙帝的能力来说,多少让陈锋感到沮丧的,要是他一辈子都没有办法恢复修为的话,不要说是去弃仙之地找林馨如她们,恐怕他连离开这个地方都做不到。

    不过陈锋不是那种愿意坐着等死的人,与其担心林馨如她们的情况,倒不如担心一下自己的情况更好。

    林馨如她们起码有神兽还有神修者和傅离子和几个大魔头在一起,只要他们不是遇到了什么变态实力的东西,她们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到是他沦落到了这种地步,才叫做绝境。

    那对爷孙也没有办法交流,而陈锋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的,天上有九个太阳,白天能够出去的时间只有两个小时的,而其余的时间出去的话就是找死,所以陈锋直接把这个地方叫做“绝境。”

    陈锋这辈子曾经陷入过很多次的绝境,但是没有一次是像他这次这么狼狈的,甚至陈锋都不知道这个地方距离天界到底有几千几万亿万光年的,想要找到回去天界或者是弃仙之地的方法,恐怕没有那么容易,但是陈锋相信,只要自己还活着,就一定能够回去,也必须回去,这是他从来不会动摇的信念。

    既然自己的身体好了,那陈锋自然也不能够再让这对弱势的爷孙照顾他,所以今天也是他第一次离开那个洞窟,出到了外面去。

    一到外面,那火辣辣的阳光好像要把人给烤干了似的,这周这里方圆不知道多少千百里的土地,全都是干旱开裂的。

    要知道这个还是一天当中,人类能够来到外面的时间,而这个时间只有两个小时,而且这个地方由于有九个太***本就没有黑夜,上次他们把陈锋救回来的时候,就是利用那活动的两个小时,千辛万苦的才把他给救了回来。

    不过人是聪明的动物,纵使在绝境当中,人类也会想出办法来让自己生存,在外面有一种好像是仙人掌的一样的植物,只要把这种植物的液体涂抹在自己的身上,就能够降低太阳照射的伤害,而且能够让活动的时间增减多两个小时,否则的话,上次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把陈锋给救回来。

    陈锋这次出来是跟着那个女孩子去取水,这地方的水源非常的稀少,需要步行二十多公里之外的一条裂谷的底下才能够取到水,以往这种工作都是这个女孩子和她的爷爷两个人完成的,因为那条裂谷很深,需要一个人在上面使用蔓藤把人放下去,然后再拉上来。

    现在她爷爷年纪大了,这个取水的工作已经很不容易,所以今天陈锋打算跟她一起去,不为别的,就为这对善良的爷孙,陈锋就不能让他们再受苦的。

    以前陈锋受了重伤,全凭他们的照顾,现在陈锋的伤势基本上已经痊愈了,应该轮到他来照顾他们了。

    “茶花,这个地方一只都有几个太阳吗?”陈锋用手比划着和这个女孩子交流。

    茶花并非是这个女孩子的名字,只是陈锋经常听到那个老人叫她的发音很像茶花,所以他干脆叫她茶花。

    那个女孩子看到陈锋指了指天上的九个太阳,对陈锋点了点头,意思是这里一直都有九个太阳,起码从她懂事起,这里就是九个太阳。

    “茶花,这个地方还有别的人类吗?”陈锋用手指了指自己的,然后问道。

    茶花摇摇头的,在这里只有她和爷爷,而陈锋是她见到过的第一个人类,不过也有可能她从来没有离开过这个地方,因为这里的九个太***本就让人类没有办法走远,她即便想要去更远的地方也没有办法。

    陈锋顿时叹了一口气的,看来这个茶花是什么都不知道,那个老人可能会知道,只是那个老人对陈锋有些警惕和戒备,不太愿意和他交流。

    而且陈锋也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只有茶花一个人,而她的爸爸妈妈呢?为什么不见,而且茶花似乎脑子里面没有爸爸妈妈的概念,只有她的爷爷,估计是她爷爷没有把这些事情告诉她。

    茶花走在前面,虽然这里是绝境,但是依然抵挡不住她的天真和快乐,哪怕是路边的一根干枯来的树枝,都能够让她拿起了玩都很开心,然而陈锋的心里面却是有种不是滋味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